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726期]30块钱嫖资都不想出

@ 九月 13,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9月13日。1993年的今天,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与以色列总理拉宾在美国白宫签署《奥斯陆协议》,这份协议本来可以视为是以巴和平的里程碑,不过在协议签署后两年,拉宾遇刺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1]一号线开通的前戏

地铁一号线还没开始试运行,沿线的公交就要开始接受公交公司的调整,按照官方的话来说,这叫“为了方便市民出行,加强公交与地铁长途客运的零接驳”。在原有线路基础上改变的有6条线路,分别是:42路、242路、416路、232路、233路、714路,而303路则因与地铁一号线完全重复,而被直接取消。

从网上的反响来看,一号线的303路显然没有二号线的600路具备群众影响力,600路历经两次缩线风波屹然不倒(967期之11619期之11623期之本周公共事件1636期之本周民生1640期之1),而303路估计在9月16日就会直接下岗了。西安的公交线路就像个被猫抓过的毛线球,确实应该好好捋一捋,但奇怪的是它每次都只会跟着地铁做调整,而且在地铁还没有开通并投入运行时,就先入为主地做出取消、缩线等明显跟客流量有关的决定,似乎有点本末倒置吧?按照二号线通车后的尿性,接下来是不是要把跟线路重合的301、103、105、11路都取消了吧?

其他线路的调整其实也未尽人意,在西安公交论坛中,“sx-zh”说:“714路调整主要是减少大庆路与地铁1号线重复,这句话羞先人呢。调整前714路与地铁1号线重复了3段路(玉祥门-北大街)。调整以后,与108路重复了14站(西电西开公司-文景路),与264重复了至少10站路(凤城十一路-文景立交北),与601重复了9站路(中登家园-文景路)。通过以上对比,看看与谁重复最多?”

[2]长庆油田封QQ的后续

跟天朝政府的做派相似,长庆油田在宣传维稳时酷爱在互联网上做出种种限制,比如限制使用QQ(1664期之本周狗血1723期之9),不过,舆论这玩意是限制不住的,而且颇有种你越管我越想一探究竟的逆反风,在《第一财经日报》的新闻留了个未完待续的尾巴后,《新京报》顺利地将其捡起并报道,就像评书人说书一样。

新京报称:在长庆油田与民营资本合作开采中,有商人为获得低品位油井,花费上千万打点关系,而一些本来已经开发完毕被封上的油井,也被伤人通过关系承包再开发,业内称其为“揭盖井”。据行内人透露,拿下一口“揭盖井”要花50万,其中30万给分厂领导,10万给作业区经理,10万元给相关地方政府部门领导,剩下的就看自己的本事,能赚多少是多少了。这些模式段位并不高,可能涉及不到长庆油田高层腐败,但根子都烂了,你还指望这棵树能咋?

[3]私了未果

由于事情还未定性,所以说“碑林城管打死商贩”显然有失偏颇,那就权且称之为“碑林城管命案”吧(1725期之123)。命案发生后,城管开始对死者家属贴身紧逼,家属不管去哪里,身边都有碑林城管局的工作人员的陪同,而且城管还主动承担家属的吃饭、交通和住宿费用。死者丈夫透露,9月11日,一个李姓城管曾经试图找家属希望私了,但被拒绝。家属已申请对死者进行司法尸检,结果出来还要继续等一个月。

委托律师屈建国透露了本案最大的两个疑点:

  1. 双方冲突地点的上方就有大西安市牛逼吹得震天响的“天网工程”摄像头(261期之4),但是,摄像头在事发当天“罢工”了。
  2. 现场有5家摊贩摆摊,但城管只对死者一家进行处罚,而事发当天据死者夫妇开始在此摆摊仅有三天。

内幕和疑点颇多,而城管方一直拒绝作出任何回应,这难道不是心虚理亏的节奏吗?

[4]敌敌畏消毒

《陕西广播电视报》报道,西安桃园南路的毛公湘菜馆在饭店内用农药敌敌畏消毒,导致在饭店长期负责喷农药的员工中毒了…中毒员工是位老人,其家属透露,饭店每天都要把餐厅从大堂到厨房再到包间都打一遍农药,这是行业的消毒秘方。酒店方认可了打农药的说法,但表示酒店是在非操作区域过泔水的地方使用。敌敌畏的味道是非常重口味的,这家饭店究竟是怎么稀释并掩盖味道,才能让顾客一点反应都没有呢?这还真是个秘方!前有福尔马林面(1623期之本周民生),后有敌敌畏消毒秘方,所以说,国内的餐饮业故事完全可以拍好几部《绝命毒师》了。

出事的老人在饭店喷了大半年农药,这次因为中毒家属才来饭店讨说法、找媒体见报,要不是自身利益受损,这个潜规则暂时也不会有人公布,真是让人百感交集的曝光啊。

[5]奇怪的老年人

有些老年人确实很奇怪,比如“@大萌萌”和“@唯1为你倾尽所有”在钟楼发现一个老人,他头上捆着写有“长寿”的红布条,胳膊上戴着写有“党员志愿者”的红袖标,手持长杆,专打骑摩托车的市民。13日下午,这个老汉在215路车站,手持木杆直接将一妇女打得满头是血,最后哭着离开,110来了也只说“老人脑子有问题,不敢动,怕出事”,估计老汉在文革时也是一把“好手”。

老人

在微博中,有人指出老人打的是不排队上车、不走红绿灯的人,以及骑摩托进快车道的和逆行的,这种说法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认为该老汉是做好事,“要给老爷子鼓掌”。中国人有两个奇特的思路,其一是可以轻易原谅处于“好心”而做出的违规甚至犯法的事情,其二就是能把年龄当做挡箭牌,让人原谅老人和孩子的错误,此处就是两种思维的混合体,如果把打人的主体换成个东北大汉,估计早就人人喊打欲擒之而后快了,这就叫双重标准。

[6]公厕的细节

某个牛逼的国际公路自行车赛今天在浐灞拉开帷幕,一位匿名投稿人说:“今早在浐灞举行了环中国自行车赛个人计时赛,西安站是全国起点,正是展示城市软实力的时候,可是在自行车赛的起点附近,我见识到了最脏的流动厕所,应该是专门给比赛用的,外国自行车运动员进去后都皱眉出来,真心觉得挺丢人的。”很多人不服气地反诘:“哪里的厕所不脏?”对此,“@诚和服饰fh”说:“你到南方看看就知道区别了,一年到头不管什么时候去都和刚新修的一样的干净,还没有很大的怪味道!”

[7]工资低

腾讯网友“憤怒的小楊”说:“西安的军工厂很多,那些工人退休后就到私企上班了。这些老人拿私企的工资还享受着之前军工厂的养老金,这就把搞机械加工的年轻人害了,我们要求涨工资,老板就说——老师傅们技术那么好,都没要求涨工资,你杂不知轻重?这就是西安机械行业工资低的原因…”其实,这不仅是这一个行业的问题,工资环境恶劣是国际化大都市西安的特色之一。而面对这么恶劣的工资环境,西安人能做到逆来顺受,既不跳槽,也不走出陕西,而且留在古都还能对外地人有极强的优越感,这样的市民太难得了,领导们要珍惜啊!

[8]王晓亮辞职

《华商报》的老记者最近频频离职,继江雪之后(1663期之7),据说在报社内特立独行的王晓亮也提出了辞职。也许你对王晓亮的名字还有点陌生,他就是那个跟《环球时报》意识形态斗嘴而拒绝做新闻的“@王歪”(1619期之8)。

王晓亮在决定离职后发微博说:“准备拜拜,华商。都市报的衰落,并不是说A3大小的新闻纸上程现不出想象力了,而是固步自封、不尊重一线采编员工,自己把自己玩儿死了。耶稣并没有失去教堂,移动媒体的出现,人人都是耶稣,每个帐号,都是一个教堂。”和文章事件的传播效果相似(1724期之5),网友在这条微博下狠狠地吐槽了《华商报》…

[9]30块钱嫖娼费都不想出

2012年底,两名住店客人在咸阳某小旅馆内发生冲突,一名客人叫来帮手将另一名客人打伤致死。据警方调查,召集小伙伴行凶的客人,当晚在旅馆嫖娼未尽兴,因此拒付30元费用,老板和死者来索要嫖资时发生冲突,于是酿出命案。用网友的话来说,有脸去嫖连30快钱都不想掏,这货也真够极品的了。

[10]卖唱的姑娘

“He小熊吉他”在西安吃饭时偶遇了一个卖唱的小姑娘(视频短地址:http://goo.gl/lL7N0K),你们来听听她的吉他弹得怎么样?

《[西安e报:1726期]》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西安e报:265期]欢迎您来到第九区
[西安e报:630期]老爷爷比怪蜀黍更可怕
[西安e报:995期]申请保障房的新标准
[西安e报:1361期]领导受委屈了


1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726期]30块钱嫖资都不想出”旁边

  1. 海盗 说:

    厕所这个玩意,西安确实够呛。今年在大明宫音乐节那个流动厕所也把人恶心的够呛,里面是蹲坑,屎尿直现,基本就是旱厕模式,估计这个也差不多。我在哥国无论是加勒比海的小岛还是农村山野小店,所有厕所都没有味道,大型活动的流动厕所也干净而且数量充足不用排队。国外公厕大都收费,西安我觉得还是恢复收费的好,花五毛一块买个干净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