[西安e报:1720期]最牛逼的最淡定

@ 九月 7,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9月7日。1936年的今天,世界上最后一只有正式记录的袋狼“本杰明”因动物园管理员疏忽暴晒而死,袋狼就此灭绝。2013年3月,CIETS代表大会将袋狼从《华盛顿公约》中除名,提案说兹袋狼这个物种已经死透了,没有必要把它们置于《华盛顿公约》的保护之下了。听起来真悲伤。

[本周后续]不了了之

经过一周时间的其他新闻的轰炸,楼上楼之类的新闻也基本从人们的记忆中除名了,甚至连媒体都不再跟进。9月7日,一直坚持关注本市最出名的楼上楼——西雅图翡翠城楼顶仿古违建的@西雅图真相投稿讲述这栋违建的现状:“这个仿古违建目前并未完全拆除。之前,只是给公众做了做样子罢了,大部分违章建筑仍未拆除。各媒体沸沸扬扬地报道之后,现在连个跟踪报道也没有了…呵呵,我只能呵呵了。”

鉴于这幢违建的背景——业主是实际上的开发商,也是省监狱管理局局长高秦安的小舅子(1709期之1),而且高局长还是省司法厅的党组成员,基本上可以断定不会再有后续跟进了。其实站在瓷国媒体的角度来说,能把楼上楼这事报道出来已经用了很大的勇气,毕竟这里是瓷国,不是美帝,想要出现美帝电视中有线台主播差点儿把参议员逼哭的类似事件,大概还需要100年吧。

其实西安的楼上楼很多,西雅图翡翠城只能算背景一般的,因为最牛逼的本地媒体压根儿就不敢报,那就是长安南路西北政法大学附近的金鼎购物上的会所(1715期之7)。

来自匿名知情人的线报称金鼎购物就是西安赌博厅大王蒋老二开的,蒋老二有着西北赌王的称号,郑州以及全国很多地方有他的场子,连缅甸都有他的百家乐场子。匿名投稿人还说:“此人权势很大,有后台,也有钱,出了事情就用几百万,几千万摆平了,所以坏事做尽,多少人死在他的手上,是个名副其实的大恶魔。前几天被打倒的王伟和他比差远了。”

普及一下,王伟就是今年8月27日在西安中院受审的涉黑组织的头目,也是庭审的第一被告人,这个涉黑组织开了26家赌博游戏厅,目前确认的犯罪事实有抢砸店面、砍杀举报者、组织持枪械斗、砍伤高新分局副局长…是的,尽管已经这么牛逼,但坊间和业界依然认为丫只能算第二(1710期之2)。第一当然是上面提到的西北赌王。

关于金鼎,正好我在【西安e报(微博版)】搜出一条去年的投诉来:

投诉

投稿人叫@切达奶酪,投稿时间2012年6月那个不存在的日子。这个小店主的最后一条微博的发布时间是2012年6月5日,事情最后怎么样了,没人知道。

[本周冷笑话]媒体问政制

9月6日,陕西省委搞群众路线实践活动(我永远也搞不明白的名词之一),赵书记正永先生莅临并讲话。这条无趣的新闻最终硬是被敬业的网络编辑找出了小亮点:搞好网上意见留言的办理回复工作,在市县乡推行媒体问政制度。这是正永先生6点讲话中的第五点。

瞬间这条新闻就有了上首页头版的资格,“媒体问政制度”听上去就高端洋气,具体怎么实现不知道,听上去好像媒体们可以给政府提意见了。问题就在这里,本来媒体的属性就是监督,它监督一切,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哪里有事哪里就有它的屁叨叨,它是无冕之王,它的服务对象是那些购买了新闻的人,是它的受众。可是瓷国制度下的媒体显然多出一个工具属性来,它的服务对象在此发生了转折,它是喉舌,是宣传工具,它的服务对象是它的上级。

所以这个听上去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媒体问政制”的真正含义是:老大允许小弟说一些实话,就跟当年贵党鼓励民主党派和知识分子说一些实话一样,都透着一种大局在握的淡定。

至于媒体这边,大秦网网友“友缘”的点评很透彻:“我觉得不可能落实,现在主流媒体都是党委和政府掌控,能真正为老百姓说话?”上条就是例子。

[本周事件]三星失火

这条也是例子。@荪嘚晶投稿爆料称:“9月6日下午4点左右,高新综合保税区三星建设工地发生火灾,我是其他项目的,在现场看到的着火。从着火的工地里出来的人说有伤亡,人数不详,好像是中国人。韩国人不让照相。”

这么一条简单的失火消息,只是事发地点是三星,被新浪微博禁止发布。我敢打赌,明天后天都不会有本地媒体报道此事,省长可是刚刚在凤凰卫视上强调了三星对陕西的意义的(1716期之10)。

[本周公共话题]要不要移民

不能讨论的还有要不要移民这个话题。9月7日,有人匿名投稿讲了下面这件事:

“我一发小,他爹之前是省上官员,家境不错。他自己属于那种不问政治、闷头赚钱的人,他爹退休十几年了,也没能给他遗留什么政治资源,他完全靠自己能力打理了一个门店。前两天,我发小突然给我道别,说是办好全家移民澳洲的手续了。我很吃惊,问:‘你都快四十的人了,还移民啥?’他说:‘我也不想走,我爹要我走的。我爹说现在的政治气氛不对,明显在走毛泽东的错误方向。当年吃过反右、文革的苦,不想老了再被折腾一次了。’”

这条投稿当然被很快删除了,有意思的是与投稿人意见相左的一条评论却被保留了下来,评论来自一个叫@钟彧燊_YuSHen的人,他是这样说的:“真正的高手,是在制度内玩的很嗨的人,不是自以为是妄自发表言论的人。问题总是存在的,一个年轻的政党在成长过程中总会遇到各种问题,解决这些问题也必然会触动各方利益,这些事情都太复杂。”

我不想攻击这位网友,所以我们不如来看看一些事实:

  • 8月1日,和记黄埔最新公布的中期业绩证明,李嘉诚的投资重心仍在不断西移。到目前为止,约半数的公司资产已转移至欧洲,3年累计海外并购额高达1445亿港元。(via:21世纪经济报道)
  • 8月底,娃哈哈董事长宗馥莉在接受凤凰财经采访时说,“跟政府打交道”头疼太花精力,并表示可能会把娃哈哈搬到国外去。
  • 2012年8月初,一位长期居住在中国、娶了中国太太,有两个孩子,并在中国有自己成功生意的英国人Mark Kitto在英文媒体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你永远不可能成为中国人——为什么我要离开我热爱的中国?》的文章。 文中,这个毕业于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中国通说,在中国学习工作居住了前后十多年后,中国的变化——虽然物质生活大大改善,但金钱腐蚀及其他一系列问题——让他最终决定要带全家离开中国回英国。(via:纽约时报中文网)
  • 2013年3月,CNN财经网站刊登了视频分享网站土豆网的联合创始人、荷兰企业家马克.范德海斯撰写的一篇文章。在文章中他表示,“要离开北京,并前往温哥华居住”。而纪录影片制作人查理.卡斯特也在差不多同时发表文章,同样宣布要离开中国。(via:新华网)
  • 连来瓷国旅游的人都在减少。国家旅游局数据显示,2013年上半年,到中国公干和旅游的外国人只有不到1300万,较去年同期减少5%。(via:腾讯评论)

这些事实就是传说中的用脚投票。当然和就职于陕西地方电力集团公司榆林检修公司的@张腾Roken一样想法的人会说:“那些整日对这个国家大失所望没信心的人们,如果我是你我就移民了,何苦住在这片土地整日的去侮辱它?我爱我的国家,你若不爱就该早早离开,赖在这里无事儿就宣传国家这不好那不好的舆论是为给自己的立场多找一个伴儿?”答案很简单,我要是有钱的企业家,或者是外国人,肯定早走了,钱和移民条件已经不是问题了。

当然啦,也有人说现在的气氛好着呢,拜托,全国到处都是“中国梦”小广告,光一个西安市就将近7000块(1717期之3),这些小广告的受众之一居住在西安的@半壁书生说:“楼下道路施工,天天能看到这么中国梦宣传广告。印象最深的一幅:红火的背景,画面上两位带墨镜的老大爷弹着琴放声歌唱…想了想,可以给这幅宣传画起个名字,就叫‘盲目歌颂’。”基本上可以跟当年重庆的唱红相媲美了。

[本周娱乐]脱口秀

本周的新闻很多,但是我不想写了,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好多事情不过是翻版变种,道理都是一样的,说多了都是白说,不如轻松一下。这是美国深夜节目主持人Craig Ferguson的个人脱口秀《I’m Here To Help(我是来帮倒忙的)》(视频短地址:http://goo.gl/G3NhEz),其中谈到了小孩、迷幻药、纳粹、变性人、皮特朱莉、气场按摩、狗屎疗法、鲨鱼周、童年…总之未成年人慎点。感谢伟大的字幕组。

[西安e报:1720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259期]我要炸钟楼
[西安e报:624期]陕西要办全运会
[西安e报:989期]当街搀扶老人攻略
[西安e报:1355期]吃火锅时停电了怎么办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