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自信的巨变只能产生垃圾

@ 九月 9, 2013

原文首发于《赤脚de大侠BLOG》,感谢作者“赤脚大侠”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文青的三个基本特征》】

宜昌,一座因三峡工程而声名大噪的城市。

1995年,我辞别北方的工作,来到这座城市。那时,宜昌没有机场没有高速没有高铁。破败狭窄脏乱拥挤的火车站,建在城市中心一块突兀的山地上,它没来由地傲视着宜昌,仿佛在说,那又怎样,我依然是你唯一的火车站。

下了火车,在走出宜昌火车站的那一刻,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暗问自己的决定是不是有些莽撞。朋友两口子的笑脸,容不得我再想其它,在接下来的16年的时光里,这位朋友转换角色成为我的上司。上车,10分钟的功夫,我已经“逛”完彼时宜昌的城市主干道。

在这座城市工作16年的时间里,我有12年奔波于宜昌至重庆这一区域。宜昌之于我,是家,是身心得以憩息的归宿;而我之于宜昌,反成了匆匆过客。2006年,在一线跑了12年三峡新闻的我,奉命调回宜昌总部。

重新打量这座城市,我发现自己对它一无所知。我认不清宜昌的路记不全宜昌的公交听不懂宜昌的方言吃不惯宜昌的食品,对宜昌的来龙去脉市井典故,更是知之甚少。常常,因找不到回家的路而迷失在这座不大的城市里,以至于少爷私下里评价说:就这水平还当记者,还天南地北地跑,怎么就没把自己跑丢了呢。对此,我到没什么可担心的。记不行路,时间长了,自然就记得了;回不了家,不是还有的哥的姐吗。当然,我的回答常常招致一片哄笑。

我的注意力,被这座城市的“巨变”吸引了,更准确地说是惊着了。

上个世纪70年代初,南京长江大桥的建成,是中国人的骄傲。那时,年轻人结婚旅行,如能在南京长江大桥上走一走或拍张照片,是一件了不起值得炫耀的事。而今,横跨长江的大桥数不胜数。进入2000年,小小的宜昌市就拥有了三座长江大桥。

宜昌

上个世纪末,宜昌的房价还在每平米千儿八佰之间晃悠,不知什么时候起,那房价便翻着跟斗涨。而今,每平米5000元的价格,根本别想在宜昌买到什么好房。7000到8000,心里也不是太有底。因为,所谓的“江景房”,早已被善于炒作的国人炒到每平米一万好几了。TMD,这年头,没点子时下文人所倡导的“狼性”,你还真没办法在这块土地上活出个人模狗样来。那怕,是在偏远的山村……

以前,摩天大楼是美帝主义的专利。后来,上海浦东将这一神话在黄浦江畔扎扎实实地拷贝了一通。再后来,譬如宜昌这样的小城市,也树起了一幢幢摩天大楼。自然,伴随着一幢幢整齐划一毫无特点而言的摩天火柴盒的纷纷树起,是整片整片承载着城市记忆的街市、湖泊的消失。想想也是,诺大而历史悠久的北京城都能拆得七零八落的,你个小小的宜昌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些年,神州大地成了建筑工地。房地产高烧不退,催生了一片片的建筑垃圾。质量上,人还没住进去,漏水、开裂的楼盘屡见不鲜;设计上,整齐划一毫无美感可言。

在房地产这件事上,全国手握资源的权贵们除了杀鸡取蛋式地追逐功利外,一再地用行动和事实向世人证明:美帝国主义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们中国人同样也能够做得到;中国城里人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们中国的乡下人也同样能够做得到。

或许,正是这样的胆识与豪迈,让时下的中国城市乡镇,到处弥漫着一种浓烈的暴发户气息,这样的气息自然影响着人的气质,进而让整个社会弥漫着浮躁急促以及急功近利,并充满了戾气。

这是一种文化上彻头彻尾的缺失与不自信。而源自文化心理不自信的“巨变”,只能产生垃圾。

《不自信的巨变只能产生垃圾》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全民凑个大份子
穷人就不要存什么钱了
城市之外的幸福
我们一生经营的是声誉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