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很无力 法律才有效

@ 十月 15, 2013

【感谢作者“@辛普森老师”的原创分享,@辛普森老师正在美国攻读经济学博士,曾撰文《上海自贸区还是计划经济》。注:作者仅授权INXIAN编发,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10月9日inxian网站刊发了署名为“以阅众甫”的文章《关于法律与道德的思考》,作者认为:法律需要道德,道德也需要法律,虽须确立各自的界限,但界限是能动而互为界限的。我认为作者的想法不够全面,在我看来,道德很无力,法律提供奖励和惩罚,才能保证市场效率和公平。

本学期我选了法律与经济学。在这门课上,任课教授一直在强调,作为经济学家,我们几乎没有任何主持庭审的机会,所以我们对于法律的研究应该着重于:法律的形成和执行如何影响到行为人的动机,进而影响到行为人的选择,从而达到“社会最优”的结果。这是一个典型的新古典经济学思路。从奥地利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没有什么“社会最优”,因为新古典经济学讨论的“社会最优”,譬如道德和荣誉,是无法用货币量化,从而应用经济学思维,即经济计算方法(economic calculation)的。但是,从实际应用的角度来看,无论是法律还是法庭,都进行了这种量化不可量化的尝试。

在斯密之后,尤其是上个世纪初开始,一些道德/哲学问题慢慢的进入了经济学家的视线,变成了经济学分析的对象。以哈耶克为代表的一批经济学家在这个领域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使原来一些看起来是道德的问题进入了经济学考量,譬如违约。同为奥地利经济学派的大师,米塞斯着重于人类行为过程中动机的明确化:一切人类行为(human action)都是有动机的,有了动机就可以理解和分析,进而调整。对于法律和道德来说,动机问题是最根本的问题,明确了一件事情中各参与方的动机,进一步的分析才有可能,否则只是猜测。

明确了经济学在法律和道德分析中的作用,我们就可以试图理解法律和道德的关系。

法律很美好,可是立法和执行法律的过程不太美好,这些都是很花钱花时间的,行政成本在实际考量之时无法忽略。所以,在某些时候,没有法律反而会成为社会最优,因为没有了行政成本。那么,在成熟的市场环境中,对于违反法律和市场行为的监督有什么办法呢?答案有很多,比如,在没有准入准出壁垒的市场,名声是一个很棒的市场调节手段。名声一直差的话,就会逐渐被市场淘汰,消费者都是用脚投票,没人愿意跟自己的钱过不去(这里我要举一个反例,《小时代》上映的时候恶评如潮,可还有很多人抱着要看看到底有多烂的心态买票去了电影院,看完后大呼浪费生命。从这一点上来说,此片前无古人,后有来者)。如果无法出现这种状况,就说明存在强大的准入准出壁垒,换句话说,出现了行政干预。

在一个成熟的市场环境之中,除了市场规则和法律相关的制度和措施,还需要什么?动机的调节机制。市场经济之所以能够成功,就是因为其保证了参与者在不偏移自己最初动机的状态下能够与别人协同产生最大利益。这就是市场道德(这里讨论的是economic good,另外一种情况是存在economic bad,坏人之间也可能存在市场,坏人们之间竞争谁更坏)。不过,总有不遵守规则想抄近道或者仅仅是蠢的参与者,这种时候,市场道德作为软性规定(不成文有背书)显得比较无力,法律适时介入,保护市场效率与公平。

这中间的分水岭就是行政干预,行政成本来自于税收。行政干预越严重,需要的成本越高,占用税收则越高,那么相应的投入其他部分的比例就要降低,而这对于社会整体而言,未必是件好事。

在学习合同法的时候,有一个讨论:合同法能不能成为整个民法的基础?我的回答是可以与不可以。可以的原因是民法本身的存在意义是为了赔偿和调整动机避免赔偿。不可以则是因为不存在“完善”的合同。在这里,法律作为一种社会契约,承担的就是合同的功能:提供价格—完成的合同的奖励和违背合同的惩罚。现在的法律学者依然认为违约是一件有违道德的事情,从经济学家的角度来看,道德不能提供现实的经济利益,作为行为动机的出发点,效力很弱。

道德很无力 法律才有效 二维码相关阅读
卖淫作为职业的正当性
别让道德成诅咒
如果他们不自杀呢
别用道德和法律的名义耍流氓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