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732期]明德门遗址公园

@ 九月 19,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9月19日。今天,日本任天堂公司前总裁山内溥去世了,享年85岁。山内溥管理任天堂50年之久,把任天堂从一家扑克牌制造商成功转型为电子游戏企业。他是《超级玛丽》、《大力水手》的创始人,也是红白机12年辉煌的缔造者。(via.BBC中文网)。

[1]杨家村开拆

杨家村
图片来自华商报,苗波摄

杨家村位于西安城南腹地,在长安南路和朱雀大街之间,北临西北政法大学,南接天坛西路(相关阅读:被遗忘的西安天坛)。在过去至少十年间,“杨家村要拆”一直都作为谣言在传播。9月18日,随着“杨家村城中村改造项目”的启动,传谣的人都无罪了。

据《西安晚报》报道,“杨家村城中村改造项目”是西安市2013年城中村改造重点项目之一。目前,杨家村内流动人口众多,管理混乱,道路狭窄,环境卫生脏乱差,供水供电等无法满足发展需要,存在各种安全隐患,城中村改造迫在眉睫。不过,都迫在眉睫多少年了,为啥现在决定要拆呢?雁塔区城中村改造办公室副主任张利民称,过去一直没拆,是因为杨家村建在唐代明德门遗址之上,是出于文物保护、慎重考虑的结果。

但事实可不是这样。热衷于文物保护的雁塔区,在2012年就曾被曝“明德门遗址石碑被垃圾包围,墙角满地粪便”,并且被曝光后依然无作为,于是今年3月份又被人民网拉出来鞭尸一次(1189期之4)。

城中村的拆迁无法进行,无非是因为资本还不到位。而目前,杨家村的改造项目预计投资17亿元,这钱从哪儿来,怎么花?请您接着看。

[2]保护性开发

与改造项目同时启动的,还有一个“明德门遗址保护工程”。这17个亿,就摊在这两件事儿上了。再细分,这两件事包括:建设明德门文化创意区,改造项目包括村民安置楼的建设及纬零街、唐城绿带和明德门遗址三个项目建设。其中,与师大路隔街相望、建成后宽达40至50米的纬零街,将连接长安南路和朱雀大街。

另外,值得一说的是,建设明德门文化创意区和明德门遗址。媒体们都提到了针对了明德门遗址的“保护性开发”,《华商报》还将其评价为“最大的亮点”,并且介绍说:打造明德门现代美术馆、画廊一条街、艺术衍生品、手工创意坊、个性创意汇、唐安义坊主题雕塑、咖啡厅等文化区,整个项目融文化艺术、酒店餐饮、娱乐商业三大功能板块于一体。

这段似曾相识的文字证明,杨家村的改造将会是和大明宫(1327期之2)、汉长安城(1423期之5)、阿房宫(1544期之21558期之51565期之3)一样的“旅游地产”模式,“明德门遗址公园”也会随之出现。根据以往经验,这17个亿最终并不由政府支付,而是开发商埋单。政府需要做的,就是找开发商代建再回购,从而带动周边地产升值,或者直接卖地皮。

[3]缅怀一下吧

杨家村2
忙着搬家的租客们。图片来自西部网,更多:http://goo.gl/QzXihy

杨家村是很多学生、务工人员的聚居地。这个中秋,他们无心团聚,都在忙着搬家,商贩们则在忙着甩卖。村子要拆掉了,但记忆还在,“@蓓蓓613”说:“杨家村的小吃,热情、勤劳的小贩,还有供孩子上学的单身冰粥母亲…越来越多的城中村被拆掉,越来越多的记忆涌上心头。我们的城市化都是从拆迁改造开始,然后人群被逼上高楼。商场嘈杂楼下,地铁、天桥、遛鸟的街巷、后半夜热气腾腾的小笼包…生活,从来不分新旧。”(跟“杨家村”有关的链接:【西安e报(微博版)】、网站版 )

[4]不是天灾,是人祸

9月15日,秦岭野生动物园外的游乐场“秦岭欢乐世界”内,“极速风车”游乐设施发生事故,致两男一女共三名游客先后从空中甩落受伤(1728期之1)。9月16日,长安区栾镇街道办事处主任薛亚洲称,事故原因初步认定为“机械故障”(1729期之1)。19日,薛主任草率的说法被推翻了,据中新网报道:西安市官方称,事故原因初步查明,确认为设备操作人员对安全保护装置检查确认疏漏所致,是一起因操作人员操作失误造成的特种设备责任事故。另外,西安市521医院院方透露,那位全身骨折的伤者魏苗,因伤势较重,目前伤情较之前并无明显转好迹象,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中新网的报道很全面,相反,从真理部拿通稿来发的《西安晚报》、《华商报》以及新华网却说:“3人在医院治疗,伤情稳定。”

[5]华商报的二维码事件

说到《华商报》,再分享一个匿名人士投稿的趣事儿:从7月1日开始,《华商报》的头版上就挂出一个二维码,号称扫一扫就能关注官方微博。9月17日,一名读者发现,这二维码根本扫不出来。于是,报社针对此事开了一个好几十人的会议,结果没人吱声,气氛尴尬。最后,媒体发展部的一个“前副主任”说,这个事,早上说要罚我,我纳闷啊,我是直接拿(二维码)过来用的,关我什么事啊。这时,主任说,这个二维码是视频做的啊,找视频啊。视频说,这个你们得把关啊,图编怎么签上去的啊?也不试一试。图编说,上周就说有这个问题,也没人理我啊。

按这个节奏,《华商报》“自己玩死自己”(1726期之8),指日可待了。

[6]地下电台

@想想也想想”向【西安e报(微博版)】投稿说:“西安地区的FM87.5,有一个自称陆遥()的女叫兽,在推销一个叫‘七鞭回春乐()’的性保健药,言语淫荡、露骨。她自称,该药品可以使男人的阴茎长到15-18厘米。她和所谓的电话咨询人,详细地描述性交过程及感受。试问我们的文化部门就是这样履行管理职责的吗?”

正义的“@灰太狼在等红太郎回家吃饭饭”补充说:“这个广播我也听过,早晨五六点的时候也播,内容很刺激,都说的是做爱、口交、男人的小伙伴之类的,我也准备投诉呐。”这不是广告,希望警方和文化部门利用好这些信息,取证后把非法电台一锅端了。

[7]城管不易

这两个消息放在一起看,挺好玩的:

  • 雁塔区城管执法局明确要求,执法人员接待群众必须做到“五个一”:一张笑脸相迎、一把椅子让座、一杯热水暖心、一颗诚心接谈、一声走好相送,如果工作人员没有做到市民都可投诉他们,投诉电话:85251039。(via.三秦都市报)
  • 我第一次与城管打交道,是自己有错在先,所以认错是应该的。上午在办公室与他们也聊了下,觉得他们人都挺好。交完罚款,临走时收我东西的队长还问我,要不要打开包检查下?我觉着没必要,拿上包就走了。可回到家后,发现彩色打火机20个只剩了4个,熏香三盒只剩了一盒。(为保护投稿人,故隐去具体事发区域。via.@三海峰)

以后,雁塔区的城管要是耍个“小动作”,脸上还得皮笑肉不笑的,太不容易了,更不容易的是被执法的相对人,被“执法”了还得盯着这诡异的一幕…这个情景很像贵党一边搞着GFW,一边亲切地说,“中国互联网是开放的,网民在互联网上享有充分自由”。

[8]合法掠夺

9月13日15点左右,在安康市旬阳县石门镇王家坪村,村民赵明忠修建自家老宅子时,挖出一个铁罐,内有银元宝25个。几天后,旬阳县文管所、当地派出所及石门镇镇政府工作人员上门,要他将当日那一罐子银元宝交给文管部门。但赵明忠认为,这是老一辈祖先留下的财产。几经争执,最后在他强烈要求下,文管部门给他留下了2个银元宝,带走了其他23个。赵明忠说,听说上缴文物有奖励,但他没有见到一分钱奖励。旬阳县文管所副所长黄治荣称,之所以没给奖励,是因当事人从主动上缴已演变成文管部门收缴了。

这事儿真写实,你能做出几种解读?看看微博跟评里的网友们都咋说吧(地址:http://goo.gl/jElsmc),哈哈。

[9]见风使舵的环保厅

9月13日,央视《新闻直播间》栏目曝光了陕西煤化集团旗下龙门钢铁有限责任公司脱硫设施停运、监测数据造假等环境违法问题。于是,陕西省环保厅派出调查组,当天即到达现场对问题进行了现场调查。9月17日,省环保厅又约谈了相关负责人并听取了整改情况汇报。

可以体现出陕西省环保厅见风使舵的是,早在今年6月,陕西省人大检查组就发现此事了,陕台《今日点击》栏目当时也报道了,然后没下文了。现在央视曝光后,环保厅站出来罚钱了?指望他们治理空气污染,呵呵了。

[10]城墙之变

一直以来,西安的城墙都是各路视频拍摄者们所热衷的素材。这部关于城墙保护的纪录片《西安世变——城墙》,是“@再见江子扬”和他的小伙伴们利用暑假时间拍摄的,影片讲述了城墙的历史,并呼吁保护遗迹。难以想象的是,这位作者竟然是93年的。一起来看看他的功力吧!(地址:http://goo.gl/nLRDb2)

鸣谢:感谢读者“傻牛”对本期e报史上今日的的邮件指正。

[西安e报:1732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271期]十万大军保国庆
[西安e报:636期]国耻个没完了
[西安e报:1001期]秋雨成灾
[西安e报:1367期]一个傻呵呵的外国人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