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十二):西安麻花兵

@ 九月 30, 2013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天籁招聘如招亲》】

二十八:1966年8月8日的西安市

在西安市召集一次群众大概能集合多少人?又得多么大的一个广场?有史以来又有过多少次这样规模的集会呢?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经历过文革的我对此了若指掌。西安一次集会最多达55万人,会场就是西安城圈里的东西南北四条大街,外加解放路、东西五路以及主会场的西安市体育场,会场用高音喇叭传声。如此规模集会西安市一共有两次,一次是1966年8月8日,在西安市体育场举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誓师大会”;另一次则是1976年老毛死的时候,全市百姓被组织到市里举行公祭…李虹(胡发云前妻)所写六十余张大字报,揭露王老师强行要看三年级一小女生洗什么东西,也算是“仿毛”了。在西安市体育场及分会场举行的55万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誓师大会”揭开了西安文革梦魇大幕。

也就是在那次大会上,西安的红卫兵模仿天安门上宋斌斌给老毛佩戴红袖章的样子,也给西北局第一书记刘斓涛戴上了红袖章。那是一个一切混沌的时刻,谁也不曾想到之后不久,这些领导人就被自己亲自参与发动的文革所打倒。当时的市长徐步走上了跳楼自杀的一步。也是在那次会上,开会开累了的红卫兵们个个饥肠辘辘,刘斓涛就亲自指挥调来了麻花。后来文革进深发展,接受过刘斓涛麻花的红卫兵被造反派骂成了保皇派,麻花兵竟成为西安保皇派的一个专用名词。

当我再次回到小寨的学校,忽然发现一个个红卫兵组织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头来。那时候我们已经离校,在还没有接到新学校通知书前还常来保小。关于这个保小得说道说道。早年美国人的宗教组织在江西开办慈善接济机构,专事救济孤儿。后来搬迁到延安,在延安成立了洛杉矶保育院,专门收养共产党在白区死亡人员的子女。之后被共产党利用和改造,已非慈善。先后叫过以下名称:列宁小学、苏维埃小学、延安保小、中央保小等,1947年过黄河赴全国战场时,部分跟随中央到了西柏坡,后进京成现在的先农坛育才中学。部分陕西籍和西北籍以及南方籍(多是长征过来的)的干部以及子女则南下西安,在西安南郊小寨一片坟场上建起了西北第一保育小学。后来文革中被认为是培养修正主义苗子的保小和小寨小学合并改为走读学校,取名长安路小学。再后来与对门的37中合并改叫37中,现在则称育才学校。这个学校里曾经出过许多英杰,也出过许多人民败类,如李鹏、伍绍祖、罗干、曾庆红、李铁映。另如中共许多开国元勋子女如高岗子女等人。杨虎城子女也属此列。

文化革命好似染疾,刚刚开始不久,我们就发现西安市的大街上贴出的很多大字报里的打倒对象竟然全是我们班同学的父母。那时候流行发现新大陆,同学们热衷议论大字报上的谁谁谁就是我们班的谁谁谁的爸爸妈妈。每天都有新发现。后来这发现也有了疲劳。不再议论,但凡又有谁被打倒,想当然就知道又是我们班的谁谁爸妈。

接下来就发生了我们学校斜对门(现在好像是家工厂)的37中学红卫兵打死了老师王冷的事件(相关《王冷之死),王冷之死成为文革中老师被打死的第一人。该校同时还有一位被打死的老师叫王伯恭,他曾经是黄埔军校的学生,在国民党时代当过军队的政治教官。抗战结束后退出军队从事教育工作。当时被红卫兵指控为“老反革命”。所以打死白打死,也就不被人多知。

老虎庙口述史(十二):西安麻花兵 二维码相关阅读
关于西安红卫兵组织的口述记忆
我为什么要研究文革
2011年与文革有关的十件事
市儿童剧院的武斗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