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745期]南橘北枳

@ 十月 2,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10月2日。2012年的今天,华山景区发生游客大规模滞留事件(1380期之2),一名来自内蒙的游客在退票时被疑似隶属景区的渭南混混捅伤,此案至今未破,已满一年。

[1]这不是行为艺术

在人群前当街解开裤带、舒缓括约肌、制造一坨热翔的行为,并不一定是行为艺术,几个月前,一个男人在北山门前排了一坨(1667期之2),而10月1日21时30分左右,一个女人在南大街靠近钟楼附近也因找不到厕所当街脱裤“造翔”。投稿人“@_Chandler_”以为此女是个外地游客,但也有人在微博中指出这是个拾荒者,但她的身份并不重要。

拉屎

这则发自“@在西安”的投稿引来了喜闻乐见的“素质论pk基建论”争辩:“素质论”认为个人素质低下导致这种当众排泄的行为,有人举例称快餐店和商场都有公厕,即便街上的公厕关门也能找到如厕之处;而“基建论”的一方则认为这反映了西安公厕设置的问题,据西部网调查,钟楼地下盘道的公厕在9点半就会挂上检修的牌子,十一黄金周也是如此,商场女厕所排队过长且9点半以后就开始清场。

和大多数左派和右派非黑即白的辩论一样,过分强调主观的国民素质论者和过分强调客观的基础设施建设论者,都选择性地偏重了有利自己的论据,举例论证是大学生辩论队常玩的小花样,你可以用大西安的公厕问题(1157期之11183期之4)来扇“素质论”的耳光,但也要清楚,无视过街天桥和斑马线而横穿马路的行人也不少。这种对扇耳光的举例论证,挺没劲的。

事实上,对于文明而言,国民素质和基础设施建设是两股螺旋般互相影响的力量,作用力几近等同,它们可以向上作用至文明进步,也可以向下作用至没有底线,关键在于这两股力量存在于一个怎样的体制环境之中。比如,昨天e报中提到,“当一个人要穿过11万人去找一个垃圾箱、不能走几步就扔掉手中的垃圾时”(1744期之2),在北京,很多人认为“那么为什么不扔地上呢”是一个很合理的选择,而在日本的任何体育场,十几万日本观众也可以认为拾起来出去扔掉,是一个合理的选择。

必须承认的是,国民素质低下并不是一个伪命题,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薄弱,这也客观存在,两点互相作用才形成了这种“长假现象”。事实上,我更倾向于:“中国人”的素质并不低下,而是“人”在中国会慢慢变得素质低下,包括城市基础建设在内的很多因素,致使劣币驱逐良币,让“好人”吃亏、“坏人”占便宜,比如插队、横穿马路、随地吐痰甚至大小便,不是每个“好人”都能在被占便宜的打击下还能坚持做“好人”的,因此让高素质在国内变成了一种高品质的坚持和信仰。在中国生长的老外会“入乡随俗”,而在出国在外的中国人也能保持欧美水准的道德素养,这就是南橘北枳的道理。

当人的因素和物的因素搅在一起扔在这个大环境下时,对“物”和“大环境”的批评期望其带动人的素质提升,显然要比期待人带动“物”和“大环境”要更直接有效,这也是为何【西安e报】更倾向于批评政府的原因吧。

[2]警察和他们是一伙的

无论是火车票还是景点门票,警方对黄牛党的态度一向是明里打击,暗里就…10月2日中午,《第一新闻》记者在兵马俑售票处门口发现票贩子众多,而且有的票贩子和执勤警察聊得火热,当记者询问该票贩子时,这位警察在一旁还帮腔推销,以证明票是真的。

警察就是天然的保护伞,“@_夏沫_微凉”的遭遇更能说明这一点,她说:“9月29日晚上11点多,回民街一姓马的男子带头在一家餐厅公然讹钱。餐厅的人想报警,该男子一把夺过电话说,你想给谁打?来,我给你播。警局我天天去送礼,看谁管这事。最后餐厅为了息事宁人,给了2000元打发走了。他们一行四个人,三男一女,女的还怀着身孕。”在回民街闹事,估计也只有回民自己能干得出来。

[3]中国好游客

新《旅游法》10月正式上线,据《第一新闻》采访来西安旅游的游客,得出了一个“这个假期的旅游秩序和以前大不一样”的结论,要知道,因为新《旅游法》限制了旅游过程中的购物环节,所以旅行社们大肆提高同一线路的价格,有些线路甚至翻倍,成本都被转移到自己身上来,还能得出一个积极向上的结论,真是中国好游客。

[4]中国好顺民

陕西传媒网新闻总监“@关中任”在乘坐K318火车时,发现卧铺的被套稍有些脏,没封闭的被心污迹斑斑且泛黄,像是垃圾堆捡回来的,他发问道:“列车的卫生状况和标准谁在检查呢?做好服务应该从安全卫生开始。”各位可以移步原微博看看,有多人回复“少见多怪”、“火车就这样”,逆来顺受并习以为常,真是天朝党旗下的好顺民。

[5]麦种的质量问题

又到了秋收秋种的时候,但长安区马王街办的农民却发现,他们从长安区农业技术部门领取的小麦种子有可能有问题,因为小麦包装袋上原本标记的生产日期是2011年,却被人为贴上了2013年的日期标签,一些村民还用传统的土办法把麦种泡在水里做了发芽试验,试验结果也没有到说明书上的标准。

对于此事,西安市长安区农业局种子管理站是这样回应的:“这个估计是用了旧袋子,过去的包装重新利用了一下,至于种子有没有问题,需要取样调查,如果有问题,给你调换种子没问题。”看到没有,这就叫做恶零成本。

[6]社会抚养费

几天前,《西安晚报》和西安市人口计生委为计划生育鼓吹道:“我市全面推行计划生育以来,西安市少生了277万多人,为家庭和社会节约了至少几千亿元的抚养费(1740期之3)。”而实际上,包括陕西在内的22个省份2012年共征收了168.8亿元的社会抚养费,陕西、吉林、黑龙江、新疆、青海五省的总额为3.2亿,虽然没有单独公布陕西的数字,但也能估量出一二了。从数字上可以看出,计生部门在征收抚养费可以称得上是天朝效率最高的部门了。

[7]人多易暴躁

西安市十一期间的人潮让很多急脾气变得十分暴躁。10月2日下午,西安康复路批发市场门口,一个骑电动车的女人为争路跟一个骑三轮车的男人发生冲突,从对骂直至动手,最后女人手持车锁将男人打翻在地,男人头破血流,女人毫发未伤。

[8]熊孩子

即便宅在家中,也有不少烦心事。“@苏苏么”说:“我们家楼上的小孩放假在家各种蹦跳、玩滑轮车。我们上去找,孩子妈理直气壮得说:‘你们是因为家里没小孩儿,所以不理解。我们楼上那家俩孩子也闹,可我们从来不去找人家事。’怎么才能阻止这熊孩子和家长呢?”

孩子和宠物在网上属于超圣母级别的敏感话题,每次都能引来不少“理解论”的帮腔者,“@凡间的青鸟”说:“这事搁在新加坡就直接报警…有中国来的老爷爷因为说话声音太大还惹到警察上门。我住的新社区绝大多数家庭都有小孩,也没这么闹腾。现在中国儿童教育好像又走向另一个极致:从过分管教变成过分纵容,还美其名曰发挥天性!熊孩子都是熊爸妈惯出来的。”

[9]借钱不还

朋友之间别谈钱,跟朋友谈钱在某种意义上相当于绝交。几个月前,曹先生一个从小玩到大的死党向他借5000块钱,曹先生爽快地借给对方一张信用卡,结果对方把44000块的额度全刷了…事后,对方向曹先生许诺还款日之前换钱,但却毫无音讯。尽管逾期两个月未还的钱利息已经涨了近3000,但曹先生依然表示不愿跟对方把关系搞僵,土豪,跟我做朋友吧。

[10]周传雄的歌友会

9月30日,台湾歌手周传雄也来到西安,在南郊某酒吧开了一个小型的歌友会(视频短地址:http://goo.gl/oVS42d),前期似乎没有多少宣传,但现场的人气却不输任何明星。

[西安e报:1745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284期]玉米爱国秀
[西安e报:649期]放假干点啥?
[西安e报:1014期]我亮我亮我亮亮亮
[西安e报:1380期]华山滞留事件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