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眼中的世界

@ 九月 29, 2013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我们的环城公园》。】

单位过节发了张购书卡。揣着这一百元的卡走进久违的实体图书大厦时,心里先定下了一条原则:既然好容易跑趟实体书店,已经收藏在网络书店待购清单里的,就尽量不要买了。看看能不能在关键词全然失效的书架间有点新的发现。

这趟购书最开心的发现,就是这本《不去吃会死》。

先是被“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书名吸引着打开来,顺手翻开一页,读到这么一句:“站在威灵顿街的‘粘仔记’门口,知道只要一步迈进去,就又可以在‘死之前要做的一千四百七十六件事情’里钩掉一项。”——这一走进去,作者就能吃到之前在香港电影里看了十几年的那碗馄饨面。我站在书架间忍不住笑起来,立刻把书放进购书筐。这话太对我的脾气了,好多年前,站在红宝石蛋糕店的门口,知道一进去,就能吃到各位上海作家不惜动用许多最高级的形容词颂之咏之的那块鲜奶小方,心情庶几近之。

这是一本游记,与其它游记不同的是,这是一本吃货的游记。作者足迹遍及欧亚美洲大洋洲数十个国家和地区,绝大部分篇幅,都说的是这些地方的食物。泰国的海鲜、港澳的茶餐厅小吃、那不勒斯的比萨这些名扬四海的,还有叫“馍馍”的饺子,叫“刀疤”的米饭这些绝大多数人闻所未闻的。而书中对一个国家的印象和评价,更完全系于“好不好吃”这一因素,书到尾声,夫妻二人在西班牙丢掉了背包,内有全部银行卡、电脑和护照——每个出外旅游的人最大的噩梦之一。然而因为“每一碟都好吃”的美食,作者许崧慨然表示:“这件事完全无损我对西班牙的喜爱。”

“吃货”一词,在传统语境中不是什么夸人的话。而随着时代发展,这个词的含义慢慢有了改变,百度百科“吃货”的词条下如是说:“现多指喜欢吃各类美食的人,有品位的美食爱好者,可以作为一种有吸引力的形象特质。语义色彩比较中性,有时甚至带有褒义。”在网上,常见有人称呼别人或自称吃货,通常指的是那些喜欢在自家厨房一展身手并乐于分享的人,那些下馆子吃到色香味俱全的美食首先想起掏出手机拍照上传微博的人。说的人毫无恶意,听的人也欣然接受。

吃货眼中的世界

整本书看下来,作者许崧这份踏上任何一块陌生的土地心心念念的必定是“吃什么?跟谁吃?什么时候吃?在哪里吃?如何吃?”的劲头,实在由衷地想不揣冒昧满怀敬意地称颂一句吃货。回头一看,不知不觉已经马上要凑够著名的5W1H(why,what,where,when,who,how),而还没提起的为什么吃?书名已经回答得斩钉截铁——不去吃会死。

而说到如何吃,亦即吃的态度,老实说,出门在外,不是每一顿饭都能吃得习惯可口,有时甚至要较长时间忍受并不合口的食物,譬如之于作者而言的英式早餐,在毫无其他选择的情况下,许崧的做法是:“所以我每天早上都能把一个切开两半的番茄当做眼睛,把肉肠摆成嘴巴,把一小撮炒鸡蛋做成头发。弄着张笑脸的目的是我要搞个小小的仪式,每次在宣布过‘现在我要吃掉你喽!’以后,才把叉子一下戳到它的眼睛上。该死的,当食物不能带给我快乐的时候,我自己给自己找点乐子总可以吧。”——这一段把我看笑了的文字在书的第十页上,之后两百多页里,美食之外如此好玩的文字比比皆是。下次出门旅行的时候,这是我一定会带上的书。因为一张购书卡的机缘,多么幸运,没有错过又一个让人深觉生活美好的吃货。

吃货眼中的世界 二维码相关阅读
《碧血剑》的意假情真
站在深渊边缘俯视无尽黑暗
口袋里的图书馆
一本书2分钱的时代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