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724期]管得越多越听话

@ 九月 11,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9月11日。2008年的今天,三鹿毒奶粉事件被媒体大范围曝光,据新华网保守分析,被三鹿毒害的潜在受害者超过3万。在三鹿事件的影响下,包括伊利、蒙牛、光明在内的多个厂家的奶粉都检出三聚氰胺,多国禁止了中国乳制品进口。据央视2011年调查,7成中国民众不敢买国产奶。信任的崩塌不是没有理由的。

[1]快给老师说好话

南非作家库切在小说的《耻》中说:“作为教师,我们是握有权力的人。”这是真理。在师生关系中,老师在某种程度上拥有着不可小觑的指挥权和支配力量,库切的观点本来是为阐述老师要谨慎对待师生间的性或爱的关系,事实上,作为师生关系中的权力主体,占据天然优势的老师们能够滥用权力的地方有很多,比如昨天e报中提到的——西安工业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动画系老师在外出写生期间,带两名女生外出吃饭并向其灌酒,并以挂科威胁(1723期之4)。

今天,一位西安工业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的学生匿名补充了另一个细节——“看到西安工业大学老师灌酒的微博后,想起9月7号我们写生快结束时候,一带写生的高老师正好经过,顺便就邀请他一起聚餐,可他坐下后开始要求女生喝酒,走模特步,扭腰,还称扭了写生成绩就85分,女生不愿意,他就一直强迫,老拿成绩说事。”另一位匿名同学在跟评中说:“该人指出的高老师,在2011年带我们去安徽写生时,每天带一名女同学到处游玩,该女生只要有这位老师的课程成绩均很高,这名高老师专门在上课期间挑选漂亮女学生指导专业课…”

看,这就是典型的权力滥用,如果在美帝都可以视为性骚扰而起诉了,而在权利意识淡薄的国内呢?如【西安e报】昨天的判断,再丢人再节操的事情,都会或多或少涌现出为母校伸冤的学生,这次也不例外。为母校伸冤。女学生“@告诉你什么叫崩溃”的话最为典型,她说:

“其实也不是所有老师都这样,那几个带写生的老师大多数人都不错,这样说也是开玩笑的成分占多数,不能以偏概全。至于个别老师和个别学生自己本身不自重,也怪不得别人,正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啊。”

这种“强奸源自女人勾引”的变种逻辑,其实并不值得一驳,但持有该类逻辑的学生在哪里都能看到。所以说句题外话:国内真的没几个女权主义者,很多嘴上喊着男女平等,怒斥男性暴力的女人自以为女权,其实她们骨子里都是自甘物化、自甘奴化的潜意识大男权主义者…

接下来这条内线消息更加有趣,某同学说:“老师们让我们都出来『辟谣』,也许我待会儿也得去『@在西安』的微博下面评论说『这条微博是假的』。我们班的同学也都统一口径了,别人问起只能说『老师开玩笑罢了』。但是,这确实事实。我听说女生那边最后也配合了老师们的统一安排了。”那些在微博中站出来说“高老师是个好人”的同学们,究竟是真心实意的还是被迫“辟谣”的,这就要他们自我审视内心了,有些人在吃屎,有些人一边吃一边愉悦地嚼着,当然肯定还有些人拒绝和学校“同流合污”…

本案例与其说明了宣传战线的重要性,倒不如证明了我国高校的公关水平,早已沦落到和各级宣传部一样“战五渣”的地步了。

[2]不准回家吃午饭

比起老师而言,学校在权力关系中的优势地位更加突出,也有着更多的途径滥用权力,比如统一购买作业本(1716期之4),或者集体办理校讯通(1407期之61539期之本周公共事件1543期之2)…至于时不时“斯德哥尔摩”症状爆发的学生、家长、甚至老师们,并不在学校的担心范畴内,反正他们逆来顺受惯了。

接下来的案例来自蓝田县城关中学,该校开学后决定禁止学生中午和下午回家,不再允许学生外出或回家吃饭。副校长王怀育说,上学期学校周边发生的打架事件都发生在中午和下午放学吃饭时间,所以学校出此禁令,“决定让学生把在外游荡的时间集中到学校里,集中到学习上”,至于吃饭问题,学校在原有食堂的基础上引入了13家有证照的餐饮店在校内搭棚摆摊。

那些大家都来吐槽的表面问题,这里就不分析了,咱们说点别的。网上有句话说,“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或者这两个客体在句子中应颠倒过来,这种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逻辑放到一边,其实这句话篡改一下也一样通顺——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学校。

我国政府是个什么都想管起来的全能政府,君不见新华社不是连地球都想管起来吗?国尤如此,学校亦然,这里没有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之分,学生发型要管、早上起床自习晚上几点关灯也要管,再细点,作业本用多大、课本包什么皮、名字用什么颜色笔写都要管(1716期之4),现在连学生外出吃饭也要管起来,今后估计大学生情侣开房用什么套套也要列入学校管辖范围了。事无巨细地管理会让其臣民——对,是臣民不是公民——有一种极强的依赖性,用知乎用户“丁勾”的话说:“(过多的管理)剥夺了国民的权利,一个人在失去权利的同时也放弃了自己的责任…自己没办法为自己的负责,只有将希望寄托于一个全能政府身上。”这就是学校热衷事无巨细管理的终极原因,上行下效,管出来的学生、家长们会越来越习惯被管理,所以就有了第一条e报中的那些洗地的大学生。

P.S.这种被管残了的人还有一种特点:遇事自己不思考,喜欢让别人代表自己思考问题,所以特别喜欢要求微博粉丝多的人,发言时要具备符合自己喜好的政治正确。

[3]假币原来是换的

在第1717期【西安e报】中,很久都没见评论的一位老师对ATM取假币一事(第7条)评论道:

知乎上关于ATM存取款验钞机制的问题有专业解答,冥币根本不可能,以前的机器技术不咋样都没出现过冥币的事儿,如今更不可能。联想一下几天前的新闻,“昨日,人民银行在北京、上海、南京、广州4个城市试点,如果从ATM机中取到假钱,市民可得到相应的补偿。”可知,这个二货就是想坑银行点钱而已。

这位老师说得没错,据西安公安微博称:报案人陈某当日在ATM机取钱后,到某招待所做按摩,后发现包内1100元钱被掉包成冥币,由于担心家人知晓后无法解释,遂想把责任推给银行而报假警。于是陈某被警方行政拘留7日,罚款200元;未如实登记住房人信息的旅馆老板张某处以500元罚款,涉嫌掉包的按摩女正在被抓捕中。

20张百元钞被掉包了11张,这么有零有整,难道是按摩女的体恤?感觉这里总有一点细节未尽的意味。

[4]非法运营

教师节当天,一位在学校当杂工的陈师傅因为工资太低、抚养老母和两个孩子负担重,开一辆别克来火车站拉客赚钱,结果被火车站管委会出租车稽查人员以涉嫌非法营运抓住了(1701期之41295期之81263期之1)。据《三秦都市报》描述,陈师傅被拦下时比较激动,表示自己在做好事顺路捎人。但乘客在背后捅了他一刀,说自己付了钱,从北大街十字到火车站15元,因为挡不上出租车,才上这个车。所以陈师傅最后车被暂扣,还要缴纳罚款1万。

火车站外黑出租遍地,没见火车站这些人管过,抓非法营运倒是一抓一个准,大秦网网友“ 凌梦初”分析:“怎么感觉都像是钓鱼执法,正常的乘客,你赶时间急着打车,打不到车,人家好心拉你,而且价位也不高,你特么感谢人家都来不及!”

[5]文章耍大牌?还是本地媒体耍大牌?

西安演员文章在回西安宣传新片时,被本地媒体的娱乐记者们异口同声地批评耍大牌,还扒皮了很多具体表现,比如

  • 陕西卫视的工作人员想上车专访,但被中途记者赶下车。
  • 在杭州录节目前要吃油泼面,否则不上台,因此西安媒体特意胆战心惊地提前为文章准备好油泼面。
  • 完全不配合媒体工作。

这篇具备浓郁为黑而黑的低端黑文章不知出处何在,但仅看例子就明显就是西安娱乐记者们炮制而成,还用了“胆战心惊”这种明显情绪化的词汇。今天,文章在《南方都市报》的采访下,表示西安当地媒体就是黑暗势力,如果不满足他们的任何要求就是耍大牌,浙江卫视已经辟谣了“油泼面”事件,而对其他指责,文章称——

  • 陕西卫视非要临时安排一个专访,记者硬要上车,说要到我和我父母吃饭的地儿去采访,还说台里要求在晚会现场让我吃一大碗油泼面,我说没问题。结果现在变成是我要求吃油泼面。

文章的反击让这一事件多了一个角度来还原,有趣的是,在微博上,陕西卫视遭到了网友而非文章脑残粉铺天盖地的嘲笑,生殖台自作孽果然是不可活啊。现在不是抓造谣吗?那油泼面事件算不算本地媒体集体造谣呢?

[6]20万鱼苗

位于城市绿地公园东侧、机场高速西侧的西安湖,日前向市民免费开放了,而且水务局还在里面投放了20万尾鲢、鲫、鳙、鲤鱼等鱼苗,多数鱼苗重量在1斤左右,据说可以维系渭河流域物质循环、净化环境,不过…以我们对大西安市民尤其是郊县城中村村民的了解,这些鱼的命运绝对堪忧。另外,本地善人们又多了一个放生巴西龟的好去处了(1190期之2)。

[7]感冒打吊瓶

陕台《第一新闻》调查发现,西安的医生大病小灾都爱让患者打吊瓶,无论是大医院还是小诊所,随便看个感冒就得打抗生素。尽管计生委辟谣称,“中国人年人均输液8瓶”属于误读,其实这只是生产量而不是输液量,但这种吊瓶癖好确实早已长期存在了。“以药养医”,让你我变成了他们赚钱的机器。

[8]高向玄理纪念碑

如果你看过日本的《搞笑漫画日和》,就一定对遣隋使小野妹子极其熟悉,妹子在历史上确有其人,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当年和妹子一起来的还有还有一位日本古代功臣名叫高向玄理,最近日本人准备在此人的出生地长野和客死地西安建立纪念碑

916反日闹剧(1363期1364期)马上就一年了,西安这个地方脑残的反日青年比较多,再想想去年阿倍仲麻吕石碑的遭遇(1386期之1),建议高向玄理纪念碑的修建地一定要三思。

[9]全运终于结束了

无人关注的全运会终于要结束了,陕西最后获得了9金6银4.5铜537分,对于这个0.5个铜牌和分数,建议大家阅读一下网易的两个小专题《全运会 “贩人”交流会》、《挑战你智商!全运会奇葩的奖牌计算规则》,就会对全运这个奇葩物种有了更深入的认识了。

[10]Rude Soul

最后推荐一首歌吧,来自2013西安朋克班霸“@SUCKER乐队”的专辑《躁魂》,专辑主打歌名叫“Rude Soul”(视频短地址:http://goo.gl/lRtMyg),听过的人都觉得不错,你们品品看?

[西安e报:1724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263期]寂寞成灾!
[西安e报:628期]谁敢揭中新浐灞的盖子
[西安e报:993期]华侨商场垮塌记
[西安e报:1359期]一生只捐一次精


1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724期]管得越多越听话”旁边

  1. 小古 说:

    现在的媒体也不好做啊,口子越收越紧,说话权利都快没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