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溯《延河》

@ 九月 26, 2013

原文首发于《张艳茜的BLOG》,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路遥的文革“造反”史》。】

陕西省作协六次代表会后,我想将我亲历的1993年、2007年、2013年三届作代会的一些感受,撰写成一篇文章。2007年的省作代会,我负责宣传工作,掌握着一些资料,当时会场门前悬挂的条幅和会场两边的条幅内容,基本上都是由我来完成的。2013年5月召开的省作代会,虽然我不再是宣传工作的负责人,但毕竟会议刚刚开过,感受和记忆是新鲜的。只有1993年的省作代会,我想查找当时的翔实资料,询问资料应该最全的部门,答:无。又问了好几个人,手中是否有当时的《陕西文学界》,答:无。

我刚进入省作协工作的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省作协有一个小小的资料室和阅览室,到了九十年代中后期,省作协院子拆得七零八落,一度资料室和阅览室东躲西藏的。待楼房矗立在院子中间,有了一间大房子,颠沛流离的资料和图书得以安置。但因为没有妥善整理,要想查找资料,还是只有从资料室一片混乱中,翻来翻去。进入新世纪,这间装满了混乱资料和图书的房子,发生过一场火灾,不知图书和资料烧毁情况,那个大门从此终日紧锁。再后来省作协的各个办公室搬家调整,竟发现一些图书被当做废品处理了。我曾在当时一辆板车要拉出院子的废品收购小贩手中,抢下了几本辞源之类的工具书。之后,不知不觉中资料室和阅览室就不见了踪影。

这次,我想查找资料,询问资料室在哪儿?相关的人都对我摇头说,进去了你也查不到的。所有的资料和图书都堆积着没有整理。

这就是一个文化单位呈现的一种文化现象。

2006年,是《延河》创刊50周年,我本想认认真真地做一次纪念活动,其中一项是征集、编辑“我与《延河》”的回忆文章,想为历史留下些许记忆。哪怕有一天这本刊物不存在了,依然还有人能了解,曾经有一条流淌在文坛的“延河”是怎样的壮观。遗憾的是,正是从2006年起,我已经不能再主持《延河》版面工作。新来的人,不会理解《延河》不仅是一本文学刊物,一本有着辉煌历史和文学传统的刊物,也是一本与许多人的青春和生命都割裂不开,有着血肉关系的刊物。于是,那一年《延河》草草地委屈度过了一个五十岁生日。

好在,那一年,我向《延河》曾经的第一任女副主编贺鸿钧先生提出请求,希望她能将《延河》历任主编写下来。于是,贺鸿钧先生就凭记忆,留下了这份《<延河>历届主编情况》:

《延河》历届主编情况:

  • 1955年秋冬之际,开始筹备《延河》创刊,其时主编由诗人戈壁舟担任,他的任期约三个月到半年。创刊第一期稿件是由他负责审阅的。
  • 1956年4月《延河》正式出刊。主编已是胡采同志。因胡采时任西安市文化局局长,未正式到任前,由柳青副主席代管。每期稿件备好后送长安县柳青家。柳青看过后,来编辑部谈他对稿件的意见。有的稿件他亲自动手修改。胡采同志到任后。柳青就不再审稿了。
  • 1956年——1958年,主编:胡采。副主编:汤洛、魏钢焰。编辑部主任由余念担任。
  • 1957年反右开始后,《延河》1957年7期上刊发的张贤亮诗歌《大风歌》和朱宝昌评论文章《杂文、讽刺和风趣》被批判为大毒草,将主持日常审稿工作的余念先定为右派,后又接着批判魏钢焰同志的一些言论,胡采同志也承担责任,汤洛同志又因男女关系错误撤销了副主编职务并开除党籍。反右之后,魏钢焰、余念也不再担任副主编和编辑部主任职务。
  • 1958年胡采仍任主编,由安旗(戈壁舟夫人、评论家)担任副主编,贺鸿钧由小说组组长担任专职编委,参与《延河》领导工作。
  • 1959年元月,由省委常委会批准,王丕祥同志任《延河》主编,安旗、贺鸿钧任副主编。
  • 1959年因彭德怀同志的“右倾思想”上挂下联,对王丕祥一篇小说《电话铃响了的时候》进行批判,小说内容实际是由于经济匮乏,揭露了下边许多官僚主义问题,小说的自然主义描写当做了右倾思想遭批判,王丕祥因此被下放农村锻炼。胡采继续担任主编。
  • 1960年王丕祥从农村回来后,就变为胡采、王丕祥双主编制。此时,副主编安旗离开省作协,王绳武调进省作协,副主编由王绳武、贺鸿钧担任。
  •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延河》被迫停刊。
  • 1972年9月,林彪案件后,由《延河》原班人马,办起了《陕西文艺》。主编:胡采、王丕祥。副主编:王绳武、贺鸿钧,编辑部主任:董得理,副主任:杨韦昕。
  • 1976年“四人帮”垮台后,恢复省作协,王绳武调任省作协秘书长,杨韦昕调到文创室任主任。此时,《延河》主编:胡采、王丕祥,副主编:贺鸿钧、董得理。又将落实政策、右派平反的余念恢复为《延河》副主编职务,取消了编辑部主任这一层。
  • 1985年省作协进行改革,白描承包《延河》方案得到了大家认可,由白描同志任主编,闻频、晓雷任副主编,原主编、副主编做顾问。
  • 1991年白描调北京工作之后,副主编晓雷、闻频主持编辑部日常工作。
  • 1993年,主编:陈忠实,徐岳任执行主编,副主编:晓雷、闻频、王润华。
  • 1995年7月,主编:陈忠实,徐岳(执行),副主编:子心(常务)、晓雷、张艳茜。
  • 1997年7月,主编:陈忠实,子心(执行),副主编:张艳茜。
  • 以后的情况你们比我清楚。

延河
1957年7期《延河》因刊发张贤亮的诗歌《大风歌》和朱宝昌的评论文章《杂文、讽刺和风趣》,使得一批人被打成右派。

延河
这一期竟然还有与“四人帮”关系密切的康生的两首诗。

回溯《延河》 二维码相关阅读
病床上的路遥
肉夹馍与三明治
老虎庙口述史(一):对他我恨不起来
风雨人生路(二):大跃进时期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