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一案判决前的一点思考

@ 九月 24, 2013

天一案这周四就要宣判了,这场持续半年的娱乐闹剧在法庭上将有一个初步了断。观察这个案子不禁让我联想起当年轰动全国的西安药家鑫案,都是谣言四起,都是网络民意沸腾,都是扯出富二代军二代的大旗,都是沦为闹剧…不同的是,药案案情明确,而天一案的法律事实还在一团迷雾之中。

一个家境殷实但无官方背景的中学生,过年之时邀4位好友去某夜总会纵酒寻欢,席间有陌生陪酒女和销售经理同欢。酒到深夜,五位中学生要回家,经理和陪酒女一起出去吃宵夜。饭后又跟至少年家中,经理把陪酒女扔下自回。凌晨时分陪酒女又和少年去酒店开房,期间在大堂至入房间神态自若,翌日收钱2000元回家。接着,经理及老板给少年及其父打电话,声称轮奸,要求见面私了,否则报官。

诸位,你们从基本的常识和本能判断,这是强奸吗?可主人公换成了文职将军李双江的公子,拥有打人前科、未成年驾车恶史的李天一,就铁定成了轮奸案了。难道一个人的身份可以作为民意唯一的依据?

漫画
(图片来自网络)

本案因涉未成年和强奸不公开审理,我只能从新闻八卦获知少量信息,直至近日李天一辩护陈枢博客公布辩护词和其他博文,我才解开了以前的一些疑惑。他的博文《辩护的辩护——对所有深度质疑的回复》很长,共9章,推荐大家仔细看看,这些比梦鸽少女时代故事对本案的了解更有帮助。如果你实在懒得看,不屑看,我就把博文中透露的事情经过简单说说:

  1. 受害人及酒吧经理关于案情说了大量谎言。对媒体,酒吧张经理曾说陪酒的杨女士是公司白领,只是酒吧熟客。而公安侦查显示,她确实是有小费的陪酒女,在酒吧还要换工作服,而所谓的上班公司从来没有给她发过工资或有考勤记录。张经理也靠陪酒女推销酒水多拿提成。杨女士一开始还声称自己是处女,后来却被发现性经验丰富患有妇科病。当然,轮奸妓女也是犯罪,这些谎言不能证明天一无罪,但可以说是为违反常理的其他情节而编造。
  2. 五人走出酒吧之时,张经理给天一打了四个电话主动要求跟随(经法庭确认),难道是因为杨女士太饿,非要跟着人家混饭?预审中张经理承认李天一等并没有挟持,是他主动让杨女士换衣服出台。但早期对媒体,张经理却颠倒黑白,说杨女士不省人事,晕晕乎乎被弄出去了。目前为止,这就是一个简单的小姐出台事件。
  3. 在饭馆吃饭期间,监控视频显示杨女士并非丧失意识,而是相当清醒。张经理在预审时承认,吃饭要走时他们被第一辆车的王某轰走,自己主动叫杨女士上了第二辆车。和此前他对媒体的谎言又自相矛盾。
  4. 到了天一家的停车场,张某是在主动谈价格介绍卖淫,停车场保安也证实没有看出是女方醉酒,双方谈价格她应该听得很清楚,而不是此前对媒体说的自己头晕先回家,让天一送杨女士回家。有基本常识的人,不会把自己的女性朋友交给5个陌生小伙,目前为止,卖淫无争议。
  5. 天一到宾馆开房期间,车上只剩杨女士和一名15岁被告聊天,一直到进入房间。所有监控视频没有反映出杨女士有何不情愿,面对近在咫尺的酒店工作人员,她也没求救,而杨女士自称是被抓着头发带进去。第二天打扫房间的服务员证实房间整齐。公安机关勘验结论也否认有打斗痕迹。杨女士包括内衣在内的所有衣物没有任何撕脱破损,第二天去看医生带着口罩,当天没有医生看到她的伤,后来才有脸上的伤。这是强奸案吗?

以上事实如博文所讲,都是视频、公安侦查记录,和经过法庭质证的证据。但这也都是天一律师的一方之词。本案已经被公开的一塌糊涂,没有必要再拘泥于需要保密。我很希望杨女士律师能够在事实上辩驳这些说法,遗憾的是,我只看到被害人律师田参军如江湖大师一般打太极说什么喜洋洋和灰太狼的故事。后来的长微博也只是说几个人的口供就是承认强奸轮奸,并没有对视频和证人证言针对性解释,还强调杨女士不是小姐,是学生,是天真地和他们出去吃饭,说谎是因为害怕…好吧 ,在视频、无利害关系人证言和当事人的口供之间,法律原则是轻口供重物证。

天一律师还怀疑酒吧是预谋诈骗团伙,我觉得这需要更多的证据,但公安不介入谁也无法证明,目前只知道杨女士和张经理对自己的身份和事件的叙述充满了谎言。即使博文无法颠覆你以前的看法,但起码应该让你对此案拥有一份更多的审慎。

在一个正常的法治社会,法律保护无钱无势的普通人,当然也保护有钱有势的守法者。在司法不能给人足够信心的我朝,我们很容易认为相对有钱有势的李天一会得到非法的保护,于是年龄谣言直到今天还有新版本,我们热衷于双江和梦鸽早年的不堪野史,兴高采烈地对其家人和律师骂出各种花活,却没有几个人愿意认认真真去观察讨论一下李天一究竟强奸了没有?

李双江的财富和权力对于普通人是遥不可及,但在军中和政坛也就是一个逗领导一乐的伶人,他两口子再坏再蠢也没有能力颠覆法律和媒体。真正的领导出事,媒体连个屁都不敢放。某年初春的大雪清晨,北京一位真正高官的公子,酒后驾法拉利带着两美女把自己撞死在大街上,媒体可敢去报一个字?李天一上次打人能被曝光劳教,恰好证明了他们并没有超越法律的本事。我们能知道,敢讨论,并不是民意有多牛逼,而是圣上觉得这事可控,可以让大家注意一下。

没有独立思考,没有法治精神,愚民们一会儿被引导成砸日本车杀中国人的暴民,一会儿被吓成不敢发微博的懦夫。在严打网络谣言的今天,唯有天一案是可自由地寻衅姿事而不被刑拘的地方,但狂欢的同时,我们能得到什么进步?目前大家都对天一的结局不报乐观,我也觉得不会翻案,“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希望我能看到一份有详细事实,逻辑清晰的判决书。

李天一案判决前的一点思考 二维码相关阅读
梦鸽为什么不道歉
媒体能不能说“李双江之子”
别用道德和法律的名义耍流氓
死刑、民情与正义


6个 群众围观在“李天一案判决前的一点思考”旁边

  1. 罗紫 说:

    看了律师的原文,仅仅是一面之辞,包括所谓的警方的证据,现在也只是一个说法。疑点很多,非常多的推论有问题。比如这段,我只分析这一段:

    “对所谓被害人九件衣裤(红色内裤、红色胸罩、牛仔短裤、黑色毛裤、灰色绒裤、黑色马甲、黑色秋衣、浅色毛衣、黑色外衣)物证检测的结果,可见没有任何撕脱破损。而这些衣裤尤其是内衣内裤,都是紧贴在身上的,如果不是所谓被害人自己脱掉或主动配合他人脱掉,那不会没有任何破损。
    对于衣裤的物证检测结果也充分证明,本案绝非强奸。”

    从被害人衣裤无破损是否能推导出绝非强奸?我觉得此逻辑荒谬之至。因为,一群健壮男子,完全有可能使用暴力威胁的方式,使得被害人不敢反抗,从而迫使被害人自行脱衣或接受对方除去自己的衣物。几个耳光就会将女人打蒙,这也是强奸犯常用的暴力方式。

    律师博文中类似以上似是而非的地方还很多,不一一辩驳。

  2. 罗紫 说:

    博主为了彰显自己的独立思考精神,不惜在开头硬是编造出一个“无辜”的例子,也算是将独立思考精神发挥到令人恶心的地步了。即便是你可以编造出一万个“无辜”的例子,也与李天一的案情不会有丝毫的论证关系,OK?这两者没有任何的逻辑关联。

    仅凭律师的证言,就能推断李某某无罪?众所周知,李天一的律师,自然是为他脱罪的,所以,他讲的故事,自己是最有利于他的被辩护人的方向。他说一句,这些都是有公安证据、法庭质证的,你就信了?我看未必,毕竟还没有正式公布。另外,我们的律师和公安都是造假的高手,想想河北的聂树斌案吧,硬是把“无辜”的聂树斌用“严密的证据”证成枪决,至今还没有翻过来,所以,大中华帝国,一切皆有可能,你也太容易被忽悠了吧?

    我的态度,天一可能是无罪的,但这必须得等法院庭出来,还有被害人的证言出来以后再做分晓。

  3. 海盗 说:

    楼上逻辑确实混乱,写此文意在提醒大家,一个人有罪与否是由法律和证据判断,而不是因为一个人的身份和网络娱乐来判断。举一个例子就是让你思考,我们凭什么一直就坚信李天一有罪?是不是仅仅就因为李双江?
    你一会说律师造谣,一会说公安造假,这又是什么逻辑?公安检方已经确认李天一有罪,怎么又要去造假侦查为李脱罪?受害人律师也参与庭审他都没有说李律师造谣,你怎么知道李的律师为了李会去说谎?
    李案其实极其简单,但此案的网络舆论还是如药家鑫案一样愚昧,无耻。愚民可用啊

  4. 罗紫 说:

    我并不会捏造任何东西让大家思考,事实上是你捏造了并不存在的事例,这是一种假设加类比的方法,可惜的是,比喻论证,举例论证,都是中国人忽悠人的狗屁论证方式,不属于逻辑的范畴。一个非逻辑的东西能让人产生好的思考?我觉得:悬!

    瞧瞧你那个论证吧:“诸位,你们从基本的常识和本能判断,这是强奸吗?可主人公换成了文职将军李双江的公子,拥有打人前科、未成年驾车恶史的李天一,就铁定成了轮奸案了。”,在你的逻辑中,将李天一换成你捏造的那个例子中的主人公,你捏造的那个例子就已然成为了真实案情本身,通过主人公代换,你完成了虚构故事到真实案件的转换。然而,你举的那个例子就是真实的案情本身?我也不需要再做任何反驳,今天的法院判决是最好的答案。你仔细看看,法院的案情陈述,与你那个陈述,有什么不同?

    从写文的角度来说,引用的素材本身就已经代表了作者的价值取向。因为素材无数,你何以只选取这些素材?何以向这个方向选材?瞧瞧你引的那5点材料,俨然就是一个无耻卖淫女诈骗公子哥的故事,你不要讲这个不代表你的意见,素材本身就有引导性,会引导判断,你得为你引用的素材负责!别最后就说这个素材不关你事,你只是引用某律师的,那你就承认自己很糊涂好了?你引用的那些靠谱吗?看看今天法院的判决!

    我并没有讲本案律师造谣,也没有讲本案公安造假。我说的是:本案律师的逻辑”荒谬之至”,什么地方说本案律师造谣了呢?逻辑荒谬与造谣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我后面提到,“我们的律师和公安都是造假的高手”,接着又提了聂树斌的案子,此句的“律师与公安”都是指我国的普遍现实情况,后面例子是对这一论点的支撑,我提的这一论点乃是社会现实,有何不对呢?我提这一论点,意在提醒,本案的公安和律师也有可能造假,这没有可能吗?但我始终没有确指,普遍怀疑与个案确认是两码事? OK? 你啊你,基本的事实陈述都做不到(你拿放大镜看看,我有讲本案律师造谣吗?),还谈什么逻辑呢?逻辑首先不得把事实说清楚吗?

    多的就不说了,虚心点吧。

  5. 海盗 说:

    致无数事实和疑点不顾,打定一条就是李天一是强奸犯。疑罪从无这是刑法的基本原则。律师当然要说对当事人有利的证据,既然这些证据没有造假并和检方的控诉矛盾,李自然是无罪。这是最基本的断案原则。此案法院根本就不是基于法律的判决。在特定情况下,中国根本不讲法,这种倒霉事李天一会遇见,每一个中国人都会遇见。不是我不虚心,而是楼上需要学一点法学常识再来和我讨论,否则根本不在一个维度,玩文字游戏无助于认识事实。

  6. 海盗 说:

    你根本不懂法律的基本逻辑,这也是所有欢呼李天一被重判愚民的通病。你们不懂程序正义胜过实质正义,不懂对所有人应该无罪推定,不懂物证大过口供,不懂疑罪从无。检方的义务是100%证明嫌犯有罪,但律师只要有证据证明检方有1%的漏洞,那么这个人就是无罪。可惜土共不会在基础教育阶段教这些保护基本人权的法学常识。所以随便几个媒体就可以愚弄你们这些愚民,今天李天一被冤,明天就可能是任何一个人被鱼肉,不变的是永远有愚民欢呼判的好。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