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747期]狗狗会一统宇宙的

@ 十月 4,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10月4日。今天是12世纪天主教绿色圣徒圣方济各的庆日(不要问我庆日是什么意思,维基百科没说,我也没查出来),因为他和动物亲近,倡导“向献爱心给人类的动物们致谢”,所以1931年一群生态学家在意大利开会时选择了这个日子作为“世界动物日”。不过目前我朝还没有设立保护普通动物的法律。

[1]胡蜂伤人事大了

在我朝,人与动物常常处于对立的关系,比如直到现在,陕南人与胡蜂的战斗还未结束(1743期之4)。据中新网10月2日报道,安康、汉中、商洛3市目前已有1675人被胡蜂蜇伤,41人死亡。关于胡蜂的疯狂攻击行为,专家们给出了两点原因:

  1. 安康市森林病虫害防治检疫站站长黄荣耀说,今年夏秋安康气候反常,往常湿润多雨如今干旱少雨,气温偏高,胡蜂活动就频繁,人无意侵袭到胡蜂的活动区域,就会受到攻击。
  2. 陕西省毒蜂蜇伤医疗救治指导组专家介绍,每年9至10月,是胡蜂繁殖、迁居季节,性情变得凶狠和狂躁,对人们在采摘果实、收割庄稼或其他行为的惊扰异常敏感,易发生蜇人事件。

上述解释都很偏技术流,其实近年来陕南地区胡蜂蜇伤很常见,但被蜇死的却很少见,2012年8月30日汉阴县村民张开华在采桑叶时被胡蜂蜇伤致死,当地村民就相当惊讶,因为平时他们被蜇了一两下之后去村卫生室挂几瓶吊针就好了。也就是说今年的大规模其实是有预警的,只是没人注意。因此当今年天气反常时,悲剧就出现了,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真正的原因:

  1. 基层管理者对胡蜂太过忽视,忽略了以前的预警。
  2. 基层防治救护能力低:
    a、重灾区安康全市只有20套防蜂服,平均每个执勤中队只有2套,2013年一年安康消防部门总共摘取了593个蜂窝,由于保护措施不全,消防官兵被蜂蜇伤20人次以上。
    b、新华网记者看到,安康汉滨区村民单林根遭受胡蜂围攻,胳膊、腿上被缝了20多针,因为没有针对蜂蜇的药物,他只能依靠一种治疗蛇毒的片剂进行排毒治疗。
  3. 普通人缺乏自救知识。据西部网报道,安康伤者喻师傅被胡蜂蜇了之后就跑,于是遭到了围攻,全身留下80多处伤口。

胡蜂并不是十恶不赦的动物,在人类中心主义的功利分类中,胡蜂是益虫,因为它捕食其他昆虫的幼虫、消灭森林和农田中的害虫,一个蜂巢可控制5000亩森林免遭害虫危害,所以一直以来林区的胡蜂蜂巢才得以大面积保留下来。不过按照这次事件的发展趋势来看,大部分蜂巢是留不住了。

没办法,人类发展的进程决定了这些胡蜂必然要被牺牲,电影《阿凡达》中就表现了这种趋势,人类要开矿就得在纳美星上搞拆迁,纳美星的人和动物也只能缩在越来越小的原始森林里,电影里开矿是为了赚取经济利益,所以最后纳美星人胜了,如果开矿被设定为人类生存的唯一出路呢?结局恐怕大不一样吧,但实际上道理是一样的。

[2]狗比人高贵?

继续说动物。10月4日,陕西科技大学学生@西岛蓓投稿说:“最近流浪狗特别多,我在一楼的考研自习室,教室同学很多。基本上就是每天三条凶狗,互相追着跑进来,又是大声叫,又是对着同学吼的。今晚在自习,他们突然从门口冲进来,我在第二排,在我腿边又是大叫又是喘气的,当场被吓崩溃。”

投稿
投稿截图

这条投稿迅速引发了热爱小动物的人的爱心,他们纷纷在评论里指责投稿人大惊小怪、矫情、没爱心,还有“这些狗狗很可怜,为什么不给它买几根火腿肠”、“那些狗咬人的事件,还不是人惹了狗”之类的评论俯拾皆是,更多人甚至口出恶语。我有一种幻觉,在这些人的逻辑里,狗是比人类还高一等的动物,因此在此事件里不是狗威胁了人的正常生活,而是人威胁了狗的正常生活。

所有,我总觉得总有一天狗会取代人类统治地球的,但在这之前,让我们按照人类的正常思维来处理此事吧,很简单:学生上报学校,学校联系流浪动物收容所进行处理,或者那些爱心多到要溢出来的人马上去把那些狗领走,没有你死我活,只有皆大欢喜。

最后我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狗就那么圣母,对胡蜂就那么刻薄,非要称其为“杀人蜂”呢?

[3]合个影能咋

上条中的例子就是传说中的爱心绑架道德。应该说,道德是这个世界上被绑架次数最多的东西了,这两天就有一个例子:

9月30日晚上,西安南小巷附近发生了一起车祸,一人被撞死。在相关部门前来处理事故期间,@辛格瑞拉丁看到有两个年轻人喜笑颜开地和尸体进行合影留念,她有些看不惯,于是拍了下来,还说:“这大半夜的不嫌慎得慌,这也要合影,不知咋想的?”

这条有着明显靶子的微博被很多媒体微博抄袭,于是就火了,大部分评论相当激烈。10月4日闲得蛋疼的陕西电视台《第一新闻》找到了其中一名合影的年轻人,这名男子承认了这事,还表示当天做出这种举动是因为自己过生日喝醉了,他很后悔,“拿了两千块钱出来,让手底下的男孩去专门到那地方给死者烧了点纸钱。”

和尸体合影固然不对,但也不过是有违道德而已,犯得着这么上纲上线吗?这个热爱道德批判的世界太令人失望了。

[4]缓兵之计

这个小长假道德家们最热爱的地方是回民街,满街的垃圾正好证明了国人的低素质(1744期之21746期之2)。但是在回民街的清洁工人赵大姐看来,这事并不是这样理解的,这个小长假回民街的清洁工人们取消了轮休制,全天两班倒,每天从早上3点工作到下午1点多,再从下午1点到晚上9点,全天18个小时不间断工作,可垃圾还是那么多。客流量异常多是一个原因,垃圾箱分布少和垃圾箱容量小也是主要原因。

清洁工的手
工作了没多久,赵大姐的手就已脏成这样,她说这已经算干净的了

因此赵大姐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在每家店门口都设置一个垃圾箱, “…到晚上人少时,再将垃圾清理到专门的区域…”一来有利于垃圾的回收,二来店家也会更加顾及自己店面的形象,多打扫、清理,起码可以缓解现在垃圾多的情况。

赵大姐是直接处理回民街垃圾的人,她的建议符合人性和环境,作为缓兵之计还是可行的。可是如果有一天回民街的游客多到堪比春运呢?最终我们还是要面对回民街脆弱的接客能力与游客们的巨大热情之间的矛盾——这个一直以来被西安市的管理者们无视的终极问题,现阶段么,忍忍就过去了。

[5]垃圾不是大问题

事实上呢,垃圾从来不是什么大问题,临潼区的骊山景区在这个问题上就做得非常好,景区推出了垃圾兑换矿泉水的活动。小长假期间,游客来骊山景区游玩,只需要将旅途中产生的垃圾,带到门口的这个兑换处,就能换取一瓶新的矿泉,10月4日一早上就换出去了近百瓶矿泉水。和给予拾金者一定酬劳一样,这个措施虽然利用了人性的小小弱点,却又能解决实际问题,非常赞。@北厢房秀才提议可以搞成带出垃圾,返还一定比例门票。

很多人认为这是以利取义,不可取。热爱绑架道德的拥有高尚道德的人们,请先进入共产主义生活吧。

[6]PM2.5又爆表了

10月4日,小长假正当时,我大西安不仅沦陷在前赴后继的游客之中,还沦陷在雾霾之中,PM2.5再次爆表(1743期之1)。当晚23时西安市环保局网站显示:西安空气质量指数为 239,五级,重度污染。

污染
中午12点左右的大西安高新科技三路,@doarun拍摄

[7]放过传统吧

空气质量这么差,却不能阻止汉服爱好者。10月4日,西安城墙北门瓮城内,来自全国各地的103对新人身着汉服,举行了一场浩大的集体汉式婚礼

汉服

@押沙龙曾经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我虽然喜欢历史也喜欢读古书,但我不喜欢向后看,也从不哀悼消逝的传统。如果没人写律诗了,那很好;如果没人听京剧了,那也很好。只要不出于是强迫,都很好。我相信文化应该让人们自由的选择,我相信文化应该是一场关于人心争夺的公平游戏。用传统或者民族或者国学之类的词来增加筹码,都是作弊。”

我认为汉服同理。

[8]熊孩子

10月4日中午11点06分,从后卫寨到纺织城方向的地铁一号线在枣园站提示临时停车。一号线乘客@呼哈哈一丢丢发现车厢里的语音以及指示灯全部报错了站名,@沉溺小世界也投稿说:“很多不了解情况的乘客都下错了车。”

西安地铁的官微后来解释了临时停车的原因:一名小孩在车门即将关闭时,将手伸进了屏蔽门的夹缝内,司机为了确保孩子的安全以及车门是否正常关闭,申请了临时停车。随后,工作人员确定了孩子的安全并安抚了孩子家长。最后地铁公司特意强调临时停车没有造成晚点事故,但是一直没有解释语音报错的问题。

好吧,这个世界上不能阻止的名单里,除了道德批判者、汉服爱好者,还应该加上熊孩子和地铁公司。

[9]社会新闻

按惯例来个社会新闻吧。据陕西电视台《都市快报》报道,10月4日上午10点左右,在东郊长乐坡,一男一女刚下公交,就被一小伙追着用羊角锤砸,最后倒在了血泊中。目击者称,小伙用羊角锤在男子头上打了五六下,半个脸都变形了。警察来时,行凶者已经走了。据警方透露,受伤男子是灞桥人,女子是安康人,对事发原因一个字都不愿透露,警方正在调查事发原因。

对于这种事,我没啥想说的,只是羊角锤以后会成为管制工具吗?

[10]相声

最后来轻松一下,欣赏一个相声(视频短地址:http://goo.gl/w4k4NQ),来自青曲社的《我要看电视》,卢海乐、李木头表演,来看看搞不搞笑呗。

[西安e报:1747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286期]西安这么大!
[西安e报:651期]爱生活 爱假期
[西安e报:1016期]如果没有城墙
[西安e报:1382期]和尚都来吐槽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