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熬的蒲公英汤

@ 十月 6, 2013

原文首发于《海洋兄弟:西安居留》,感谢作者“孙海洋”的原创,曾撰文《母亲的忧虑》】

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是流鼻血,随便动下鼻子或者吸气稍微猛一点,鼻血就流出来,很是烦恼。母亲带我去镇上看医生,医生问了许多问题,最后说我是血热火气大,许多孩子都这样,没有什么大碍,给我开了药吃,但是没有多大效果。

母亲为此特别着急,因为我6岁时,父亲就生病离世了,母亲觉得她得照顾好我们姐弟五个,我最小,自然最得母亲疼爱。每次我流鼻血,母亲就会说,要吃多少东西才能补回这么多血呢?本来就瘦弱,这样下去怎么行?

不知道是谁告诉母亲一个偏方,用蒲公英熬汤喝,能治流鼻血,据说有许多人受益。我们家乡的山坡上到处都有蒲公英,这里的人叫它金刚刚,这种绿色的植物嫩的时候可以当菜吃,老了开小伞一样的花,风一吹就飘散到天涯,种子落地遇土为家,春雨滋润就生根发芽,所以蒲公英到处都有。

母亲听人家这样说,觉得蒲公英既是野菜又是中草药,应该没有毒副作用,也不管对我到底有没有用处,就坚持去山坡田间挖蒲公英,洗净熬汤给我喝。那汤一点也不好喝,因为不能放任何调料,而且我们家穷,也没有白糖,我嫌难喝就不好好喝,还对母亲说:“药都治不了的病,你指望着野菜来解决?这样难喝,我喝了几天也不见改善,我不喝了!你也不用再费心思花力气为我去挖蒲公英了。”

蒲公英
(图片来自网络)

有一次我赌气推开母亲烧好的汤,任凭她怎么哄,我就是不喝,母亲就自己一口气把满满一碗蒲公英汤喝完了,说:“没有什么怪异的味道啊,你小子不喝算了,也省得我费时间去挖蒲公英,家里的事多着呢,你不知道我一天到晚都忙不完家务和庄稼吗?你爹去世早,我要不是怕人家说我不知道心疼自己的孩子,把孩子都养不好,你流鼻血死了,又关我什么事?要是你不是我儿子,我才懒得求你喝难喝的野菜汤!”

说到痛处,母亲气得流了泪,我也特别难受,不知道怎么处理这局面,姐姐哥哥也不敢说什么,拉我出去让我回避,我很倔,就是不走,姐姐拉哥哥拖,我扭着身体就是不出去,谁知姐姐的手不小心就撞上了我的鼻子,鼻血忽然就又流了出来,真的是那壶不开提那壶。

母亲看见,把姐姐骂一顿,又赶紧让我抬起头来,她用冷水抹我额头和后脑勺,用纸给我塞住鼻孔,捏我的手掌虎口处,终于止住了鼻血。

我以为母亲真的不给我熬蒲公英汤了,可是第二天放学回家,一进门看见放在案板上照旧放了一大碗蒲公英汤,正在拣着粮食里杂物的母亲看着进门的我,我看着热气缭绕的蒲公英汤,说不清心中什么感觉,乖乖地放下书包,上前端起碗,象母亲一样一口气咕噜咕噜,一碗蒲公英汤就进了我肚子里,我偷偷看见母亲笑了。

后来,过了大半年时间,我流鼻血的毛病逐渐好了,母亲特意感谢了那个告诉她土方子的人,我却一直觉得是母亲的爱心感动了上天,于是上天就保佑我这个没有父亲的孩子康复了。

现在回想起来,那被母爱浸透的蒲公英汤,是我生命中最甘甜的饮品,只是我现在才知道它的珍贵。

母亲熬的蒲公英汤 二维码相关阅读
妈妈做的西红柿炒鸡蛋
母亲的茶饭
母亲织的毛裤
母亲哭了三次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