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亦快哉

@ 九月 10, 2013

原文来自《落木充耳》,感谢作者“木错”的分享,曾撰文《住店三四事》】

这几天洒家喝中药。眼见得有人到处浪,有的吃海鲜,有人刺苗绣,而我做狗马,还要喝苦药,不得已忌口,心下不免沉起一丝不爽。无趣翻书,不料蹦出一堆乐事。一册在手,一手举药,看一眼喝一口。想想现实要比汤药苦九十九倍,一仰脖,不亦快哉。

这本闲书正是金批西厢。圣叹老头儿著实有趣,将被斩首,却唤来狱卒告知要事。原来是老汉的新发现——“花生米与豆干同嚼,大有核桃之滋味。得此一技传矣,死而无憾也。”继而引颈就刀,大脑袋骨碌碌跑出老远,耳朵里也滚出俩纸团,一个“好”字,一个“疼”字。死都死得这么豪爽有趣,不亦快哉。

老金年轻的时候,在山里跟小伙伴王斫山共住,霪雨十日,对坐无聊,约说三十三件快事,以破积闷。洒家最欢喜这一则:街行见俩措大执争一理,既皆目裂颈赤,不共戴天,却又高拱手,低曲腰,满口之乎者也,其语剌剌,势将连年不休。忽有壮汉掉臂行来,振威从中一喝,滚!我猜是关中口音,短促粗犷,俩货遂屁滚尿流,不亦快哉。

还欢喜这一条:饭后无事,翻倒敝箧,则见新旧文契数百十通,其人或存或亡,总之无有还理。於是背人取火,拉杂烧凈,仰看高天,萧然无云,不亦快哉。洒家想来,若有房贷车贷,一并尽净,不亦快哉。

再有冬夜饮酒,转复寒甚,推窗试看,雪大如手,已积三四寸矣,不亦快哉。嗯嗯,酷暑已往,凉意渐起,遥想雪意,不亦快哉。

尤记此前夏日于朱红盘中,自拔快刀,切绿沉西瓜,不亦快哉。又,久欲为比丘,苦不得公然吃肉。若许为比丘,又得公然吃肉,则夏月以热汤快刀凈割头发,不亦快哉。哈哈,洒家亦尝做此想,闻此抚掌大笑,不亦快哉。

金老头还说,箧中无意忽捡得故人手迹,不亦快哉。果如是,月余翻检旧物,忽见诗人钝之〇七年短笺,夹于所赠旧书,慨古人之际遇,发闷骚之情愫,竟六年不知,而今读来,不亦快哉。

快哉

人世苦短,如露如电,所以不亦快哉最为难得,或大或小,不经意间,也最为常见,颇有逸趣。如路见告示,门前禁停各种车辆,赫然车挤如堵,不亦快哉。若有错字別字,文意相差万里,不亦快哉。

快哉

大学时有个货不思进取,睡得晚起得迟,每临中午最后一课必期盼铃声,抢去咥饭。奈何英文老先生最喜拖堂,这货忍耐不住,常常夺门而出,堂而皇之。先生不动声色,静候期末。这日,正画重点,铃声骤响,二货果真从后门遁去。先生举头一望,说,李君走了,咱们就把考试范围说得再具体一点吧。众皆欢喜,不亦快哉。

彼时校园尚在城中,距繁华街市极近,黎君常常约了洒家,立于街角打望靓女。但见一女高跟鞋嘚嘚而来,一眼瞥见俩愣头青呆看,越发柳腰款摆,忸捏作态,果真就脚下一崴,鞋跟分离,不亦快哉。

圣叹和斫山这对好基友还说了一大堆快事——

看野烧,不亦快哉。
还债毕,不亦快哉。
看人作擘窠大书,不亦快哉。
推纸窗放蜂出去,不亦快哉。
作县官,每日打退堂鼓时,不亦快哉。
看人风筝线断,不亦快哉。

每周都有个星期二,不亦快哉。

哈哈,这句明显不是洒家伪造的,不信,有闲可以去翻翻书找找出处,找到了告诉洒家一声,不亦快哉。

不亦快哉 二维码相关阅读
我爱洒扫
山中寻茶
偷听很有趣
我有病我开心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