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法律与道德的思考

@ 十月 9, 2013

原文首发于《以阅众甫》,感谢作者“以阅众甫”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埃及动荡是因宗教问题》】

法律与道德应当是一组非常奇妙和互相博弈的关系。法律权威的树立一定需要道德力量对公民有适当的约束和内心引导,否则法律将会不断的被挑战。我相信在个案里法律可能会通过强制来树立权威,但是法律面对的是此起彼伏的群众挑战呢?那么法不责众,法律是否会退让出底线权威何在?所以中国的法治问题有一个软肋在于,法律需要道德约束的地方,道德缺失;需要法律的地方,道德教化又太多,法律被排斥。于是法无法,德不得。

大学写论文的时候讨论过法律和道德的关系,我始终是信奉密尔和哈特的立场,法律和道德应该有自己的界限,法是法,道德是道德。但今天读书讨论到斯密写国富论之外还有一本道德情操论,涉及市场经济中的道德来解决市场中的规则问题。

比如说在市场经济下,市场的参与者必然是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和最小成本,因此,实际上在一个并不相当成熟的市场中,经常会发生非诚信或者滥用市场规则漏洞的情况发生。我们先不去假设一个缺少市场规则或是市场规制和管理相关法律的情况,即使在建立起是市场规则和法律的社会中,也仍然会出大量的违反市场规则和法律的事件大量发生。这是不可避免而且在现实社会中是大量存在的,比较法治的建立不仅仅需要执法、司法,还有法律的遵守这一重要环节。那么许多违反规则的行为可能是道德问题,诚信问题,但是因为它本身所产生的社会危害性也会成为法律问题。

这就是前面提到的,法律如何面对大规模的违法问题?还有一种情况是如何在法律无力解决大规模的违法问题时,来减少这种违法现象?

我们仍然从事市场行为来看待这个问题。在一个成熟的市场经济环境中,除去市场规则和法律相关的制度与措施外,还需要什么?是否需要市场道德的存在?比如,诚信、信赖、尊重公平、勤勉和忠诚?

所以当市场规则和法律面临诸多的违反规则的行为出现的问题时,它可能存在的不足在于,对于违反法律和市场规则的行为可能缺少严厉的监督和惩罚机制;还有一种情况是,市场的参与者自身缺少了有效的自我约束;第三,除去基于法律和规则的惩罚所带来的成本损失之外(因为在法律和规则引起的惩罚不严或者缺失时参与者是存在侥幸的),市场是不是还有自身的自治环境和信息共享,能够令参与者蒙受因为违反市场规则而承担的成本损失,比如其他参与者拒绝与其交易,违反者可能会被从道德确切的说是信誉方面被其他市场参与者排斥,从而被迫离场?

因此,在众多的规则中,法律和道德都会同时存在,而且很多时候也会面临的相似的问题。被道德规则所反对的,仍然可能是法律所禁止,而且很多情况下都是。同样道德所鼓励的,可能是法律所允许的。但是我们仍然需要明白的是他们仍然存在明显的不同,有时候道德上成立的事情仍会面来法律的禁止和惩罚。这里的原因在于它们作为不同的评价体系,有各自不同的评价逻辑。而法律所关注的是伤害和潜在的可能造成伤害的危险。

然而从客观上来说,它们在对于评价的行为内容上存在重合性,使得行为人即可能面临道德评判,还面临法律的评价和惩罚。因此,这种评价内容的重合性(虽然评价的思维逻辑和评价方式不同)也使得道德和法律均能够在各自的规则体系内大多时候给了行为人类似或是一致的指引,包括促使行为人自我约束。因此从客观上在多数情况下,道德的价值指引减少了违反法律规则的行为概率,同样,因为法律规则的存在和它更为严厉的惩罚机制,也减少了挑战道德规则的行为概率。

如此而言,法律就一定和法律是各在水一方的问题嘛?我想法律需要道德,道德也需要法律。虽然他们必须确立各自的界限,但是这种界限是能动而互为界限的。每种秩序规则的权威和运行都需要对方的保障,因此,我们发现在不同的社会和风俗里产生了不同的法律和道德内容,不同的群体对于法律和道德的界限认同是不同的。密尔和哈特的方法绝对无误,但是他们不能为他人提供一个可供实施的法律与道德的界限标准。

法律和道德在不同的环境中应该包含什么样的内容,这是密尔和哈特未曾告知我们的。因此,我们会常常批评伊斯兰国家的法律存在的严重不足,但是评价者需要认识到的是,如何像一个穆斯林一样去看待什么是道德,什么是法律。当然,我们需要看到伊斯兰国家法律中很多属于道德行为的被看作是法律的惩治范围,但是我们仍然需要尊重伊斯兰社会中,他们认为的那些应该属于法律,那些属于道德的一些划分标准。这是一个社会整体的观念认识需要解决的事情,而不是单纯的依凭外来的视角和标准。

关于法律与道德的思考 二维码相关阅读
他们饱受文明的伤痛
亲民不仅仅是亲切
西安人,你为何还不生气?
政府都有作恶的冲动


1个 群众围观在“关于法律与道德的思考”旁边

  1. 蜗牛 说:

    道德不能绑架法律 法律不能违背道德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