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空间》:生活愿望的集合

@ 九月 11, 2013

北大水货教授孔庆东有本书叫《生活的勇气》,但全书内容文不对题,一点儿不见生活的勇气。如果把《极乐空间》改个名字,窃以为《生活的勇气》甚好,不仅比孔庆东的“骗人”书货真价实,也确实道出了此片真谛:生活的勇气来自绝望。

这概括得还不全面,应该是“阶级斗争下的生活的勇气来自绝望”。影片勾勒的世界是阶级观念明显、贫富差距悬殊、生活环境两极化的世界,极乐空间的居民在别墅、沙滩、游泳池里享受美好,癌症都不是病,只需躺在治疗机上面片刻,身体机能全部恢复正常,而地球居民只能在漫天黄沙、饥荒病多、污染严重的环境下生存。戏剧冲突的设定为剧情的张力奠定了基础,更为影片蕴含的批判设置了条件。

精致的视觉特效、高科技的武器、血脉喷张的肉搏、正邪两派的对垒、政治阴谋的渗透、穷人对富人的反抗、借对未来世界的幻想讽刺时下的社会…《极乐空间》具有类型片该有的一切元素。既然作为标准的类型片,剧情不用多想,马特·达蒙饰演的Max一定去了极乐空间,朱迪·福斯特饰演的Delacourt一定挂了,沙尔托·科普雷饰演的Kruger一定反骨发作,至于Max是生是死显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代表无产阶级反抗资产阶级成功,从无名小卒变成大英雄。

生活的勇气

生活的勇气

其实,《极乐空间》虽按照类型片的公式化情节发展,但内在含义有所不同。Max从小听大人的诉说,立志要去极乐空间,问题是他为何而上?他本来也只不过浑浑噩噩度日,当个流水线工人,挨一天是一天,没有想过任何“谋反”,由于他出了意外,只有五天生命,为了活命,他誓死往上顶。所以,Max的初衷不是做大英雄,而是出于一己之私,穷人的反抗往往出于被动,活命是一切防抗的底线,一旦不能活命了,谁都会反抗。导演巧妙的安排使影片与其它标榜英雄的电影不一样,尽管Max的死重于泰山是上天赋予的使命,但那只是自圆其说,不能让主角的正面形象太虚弱。

Delacourt是典型的政治家嘴脸,她操纵着极乐空间的一切,成于政治,死于政治,职业选择注定了她的一生。若没有Delacourt及其背后的资产阶级,极乐空间可以是贫富群体交融与共的居住星球,可两个阶级骨子里刻画的矛盾决定了现实生活的违和。Kruger也是Delacourt操纵的工具,可他骨子里代表着极恶的市民,鄙视政治家,有与其抗衡的胆量,遗憾的是,他反抗是为了篡位而号令天下,战争的非正义性决定了他的悲剧。

人物性格的塑造并不厚实,以至于导演为了让影片绕梁三日,在结尾处剪辑了太多过剩的呼应镜头,反倒画蛇添足。好在影片集合了现代人的大部分愿望:医疗强大、贫富均等、阶级共和、政治清明,含义深刻,描绘出桃花源的高科技实景,掩盖了类型片本身的缺陷。

无奈,“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桃花源并不存在,视觉可见的只是幻想,极乐空间,我们也只能想想罢了。

《《极乐空间》:生活愿望的集合》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海扁王2》:成功的续集
彩蛋的郁闷
《天台爱情》:周杰伦的智慧
心碎成瓣只为情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