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完美的僵尸出现了

@ 九月 13, 2013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绝不低头》。】

不可否认,我对僵尸的热爱,源自于《生化危机》。在那个没有网吧,只有名叫“电脑房”的年代,一款名叫《生化危机》的游戏横空出世。操作一个女性角色,在黑漆漆的房子里来回走动,寻找各种关键物品。推动情节的过程中,会突然遭遇到各种各样的僵尸:寂静无声的走廊中,窗外是浓的化不开的黑夜,静的似乎只能听见你的呼吸声,突然玻璃炸开,一只青面獠牙的僵尸向你扑面而来。虽然画面在现在看来十分简陋,可那时候,我的小伙伴们估计都吓尿了好几次。

那时候的僵尸,都是行动迟缓,且没有思考能力的。后来生化危机版本不断演变,升级出了脱离人形态的僵尸,与其说那是僵尸,还不如说是类似于弗兰肯斯坦一样的科学怪兽,不可怕,我们在意的是那种面相丑陋,通过咬噬人类进行感染扩散的僵尸。

鼻祖级的僵尸虽然给人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但细想之下,却觉得它们无法给人类造成足够的威胁,因为它们行动迟缓,可以用远程武器袭击它们,顶多多爆几次头罢了。即便近身,拿着当年“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的劲头儿去砍僵尸的脑袋,也是不错的选择。所以,当年的小伙伴们在经历了人生的风吹雨打之后,只会对这种僵尸耸耸肩头一笑了之了。

可是Brad Pitt的这部《僵尸世界大战》,却再次将僵尸最震慑人类的那一面展现了出来。观影前,看了很多人的感想,人们大都遗憾,觉得预告片的精彩镜头即是影片的全部精华。不过我看后,非常满意,尤其是僵尸的造型,刚好介乎于人类与野兽之间。不,应该说,更偏向于人类一些。它们与人类的区别主要体现在眼睛、皮肤的纹路,以及怪异的关节动作上。咯吱咯吱的声音从喉部发出,关节以一种常人想象不到的角度扭曲着,然后,迅疾地扑向人类。

对,就是迅疾!满街全都是暴走的、猎杀人类的僵尸。这样的场面实在够震撼,尤其是耶路撒冷的那场戏。不知道为何,现在好几部戏都体现了高墙这个重要概念,《进击的巨人》、《环太平洋》,现在《僵尸世界大战》中以色列也盖起了高高的围墙,将人类世界与僵尸世界一分为二。坐直升飞机鸟瞰,高墙划分出来的两个世界清楚可辨。

海报
海报

除了大幅提升僵尸的移动速度之外,它们的疯狂也被夸张渲染了。缺少攻击目标时,它们静静地待在某处,或迟缓地移动,或无聊地拿着身体撞墙,一旦有任何异响出现,它们就不约而同地猛然向那个声音来源转向,然后,潮水般的攻击就此展开。这种潮水,当真是摧枯拉朽。僵尸们没有痛感,可以将自身作为武器,拿头部拿四肢去砸烂所有阻挡它们的物品。这种慑人的程度,是我在之前的游戏和电影中没有见过的。

人类总是会展开各种奇妙荒唐的末日狂想,给这个被污染笼罩的星球设想了无数个悲哀至极的结局。我也曾这么想象过,最像僵尸侵占的那个场景,我认为是某年9月15日西安反日游行。我找哥们儿打篮球,却一路没有公交车。街上成群结队的是兴奋且凶狠的青壮年,当他们看到一辆日产车的时候,就犹如僵尸听到了声响,接着人如蚂蚁涌动一般把车子剥离躯壳,掀个底儿掉!当天我坐上哥们儿的车,跟他说:如果现在僵尸四起,我们应该做的事会是什么?他沉吟半天,说首先要备上水、绳子、刀具、火具等生存必备工具,然后拉上家人,朝偏僻的乡村驶去。

也许是我们的日子都过得太舒坦了,于是意淫出一个混乱的世界,在秩序被打破,一切都要以超常思维来保证自己生存的环境中,也许我们更加能够找到一些觉得自己还活着的证据。

最完美的僵尸出现了 二维码相关阅读
这是谁的青春?
乌云背后的幸福线
孤胆英雄今不如昔
我心目中的杜琪峰已经死掉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