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少年月

@ 九月 21, 2013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我们的环城公园》。】

又到中秋。

去年月饼的味道还未忘掉,一年已经过去,那么短,那么长。

清早看天是徒劳的,谁也不能确切知道晚上看不看得到那一轮明月,好在地球上绝大部分人应该都相信,无论看得见或看不见,月亮总是在它的轨道上运行。说起来要把这个上升到信仰的高度也不是不可以——所谓信仰,不就是笃信着自己看不见的东西吗?

身在其中的这座城市,曾是十几个朝代的都城,而早在它出现之前,在人类懂得计算历法并定下“中秋”这个节日之前,在天高地阔的荒野上先民首次仰望月亮之前,月亮已经兀自不变地照耀了许多年,美了许多年。

月亮
@西安老方A拍摄于2013年9月19日20点39分

这样的满月一年有十二次,古人却格外讲究中秋赏月,自然有其道理在。这个时节,夏季的酷热高烧刚刚退去,盛夏的记忆却仍然鲜明,一场骤然而至的秋雨后,肆无忌惮抢镜了一夏的红花绿叶被浇得七零八落,气温和心情一起变得清寒萧瑟,心中一点惆怅和地平线上的月亮一起升起来。

那正是赏月的心情。

因此这个日子格外需要热闹温暖的团圆,平日里尚可洒脱待之的风流云散,这个日子想起,也必定伤感。天上银盆般的圆月引人诵出名句:何事长向别时圆。

据《新唐书》记载,中秋成为一个固定的节日,是从唐朝开始的,那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

一千多年前,这城市曾叫长安。一千多年前,长安城里歌舞升平,城外是策马执戟而来,轻捷如飞,百万军中如履平地的骁勇小将。在一千多年时光的彼岸,在一页页发黄的史书上,一切都是传奇。一千多个中秋,有多少盛极一时的团圆,就有多少痛彻心扉的离散。不变的,只有月亮,大而圆的,明亮而安静的。

一千多年前,这座古城曾经少年。

长安少年月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不存在的城市
斯文书院门
道北江湖
南大街的千年时光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