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十五):天籁书屋的营销策略

@ 十月 16, 2013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我眼中的北京奥运》】

三十三、天籁书屋的营销策略

我这个人干事情急,这从我的走路姿势可以看出点端倪。上身前倾,下身拖后,脚上好似拖有千斤,这个我清楚,年轻时曾为此着实恼火,怎么不刚直,怎么就不能玉立?

后来想开了,自嘲“干事心急,上边出去了,下边尚不给力。是属思想进步的表现。”

开书店亦是显“急”,其本身就不甚顾及大家怎看,世上有无先例。

天籁书屋,全市第一,乃至在全国也仅此黄宗英、北京某女,我等三家。这个我曾说过,不再赘述。今天只说天籁书屋的图书分类及营销方式也属全国罕见,不,应该是根本没有!

新华书店大多分类如:经/马列毛著作;史/哲学;子/社会科学;集/自然科学;类书/综合类。往高里说,图书馆学里有更详尽权威之分而成学问。天籁则不然,想到面对的是读者,是我的衣食父母,就不能允许板着脸说话,这也成为我日后的经营口号,拿现在话说就是“亲民”。后来就有了天籁的独特图书分类:“域外小说”。不言而喻,是指外国文学,源自三十年代白话时期遣词行文的启示;“泰戈尔”是显然泛指诗歌与散文…最耐人寻味的是“第三次浪潮”,这要在特定历史背景下说道。八十年代初,国外先进管理思想猛烈冲击国门。刚刚打开一道门缝,中国思想界就遭遇了世界范围先锋思潮的未来学图书的冲击,其中首当其冲的标志性事件就是美国人阿尔文·托夫勒出了本《第三次浪潮》。天籁的图书分类里就因此出现了“第三次浪潮”的图书分类,其内容不外乎管理理念、商业泰斗、成功励志、经营故事等。想想,在书架上赫然挂着以某个图书名儿做导引的做法,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那又是什么呢?

那个年代,人们尚无广告意识。天籁书屋的第一条发在《中国青年报》头版的开张消息,也只是出自至今我仍未谋面的新华社驻西安站记者景险峰的自然新闻采集。若是现在,广告还不要花它几十万?天籁存在的七年里虽没有借助过媒体做广告。却是有着自己独特的广告路径的。《天籁书报》便是一例。在天籁每买一本书,会为你装进“书袋儿”。而这个书袋儿就是一份可以阅读的“报纸”。其上除了刊有书店新闻,经营花絮以及书讯外,更其吸引读者的是一些自创小说、散文、诗歌等,作品来源又多自天籁读者。这也与文学书屋名实相符。《天籁书报》大约出版了四期,后来在读者中甚至成为了藏品。最终却被公安局政保一处(后转为国保)怀疑为政治动向而终止。

天籁在南关的总店二楼上还干过一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那就是举办了一次中国至今唯一一次的“诗展”。顾名思义,“诗展”就是把诗歌挂起来展览,你说我那时候思想里的那点东西奇特不?在向社会发出邀请后大约一月后,我的办公桌上就堆满了来自社会各界的投稿。再后来我把天籁楼上的100平米空间腾出,用线绳在廊柱之间像走八卦阵一样往返拉扯出人可以穿行其间的回廊。那线绳上就挂起着一条条手写的诗歌展品。天籁书屋这个首届诗歌展举行了约一月时间,观看诗展的人并不很多,而徜徉其间终日不返的又只是极其的小众。但我乐此不疲。一次诗展,耗资耗材耗精力,一分钱未挣,却捞得许多美誉。即使是对诗歌不感兴趣的人,也交口称赞“人家天籁是绝对的文化,档次高。”现在来看,美誉岂不也会产生经营的效应!

天籁初期的一些倍遭争议的举措实际上奠定了我“贩卖文明”的强烈愿望和开创意识。之后,我接续在陕西省图书馆举办过“万人空巷”的周末公益报告会,先后请陕西的文艺批评家王愚谈鲁迅;请路遥谈刚刚获得茅盾文学奖的《平凡的人生》创作经历等。

那些年,面临经济开放的社会,最是一筹莫展的是文艺界那些天才的演艺人士,他们在家吃闲饭已有多日。我灵机一动,何不组织他们来天籁每周六晚上举办烛光室内音乐演出。只是遗憾能找到的场地不大,就在天籁二分店附近的三学街文化馆,一间不到二十平方米的房间里举行。这样天籁书屋门前就新添一景。每每从周一开始,免费发放音乐会票。六天后可持票往三学街文化馆参加世界古典名曲欣赏。票太少,往往消息一出,瞬间被抢,遗憾我不能继续做下去这件事情,扩大去做这件事情。这也是天籁留给我的遗憾诸事中最遗憾之一。

下回回来,我讲讲,天籁是如何解决交通不便、通讯不便,以及如何改革经营工具,一时间成为开放初期的西安市工商业界众目睽睽且无时不刻盯视其一举一动的旧事…

这一篇口述有点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先进分子做报告的意思,无奈历史是这样走来的,在现在看也至少是一次“正能量”的释放吧。而且,我们正是这样慢慢地长大其中啊…

老虎庙口述史(十五) 二维码相关阅读
西安书店沉浮
东六路上老书店
八仙庵淘书记
独立书店不会消亡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