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旧时光

@ 九月 30, 2013

原文首发于《夜晚的骑士》,感谢作者“曹石”的原创分享,@曹石为西安本土乐队黑撒主唱,曾撰文《朋友的艺术品位》。】

小学一年级时,妈妈给我买过只乌龟。养了一段时间,虽然乌龟最终的死活去向全无回忆,但脑子里依稀有它在脸盆里爬来爬去的身影。

小学三年级时,开始喜欢金鱼。家里的大鱼缸里养了数十只,每年适季金鱼们还会交尾,产下无数鱼籽,其中的精华得以由孵化到成长,而我始终目击。并写过一篇题为《小金鱼》的作文,在9岁时获得了全国三等奖。

小学四年级,音乐课上学习吹竖笛,六孔的塑料笛子,朴素简单,音色尖利仿佛带着毛刺,绝对谈不上悦耳。吾等小伙伴们以笛为剑,总趁老师背过身时互拼武艺,甩舞之际,常使得笛头飞离笛身而不能愈合,笛头终沦为一支可悲的哨子。

初中之时迷恋零食,妈妈下班总会捎上几袋,回家偷塞进我的抽屉。她偏爱我,将零食悄悄给我独吞,也是怕两个姐姐看到会嫉妒。那时零嘴儿花样极少,最常吃到的几样是:杏肉、甘草杏、山楂片、果丹皮、大白兔,运气好时还会有几个方块巧克力。

高中时,一度喜欢上斯普瑞克自行车,许是因为当时有好感的几个女生都骑这个牌子。后来撺掇家人,给我也买了一辆。犹记得斯普瑞克的专卖店位置在如今德福巷附近,隔壁,就是西安当时第一家捷安特自行车的店。

从小学开始爱上漫画,可看到高中毕业,也没看过多少花样。总喜欢把喜欢的漫画书反反复复的翻阅,却懒得开启新的世界。小学时的《机器猫》,初中时的《丁丁历险记》、《圣斗士》、《七龙珠》、《阿拉蕾》,高中时的《灌篮高手》、《父与子》,基本涵盖了我所有漫画书的记忆。

大学时,喜欢上古龙、王朔,一个是酷出意境的肃杀剑气弥漫的武侠世界,一个是满嘴调侃的玩世不恭充盈的痞子态度,读这两个人的小说让我不亦乐乎。

读研究生时,每个下午常会有大把的闲余时间,喜欢在有阳光的日子,伴着小板凳坐在院子里,脑子里什么都不想,和地上的蚂蚁们一起晒太阳。

工作以后,习惯用电脑游戏打发无聊。没有了曾经的玩伴,玩NBA LIVE的对手只能是电脑。每一年游戏都在升级换代,我也在无数个夜晚,孤单的坐在房子里,用键盘熟练操纵着艾弗森奥尼尔加内特们向对手的篮筐肆虐。

旧时光

我爱旧时光。我是个怀旧到偏执的家伙。生活证明着我的习性,总在无意识的重复旧时光。

现在的我,依然每天在用电脑玩NBA游戏。不过从NBA LIVE系列转移到了NBA 2K系列,喜欢的球星也从小艾奥胖们变成了小皇帝詹姆斯和魔兽霍华德。用詹姆斯的热火队摧残科比的湖人队是我最大的乐事。
现在的我,依然常常会在无事的晴朗下午,坐在阳台上发呆,沐浴阳光,放空思想。
现在的我,依然爱读古龙和王朔。虽然阅读的介质从纸张变成了手机,但古龙的热血和王朔的幽默,还是会让我充分体会读书的快感。前几日重读《萧十一郎》和《千万别把我当人》,依旧秒杀一切当代。
现在的我,依然爱翻漫画,但终究对大热的《海贼王》和《火影忍者》提不起兴趣。我还是贪婪的一遍遍复习着星矢紫龙一辉冰河沙加艾欧里亚们、樱木花道流川枫三井寿藤真仙道们、阿拉蕾则卷千兵卫博士宝瓜小绿们…
现在的我,依然喜欢骑自行车。如今捷安特风光无限,当年风靡的斯普瑞克却几近消失…去年在土门无意买到了和高中时几乎一样的斯普瑞克蓝色轻便车,仿佛淘到了绝版的古董,让我欣喜无比,且每次骑都有时光穿越的错觉。
现在的我,依然喜欢吃零食。然而无论如今小吃如何品种丰富,超市里琳琅满目的零食之中,我也总是会习惯性的挑走几包杏肉、话梅和山楂卷,而对那些包装华丽的新潮零嘴儿自动屏蔽。
现在的我,依然会吹竖笛。偶然在超市得见六孔塑料竖笛在卖,花了十来块钱就买了两根。黑撒《西安事变》那首歌里的间奏,就是我用这几块钱的竖笛吹奏录制的。当那熟悉而又悲催的尖锐笛音从我口中吹出,所有的少年心气一瞬间奔涌而来!
现在的我,依然喜欢养鱼和乌龟。前天是周末,春暖花开日光倾城,溜达到住处附近的小商场,特意又买了一对小金鱼和一只绿乌龟。每天和它们对视而不对话,是我们之间最默契的交流。

这就是我的生活,不断踩着旧时光的印记前行。

我喜欢旧的存在。旧有一种独特的味道,让时间的流逝不那么轻飘飘的感觉。旧物件、旧习惯、旧回忆,和旧人一样,总是最珍贵的—-它们融在一起,就是属于你自己独有的,旧时光。

《我爱旧时光》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五年后的我
留下你们的名字
我是个幸福的男人
冰峰与酸梅汤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