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725期]城管头上再添一命

@ 九月 12,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9月12日。1956年的今天,张国荣出生。张国荣是出生于香港的著名歌手、演员、创作人,在亚洲拥有广泛的影响力,多栖发展最成功的代表之一。下面我们进入今天的西安时间——

[1]城管文明执法,于是小贩死了

今天,碑林区城管执法局一中队继殴打卖水老人(1641期之1)之后,再次走上了舆论的浪尖。这次,城管们的危机来得更猛烈,因为——死人了。


视频来自《都市快报》,via:凤凰网,链接: http://goo.gl/3CvjAH

9月11日晚,陕台《都市快报》率先正式披露了此事,但原版节目录像在西部网已经找不到了,只剩下其他站点的镜像。9月12日,对民生新闻进行原创报道并不多的大秦网,在9点21分发布了一篇未署名的原创报道(地址:http://goo.gl/HjE0Mb),报道称:9月10日上午9时许,碑林城管局执法一中队的执法队员巡查至开元商城东侧南口时,发现在严禁区内一男一女两名商贩,利用自制手推车占道售卖早餐。于是,城管开始对其经营工具实施暂扣。期间,赶来的当事人亲戚还推搡、辱骂城管,最后城管强行推走手推车。事后,女性执法相对人因身体原因情绪激动,突发疾病,被送去医院。根据公安部门调查和现场执法记录仪记录:城管执法人员的执法地点、执法程序完全符合条例,程序合法,不存在任何不文明执法和野蛮执法行为。

报道还提到了女商贩发病的原因是,“马增海(当事人亲戚)到来后的阻碍公务行为,引发了刘梅的情绪激动,这是刘梅突发疾病的根源。”

在这篇报道中,并没有提到当事女商贩已经死亡。而《都市快报》在11日晚的报道中,就证实了女当事人因颅内高压,颅脑出血,已经去世。“@记者崔永利”更是在11日中午,就在微博上发布了当事人死亡的消息。不提人死亡,而说“碑林区城管执法局从人道主义考虑,为其先行垫付了5000元急救费”,啥叫舆论导向,这才是。

种种迹象表明,大秦网这篇如此不专业且有洗地之嫌的稿子,应该并非大秦网自采,而是真理部的公关稿。

[2]城管动手没?

城管工作人员面对《都市快报》的采访说:“我们整个执法活动符合法律程序,没有任何不文明行为。”这句话是很拉网友仇恨的,城管敢这么说,底气来自于执法队员随身佩戴的“执法记录仪”,记录仪拍下了长达45分钟的执法过程。虽然完整的录像没有公开,但《都市快报》称,在录像视频中未见到暴力执法现象,执法人员也没有采取任何强制措施。这里,跟大秦网那稿件里提到的“城管强行推走手推车”是矛盾的。

腹部瘀伤

然而,家属这边的说法跟城管方面的说法,也是矛盾的。死者的丈夫称,城管将推车拉上执法车时,他们抬,我们两口往下拽,来回拉时,铁架子撞到了妻子胸部。另一位死者家属“@赵邱腾腾”,公布了一张死者腹部瘀伤的照片(见上图),并称:“(当时城管)用餐车猛烈撞击受害人,致其当场呕吐出血并晕倒。”“@律师屈建国”自称是死者家的代理律师,他透露:“有证据表明,当时城管用餐车撞击死者,但是否‘剧烈’尚无直接证据。”另据一位微博认证信息为一五金机械公司职员的“@冷焰神”说,我是搞视频的,视频没有删减,(可能)是他没有拍暴力执法的地方,镜头对到别处了。所以,视频只能作为参考,视频中没有的,未必就是没发生的。

从《都市快报》节目中公布的部分现场视频中可以看到,9点25分左右,死者突然出现了头昏的症状,并捂着头部哀嚎。但在她已经有了发病的征兆后,并未引起城管和围观群众的注意,许久后,只有一位老太太来安抚她。在微博评论中,很多网友认为,这是城管“执法”有法律,没人性的体现。还有一群斯德哥尔摩症患者替城管着想,认为城管要是当时救她,就更说不清了。我肏,可以打120啊,这是有没有救助意志的问题。没有表现出救援的意向,好意思说这是“文明执法”吗?

[3]事后还原真嘴脸

流氓们

碑林区城管执法局一中队深谙我朝“不解决问题,只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这个定律,对死者家属百般防备。9月11日,家属“@赵邱腾腾”发现,上图中这伙人围在医院内,控制了目击证人,不让他见记者。12日,代理律师“@律师屈建国”称:“今日,家属出门时被城管跟踪,他们想干吗?”

如果说,这群流氓可以凭借目前这些说不清的事实,挨几句骂蒙混过关,那么他们事后的做法,就把他们的嘴脸彻底还原了。纵观整个事件发展,城管对着摄像机拉仇恨的回应、大秦网代发的拙劣公关稿、事后有关部门下作的行径,简直太体现管理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的政府水平了。

[4]城管救了城管

9月11日中午,子午路与学府大道十字发生了一起严重的车祸。据现场目击者说,一辆城管执法车超速,闯红灯而且还是逆行,在十字拐弯时把摩托车卷进去了。伤者是附近工地的一名工人,当时就被撞的倒地不起,嘴里鼻子里直冒血,被送往了医院抢救。据了解,肇事车辆是长安区城管局常宁新城环境保障组的执法车,但对于车辆是否逆行、是谁闯了红灯,长安区城管局表示要等交警的调查结果。碑林区的城管们成功地转移了网友对这件事的关注,碑林区的城管解救了长安区的同仁。

[5]又是假币

假币

这张看起来平淡无奇的“C2F”一百元人民币,其实是一张假币。投稿人“@旋转高跟鞋keke”说:“这是老爸在招商银行和平门外建西街6号院内自动取款机取的钱,仿真度非常高!回来后才发现,银行也不管。”9月11日,刚发生过有人被按摩女调包现金,遂诬赖在银行取出假币的事儿(1724期之3),所以不少人对从ATM机里取出假币这事儿还保留意见。

抛开ATM机上会不会取到假币这问题,说说假币:事实上,政府都在拼命印钞,出现些非政府印制的钞票很正常。臣民对假钞感到意外,却少见对政府印钞的不满,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它们都是“假钞”。

[6]一个大Bug

在【西安e报(微博版)】中,有一个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大号正能量——警车违停被贴条。9月13日,这个所谓的正能量被机智的“@-续说-幸福-”破解了,他看着被贴条的警车陷入了深深的思考,突然他问道:“政府车辆的罚款由谁来交?难道大家不觉得这是个Bug吗?”政府的车交不交罚款是一说,要是交了,那不又是个把钱从左口袋放到又口袋的事儿吗…

[7]K 字头公交将取消

近日,很多空调公交车的“K”字被取消了,比如K35路变成了35路,K16路变成了16路…西安市公交总公司副总经理翟长卫称,将空调车标识为“K”是西安特色,但不符合惯例,因为在交通行业“K”一般代表“特快”。此外还因为:今后,西安将推出“商务班车”(又名:商务快巴,相关:1691期之1),到时候可能会用“K”来标识,所以需先去掉空调车的“K”。

换字母,这挺蛋疼的,商务快巴用个S()或者B(Business)不就行了,为啥要换呢?心理很阳光的“@宁烨”来科普了,他说:“这绝对不是华而不实。这标志着西安公交硬件水平到了一个新的档次,尽管空调车占比依然很少,但是这个数字会逐渐增多,将有更多的线路成为空调线路。年底的200辆空调中标为苏州金龙客车,应该已经下单子生产了。而且撤销K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今后西安公交大公交线路将只购买空调车型。”

[8]假牛肉

9月10日凌晨4点,雁塔分局的民警将6个制假窝点全部打掉。这些制假分子将猪肉,经过熬、泡、滚、凉等几道工序,再加上石蜡、红曲红素、焦糖、工业用盐等多种添加剂之后,把猪肉变成了牛肉。这些做好的“牛肉”,每天向朱雀批发市场输送2000斤。这个消息,让普通人恶心,让附近居住的回民朋友们更恶心,希望他们别看到这个消息…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添加剂、转基因早已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其中很多都是安全且被允许的,不要见到添加剂和转基因就变成了脑残黑。

[9]闪电霹雳

闪电
12日晚,“@小钟or小丝”摄于高新区光华路

9月12日晚,西安又开启了闪光灯模式。这次不如8月1日(1683期之1、2、3)的风雨雷电凶猛,但也不弱。在西工大长安校区,教学西楼内的吊顶被吹了下来,星天苑E4楼的玻璃门碎了一地(via@兔尾巴的幸福时光);西外大学生超市旁的饮品店的玻璃门,也被风吹倒摔碎了(via@Doders)。这种天气的好处,除了能看看闪电之外,可能就是可以净化空气了。今早(9月12日)10点,西安市的污染指数达到了272,中度重污染,晚上这场雨可能又是人影办(人工影响天气办公室)的功劳了。

[10]维权路


视频来自老虎庙,观看需翻墙: http://goo.gl/KPuloL

8月30日,杨达才庭审现场外,一名女子拖着五岁女童,怀抱八月婴儿,在西安市中院外“申冤”。经了解,罗平和丈夫来自重庆开县,在西安期间,丈夫因工伤致高位截瘫。工程方试图以50万元了事,但罗平考虑从此守寡已定,生活亦无着,家有二老须得抚养,一双女儿尚­年幼,面临诸多困顿。而参照同类案例则至少赔偿在百万元之上。

从此,这个中国少妇心存中­国梦,找遍几乎所有媒体。媒体说:对这类事情我们要筛选,筛选不上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又找遍各样政府机构,政府机构说:应该补偿却难能落实,有的领导则干脆躲着不见,还愤怒责问是谁给了罗平他的电话;再找劳动仲裁,仲裁说:此类赔偿不在仲裁机构管辖范围…

[西安e报:1725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264期]甲流+扎针=?
[西安e报:629期]世园会海报抄袭谁
[西安e报:994期]向一个同学致哀
[西安e报:1360期]急红了眼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