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十三):关于西北第一保小

@ 十月 11, 2013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西安麻花兵》】

二十九、说说保小

上回我说到过这个叫“保小”的学校。后来有读者问起,特作几句补充如下。上回说到:

早年美国人的宗教组织在江西开办慈善接济机构,专事救济孤儿。后来搬迁到延安,在延安成立了洛杉矶保育院,专门收养共产党在白区死亡人员的子女。之后被共产党利用和改造,已非慈善。先后叫过以下名称:列宁小学、苏维埃小学、延安保小、中央保小等,1947年过黄河赴全国战场时,部分跟随中央到了西柏坡,后进京成现在的先农坛育才中学。部分陕西籍和西北籍以及南方籍(多是长征过来的)的干部以及子女则南下西安,在西安南郊小寨一片坟场上建起了西北第一保育小学。后来文革中被认为是培养修正主义苗子的保小和小寨小学合并改为走读学校,取名长安路小学。再后来与对门的37中合并改叫37中,现在则称育才学校。这个学校里曾经出过许多英杰,也出过许多人民败类,如李鹏、伍绍祖、罗干、曾庆红、李铁映。另如中共许多开国元勋子女如高岗子女等人。杨虎城子女也属此列。

下面这段文字来自伍绍祖的叙述。2008年毛家摆家宴,纪念老毛生日110年,我和赵守一的儿子赵援出于好奇接受了邀请,前往参与。宴会上意外见到了伍绍祖,他对我说起一段关于保小1947年后从延安迁徙西安和北京的背景,比较详实。当时伍绍祖听说我是保小的,就用一口西安话对我说了起来,印象极深。

“1937年2月,中央苏维埃政府批准了在鲁迅师范学校附设中华民族史上第一个养教结合的干部子弟小学班,随后几次变更改名为保育部。1939年2月学校迁至安塞白家坪,单独建校简称保小。1947年过黄河,保小师生跨太行于当年7月到达晋察冀边区。同期部分转移至西安。”

老毛的家宴是伍绍祖主持的,毛家人全部到会。李双江和另一歌手全程陪唱红歌,如《大海航行靠舵手》《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等。有意思的是宴会还有人赞助,是家东北的大米生产企业,个体户。当时伍绍祖则因为练那个什么xxx而被贬,正不得意中…

三十、保小的哥哥姐姐

说了许多保小的事儿,若不是为了历史叙述的完整性,我是不大愿意说起的。那就再絮叨两句。

进入这所学校的学生,基本上是兄弟姐妹一串儿。这是因为它严格限制学生父母的行政级别,也就是说至少13级以上,处级干部子女则可入第二保育小学,二保小在西安交大附近的黄埔庄村。所谓“一串儿”如杨虎城的孙子辈儿就有扬琴、杨凯、杨计、杨协等。胡发云前妻李虹的姊妹兄弟似乎就有七个之多。我也有哥哥姐姐共仨人。

哥哥1947年生,姐姐49年出生,在当时有个称呼,叫“和祖国同年”。后来老有人纠正我说是“和共和国同年”,错,那时只叫做“和祖国”。哥哥姐姐上学从家(现在的大雁塔附近)到保小,一路有带盒子炮的警卫护送。轮到1960年我上学就没有了这个威风,只有警卫徒手护送,令我愤愤。

哥哥的学习成绩却不好,是全校有名的“坏孩子”。当时保小有个规定:凡成绩及格(注意仅仅及格)都可以送入重点中学如西安女中、西安中学、四中等。凡60分以下不及格者就进入对门的37中。后来我们学校的学生很怕走对门,生怕染上什么毛病。王冷老师被打死后(相关:王冷之死),这个印象就在我们心中更加深刻。

我们当时只知道37中打死了老师,并不知道名字,还是文革后从网络上王友琴的大量文章和著述里获知。我因此逐渐回忆起37中在文革中的一些事。那些事情和保小,尤其和我密切相关…

老虎庙口述史(十三) 二维码相关阅读
殊途同归的命运
半个世纪前的冤案
王三儿的人生
我认识的境外势力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