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裸辞经历(下)

@ 九月 15, 2013

【原文()综合于《兵马俑BBS》,感谢作者“RollsRoyce”的原创分享。前篇回顾《我的裸辞经历(上)()》】

我是写的很罗嗦又东拉西扯,不过确实都是真实经历,其实找工作这件事无非就是厚起脸皮不辞辛劳不怕拒绝等等,觉得罗嗦冗长的同学们可以不必看啦,有空的同学呢,就当做消遣小说读了一乐吧。

十一双节长假,个个公司都会放假,当然,招聘工作全面暂停。通常,跳槽这事有个“金九银十”的说法,就是每年九月各大公司校园招聘的高峰期,同时,也会有N多社会招聘职位空缺出来,而这一段机会密集期会延续到十月再慢慢冷却,这一段时间就成了找工作的高峰期。

十月初的长假,把这段跳槽黄金期拦腰斩成了两段,而且白白浪费了宝贵的一个星期。对于我这个裸辞的人,这个长假是相当难熬的,就连查看招聘网站提供的“谁看了你的简历”也只会得到“无人查看”的失望结果。

这样的煎熬,会使人在焦虑中慢慢理智崩溃,我的第二人格“二姑娘”再次在不安中苏醒过来——再次打起了寻找不限专业要求宽容的其他行业的职位。

这一次,除了原来行业的相关职位,我还投递了工业品销售和广告AE类职位。

不久,一家做工业品销售的私企小公司给我打电话,询问我是否有时间去参加面试。投递这家公司的工业品销售职位,是因为该公司在介绍中强调自己是和同济大学某重点实验室合作的,做了很多年书虫的我依然还是会对这种带有高校味道的信息感兴趣。

公司坐落在康桥工业园,即便是同一个工业园,坐落其中的企业也是参差不齐。园区有很多占地面积惊人厂房高大气派的大工厂,例如“不走寻常路”的那家大服装厂,厂区横跨马路两侧的两个巨大厂院,整个厂区都用品牌主色调装饰着。而我去面试的这家小公司,位置却是在一个七拐八拐的小路过后的呈现出的一片白色的小厂房。

厂房情况一片破败,大门内一侧的办公楼正在做外墙装修,整个院子堆积着装修的砂石水泥瓷砖和其他原材料,门房坐着一个带圆圈形老花镜牙齿掉落很多的老大爷,旁边还趴着一只耳朵不直立的蔫蔫的黑色狼狗。看门老大爷很和善的给我指了办公楼的位置后,还附送一句“这个公司的领导很好啲~”。

公司的办公楼是过时的豪华装修风格,镶金边的水磨地板,铜色金属和玻璃风格的吊灯,上下楼梯很窄,卫生间也是狭小拥挤。这样的办公环境已经让我决定拒绝这个职位了。

但是出于礼貌,我还是打起精神,敲开了人力资源部办公室的门。不论是什么样的面试,最基础的态度就是尊重和认真对待,无论结果如何,就当做是一次经历吧。

接待我的是一个公司人力资源部的微胖姑娘,姑娘态度热情诚恳,先让我坐下,又马上端来一杯温水,很关心地问我“路程远不远啊坐车累不累呀”。这让我心里觉得舒服很多,更加觉得,即便是不接受这份工作,也要用认真的态度来面对这次面试。

和上次闵行那家公司一样,这家小公司同样没有繁复的面试流程,填过应聘申请表后,就直接见到了公司的最高领导——公司老板。

老板办公室的摆设和格局也没逃出那些教育程度不高的部分私企老板偏爱的套路,巨大的办公桌和真皮老板椅,办公桌上的龙和金钱蟾蜍的摆件,以及办公室一侧摆满硬皮精装书的巨大书柜。

果然,一见面,这位老板在客套的寒暄中用了一个词“高材生”来代指我,延续了我刚才所指的那个套路。面试过程中,这位老板除了询问少量我的情况外,其他大部分时间在跟我讲述他的创业史,没错,不必怀疑,和小说电视剧中演的老套路一样。

不过,这位老板不同于小说电视剧里那些形貌油腻态度傲慢的暴发户,而是在自豪的态度中,用词和表情都带着些谦逊。

五十多岁的这位老板的创业史挺曲折,高中毕业分配到国有大工厂,辞职后从骑摩托车推销工业产品开始,倒卖过教科书和辅导书,投资过高科技农产品,太阳能周边产品,碳纤维,塑料制品,“我开过很多公司啊,经济形势好的时候,我的三家公司都盈利,不过现在,我只剩这一家公司了”,说完,他哈哈笑了,我不知道怎么回应,就不变应万变的微笑了。心里默默的想,着大叔真开朗豁达呢。

大叔讲的很兴奋,又继续推心置腹的说,“我学历很低的,那时候刚开始做生意投资,就是看什么行业热门,就投资什么。后来我生意做得好了,接触的这些大学教授什么的就多了,我很喜欢和这些人聊啊,请他们吃饭喝酒。后来投资太阳能高科技农产品什么的,都是和高校教授合作的…不过这些生意都不好做呀。”

我听到最后一句忍着心里的窃笑,默默想,那些倒闭的公司是不是都是和高级知识分一起投资的高科技公司啊,但是还是一边微笑一边点头着表示在倾听。

和大叔老板聊了大概两个小时,他的创业史也听得基本差不多了,我只好主用提问打算结束谈话,问“您还有什么问题想要问我吗?”

大叔表示没有了,看表后告诉我可以回去了,决定是否接受这个职位后给人力资源的姑娘打电话就可以了。虽然我已经打定主意不会接受,但出于尊重,我还是表示会回去认真考虑的。

康桥工业园位置相当的偏僻,周边的公共交通系统很不发达,走出工业园后,又步行了二十多分钟,才走到了最近的公交车站。

上海的公交车有很多“某某线”和“某某专线”,这些线和专线在上下班高峰期大概是间隔二十分钟左右一趟,而其他时段,这些线和专线的间隔时间就不定了。

穿着正装蹬着高跟鞋的我在车站等了一个半小时,没有公交车,也没见出租车,失望伴随着腰酸背痛,只想赶快回家。

忽然远处开过来一辆黑色轿车,竟然是刚才的老板大叔,他很震惊一个半小时后我竟然还傻乎乎的站在路边等公交车。

老板大叔很热情的招呼我说,“我去接我儿子放学,顺路带你到地铁站吧,到了地铁站你就好回去了吧?”。

看到我很犹豫,大叔很豁达的说,“你坐后排,上车吧”。

盛情难却,我搭着老板大叔的顺风车到了地铁站,路上大叔热情的介绍他上大专的儿子在哪里上学,哈哈笑着将他和儿子的代沟云云,我忽然觉得,这位大叔这么不设防,大概在他眼里我只不过是个和他儿子年龄相差不大的小孩吧,谁知道呢。

回到家,回想起这次面试经历,不仅觉得有点好笑,唉,也就是我这样的奇葩才总遇到这些不能称之为面试的奇葩面试。

不过唯一一点事,在敲这段经历的时候,我数次敲下了“暴发户”这个词,但是又删去了,换了别的说法。这个词,我觉得太刻薄,真的不适合形容老板大叔这样的创业者。

也许,他们的发家路上确实曾经因为某些机会使得他们获得过一些财富,但是抓住这样的机会同样需要“不怕从头再来”的勇气。

当然,在发家致富的路上还有更多的是“骑车摩托车往来于供货商和客户之间”和“凌晨排队去抢教科书”艰苦奋斗的时光吧。

《我的裸辞经历(下)》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我为什么要在央企工作
我在国企四年换了四个岗位
你为什么怕走弯路
在办公室立身


1个 群众围观在“我的裸辞经历(下)”旁边

  1. 匿名 说:

    这样的老板,我在上海找工作的时候也遇到过。和文中主人公的情况太相似了。大叔从自己读大学谈起,毕业后分配工作,下海 ,几次沉浮。听着还是挺不错的。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