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上班路上(外一篇)

@ 九月 26, 2013

【感谢作者@脂菡的原创投递。】

秋高气爽,云淡风清。我迎着朝阳,迈着轻快的步伐,蹬着锃亮的黑皮鞋,啍着小曲儿。

登上33路公交车,座位已坐满,稀稀站立数人,各自凝忘窗外。我在公交车上不太喜欢坐,站立也能使身体健康。靠窗站着,行驶中窗外吹来的冷风使我打了一个寒颤。车上的人越来越多,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熙熙攘攘,嘈嘈杂杂,我被挤在人群之中,稍有动作就会冒犯站在身边的绅士和淑女们。车箱里的温度渐渐升高,空气夹杂着鸡蛋和韭菜散发出的混合气体,没人在意。我不由自主地呼吸着男人的体臭和女人的粉香,越发觉得贾先生的那句话是无上真理:“我突然产生一种念头,宁愿在水里淹死,不要在泥里苟活。”

挤
@Tin李李 摄于9月24日18点西安地铁二号线

身边一位淑女无限向我靠近,令我心猿意马,邪恶与正义正在进行一场战斗。激战正酣,一股更邪恶的气体扑鼻而来,战争戛然而止。我故作镇定,身边的人纷纷皱起眉头,作出无辜的表情,淑女像是侦探,用犀利的眼神寻找元凶,看我若无其事,于是幽怨地瞪着我,我迅速与大家站在了同一队,这时才深刻领会到了学习群众路线的重要意义。

车到站停车,站上的人想上车,车上的人要下车,一切都那么困难,司机对车里的人粗鲁地吼着:中间的往后边走。我下意识挪了挪身体,挪动哪堪易,车上更拥挤了,一条条手臂扶着车顶上的扶手像屠宰场里整整齐齐悬挂的剥干净的猪肉,几个淑女站在一排一动不动,让我想起夜总会里那些叫着先生晚上好的美女。坐在座位上的人像领导,一副傲慢又自我享受的神情,稍有挪动身体或摆弄手提袋,便引起站在其边诸多人的关注。

汗水浸湿衣背时,我到站了,奋力挤下车,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巾,弯下腰擦拭干净灰色的皮鞋,抬起头,看见前方繁华街区的LED广告牌上打出了一个大大的“和”字。于是,我又昂起高贵的头,带着尊严向着单位的方向走去。

西门的四十一中

西门里曾有一个学校,叫四十一中,是一个座落在回坊的园林式大院。学校是老西安的重要元素,不像现在的学校那样诡异与高贵,这里不仅对外地人展示了无限的包容,也对异族人敞开了博大的胸怀。回坊的生活最清澈,那些以饥饿来明志的穆斯林,和天黑后躲在门后偷吃东西的小回回,涤荡在清真寺浑厚的钟声和阿訇的召唤中,接受着新文化的教育,超脱天然。

在狭窄的街道上、土胚墙的平房中,学校显得恁地不同,又不突兀。两排整齐的平房面对面构成一个小院,砖缝隙不时传来蟋蟀的鸣叫,平房前的核桃树,枝繁叶茂,摭挡着火毒的太阳,时而听见熟透了的核桃掉落地上的啪啪声,捡起一颗,剥去黄皮,放在嘴里甜在心里。

平房后的大花园繁花似锦,花园中有两条小路十字交叉,将花园分成了四块,也许蕴意四季常春吧,权且称之四季园。一排绿油油的冬青,整齐地环绕着园的四周,更映衬出花的典雅与高贵。花并不寂寞,无数蜂蝶飞舞其间,为花传播爱情的讯息。花园旁有一棵不知生长了多少年的大柿子树,树上结满了火红的灯笼,为小鸟提供一餐餐美食。一陈微风吹过,梨花的香气扑鼻而来,循香望去,那远处两棵梨树,早已银装素裹。

时间冲淡了这里的一切,这里的教师已风烛残年,这里的学生已各奔西东,这里的穆斯林,仍坚守着信仰,他们都在远望安定门,似有似无。

附录:西安41中历史(摘自伍昶《关于两所“西安一中”及其他)

据《民国词典》及市政协编《西安近代中等教育》称:曾位于早慈巷的“西安一中”,本为“陕西省立第一中学”(简称“省立一中”或“省一中”)。前清为西安府中学堂(秦省第一学堂),民国二年(1913)改为省立第一中学,原址在庙后街(今市25中址)。民国十六年(1927),奉命与位于早慈巷的省立三中合并,就省三中校址,校名称“省立一中”。抗战爆发后,1938年11月,迁往陕南洋县,直至1944年迁回,改名为“陕西省立西安第一中学”(简称“省立西安一中”或径称“西安一中”)。1949年5月,西安解放后,该校迁往西七路原陕西省西安师专校址,并与从延安迁来的行知中学合并,改称陕甘宁边区中学。1954年,改名为陕西省西安中学(简称“西安中学”)至今。

原位于早慈巷的“西安一中”旧址,解放初大部分校舍被军队占用,学校的教学、招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后几经交涉,并得到邓小平同志的过问,军队终于退还了该校北边的大半校舍,学校于1957年11月重新开学招生,后改名为西安市第41中学。上世纪80年代,该校改为职业中学,今称“西安实验职业中专”(宗鸣安:《西安旧事》)。

2013上班路上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上班路上
伟大的高新(班车篇)
挤公交
西安公交抢座肉搏战之战术秘籍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