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李子不苦

@ 九月 19, 2013

原文首发于《刘云散文》,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等等自己的魂》】

这些年的夏天,三阳山里的亲戚,喜欢给我带进城里来一些李子。

我是个胃口蛮粗的人。一辈子,吃得就是个米面油,对于水果之类的奢侈品,基本不吃。这些年日子好过了,不是吃不起,是早年养成了个草草胃,不喜欢吃,有什么办法?

偶尔要装成个也是爱吃水果的哩:比如接待客人,在饭场子上,结束喝酒,大家都用湿毛巾擦油嘴,然后用牙签子吃水果,我便也吃一些,也能显得十分文气。出差到了南方,正巧是水果旺季,各色见过没见过的水果,都要在市场上、摊子上挑捡一些,带回宾馆吃。有时真吃完了,不糟蹋;有时吃着没兴趣,随便丢在房间,看看有味了,叫收拾房间的服务员清理出去。

很多年没有系统地吃过李子了。

再早,记忆中的李子,姓生产队,我们一群娃儿偷吃,从青蛋蛋吃到两个手指一捏沥核儿。有时叫队上人逮住了,好一顿臭骂,严重时候,押解给父母亲,再挨顿揍,是轻的,最怕不给饭吃,为几把李子,舍两碗饭,总是不值当得很。

大了,我便不喜吃水果了。乡下夏天里了,桃子、杏子、枇杷,都熟了,我不吃。春天快完了,樱桃出来了,乡下的小火樱桃进城,家里人买一些回来,洗得水灵灵,我看了,忍不住选一颗吃,很甜,带些微酸,知道是新鲜着的。

对李子有印象,是因了个人的奇怪的爱好:我总觉着乡下的水果一类,唯有李子是有脆劲儿的,其它的都皮揣得很,嚼在嘴里不舒服,常常倒了牙。李子的脆劲儿,一咬满嘴脆响,李肉结实而水旺,可以打满口。

麦黄时节,李子下树了,这是麦黄李。麦黄李肉真是带黄色的,或者是新麦子色,水气得不行,带甜带酸,很是好吃,吃一颗,口腔汪半天口水。我的感觉中,你若问陕南这个地界,用什么味道形容最好?是李子,脆劲儿,水分十足,甜中带微酸,显得娇气而大方。陕南就是一颗熟透的李子。

新鲜时的李子,丢进口里,有寸劲儿。什么意思?咬一口,李子在口里脆响一声,再咬一口,又响一声,不停地嚼,李子便在口里不停地脆响,一寸一寸地响,寸骨寸节地受用,十分地玄妙,傻气又凡俗,夸张得影响了别人的口欲。一个人吃李子,别人若看见,口里必是也要汪出口水的。

李子
(图片来自网络)

巴山一带,讲究的家户人家门前门后,差不多地都要兴上几棵李子树。李子树好长。也不占地。常见的是算盘李。算盘李生得小巧,果实只有大拇指头大小,皮色上带粉,在树上结得那个繁盛劲儿,非常地民间化。算盘李果实上粉了,树就弯腰了,从李树下过,多数时候要低头。 所以有瓜田李下这个词。看着算盘李,你总要想它哪里来得那个旺盛的长劲儿呢?就一棵树,结得儿女成群?算盘李长透了,那李子的核儿与李肉是离开的,丢一把算盘李到嘴,牙齿舌头随便一理抹,核是核肉是肉,也是可以打满口的。

算盘李大约与算盘珠儿相似,故有此名。

不过算盘李,显得有些涩味儿,吃多了,嘴里巴涩,说话打啰啰。

我比较喜欢的是这样两种:胭脂李。胭脂李个大,春天你见它花开得繁盛,结成的也只有一半的花,其它的都叫风吹了、雨打了。初夏时节,进到一个有李树的庄子,见风吹李花满天飞,或雨打李花满地白,那是有诗意的。胭脂李皮色青黑,咬开,李肉是胭脂红。胭脂李的肉有肉质感,入口绵软,一颗入得口去,得嚼半天工夫。大的胭脂李,三五个就有饱感,不敢吃多了。吃完胭脂李,吐口水都是胭脂红,嘴巴四周也是红的。

另一种,有地方叫饭李子,大约可以当饭吃的。饭李子也个儿大,却是青皮的,李肉青中见白,有黄的、红的纹路,我疑是胭脂李与麦黄李的变种。饭李子七月可吃,比其它的李子都见晚。大夏天的,用井水浸一浸,一颗一颗地吃,吃得寒毛直竖,解暑气。

所有的李子,都宜新鲜着吃,放久了,味就疲了。比如算盘李,一经温,常常就是一张皮儿,皮儿在嘴里不敢嚼,揪酸。胭脂李也一样,窝馊了,是苦的,皮满嘴跑沙。

平利三阳一带出好李子,我只爱见饭李子。乡下亲戚在七月最热的时候,搭班车送饭李子给我,我必惊喜万分。先是就口吃一气,其余的,洗净了,用食品袋子封了,放到冰箱里保上鲜,想吃了,取几颗,丢到嘴,嚼得脆响。一连可以吃上半拉月,饭李子还是才进城的那个样儿,饱满、脆劲儿,好似拿捏着乡下儿女的娇憨,叫人一天总忍不住把手儿伸向它哩!

凡李子,大约都有一些苦味儿。所以吃李子不怕上火。三阳的亲戚每送李子来,总会客气说:今年李子结得繁,就是雨水多,有些苦哩。我说,不苦不苦,好着哩,不苦不叫李子么!
好李子吃时,根本不觉着苦。况且怪雨水多也是怪不上的,陕南就是个爱下雨的地方么!李子从雨季来,有些苦也是应该的。

苦李子不苦 二维码相关阅读
乡下的野油菜
平利火鸭子
三道茶
淘米水也是好东西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