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十六):最早的无绳电话

@ 十月 18, 2013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天籁书屋的营销策略》】

三十四、西安市最早的无绳电话

一九八三年,申请一部电话得花费多长时间?半年,和配一付眼镜一样,同样半年,西安只有一家做眼镜的:西北眼镜行。做电话的更不用去想,那是国家垄断。

天籁书屋重张不到半年,就遭遇了最头疼的事情,没有通讯联络。书店在西安市民一片叫好声中猛增至四家,还有一家正在筹备中。大致如南关正街(总店)、柏树林6号(综合)、柏树林37号(古旧)、柏树林41号(教材)土门十字西北角还有一家。正在筹备中的还有两家。一急,我就动了自己安装电话的念头。

有一天,有个叫郭真的,是文革中被揭露的长安县的“刘文彩“式的大地主郭守约之孙。郭真的父亲,也就是郭守约的儿子却是1949年前共产党在西安的地下党。1949年后,就接管了西安市电讯业的党委书记一职。郭真也就吃上他爹这碗饭,在电信革命队伍里扶摇直上抵青云。郭真和我要好。有一天,郭真神秘兮兮地找上书店门来:“世和,要电话不?”哪能不要了呢,我不敢相信郭真所说。“市里进了两部无绳电话。”接下来郭真煞费苦心地为我解释无绳电话是神马玩意儿…最后,郭真告诉我“一部给了市长试用,一部我就给你拿来,谁叫咱是同学呢?”

很快,天籁书屋里就安装上了无绳电话。郭真说这是私下的事情,不敢叫他人知道。我就把电话座机部分藏在了我的办公桌柜子里,只拿一只听筒满大街晃。引来无数人的好奇:怎么就对着一个玩意哇哩哇啦,怎么就连个电线都没有,该不是假装?!

我不是说过吗,我爱急。玩了两天,就开始琢磨如何可以把这玩意儿的“无线发射”功能放大至可以与我的其它四个书店沟通起来?

苦思冥想,我就在南关总店后院里那棵大槐树上做文章。说下面的你不大懂,也不爱听,我就只说个大概:给一架老式的电子管收音机功放部分多加几只电子管,达到功率放大的结果,然后发射无线信号…不敢说下去了,我这个半瓶子醋的无线电爱好者,其实连音频功放和无线电信号发射的关系都没有搞清楚就要搞尖端试验了。这件事情当然没能搞成,却风声走漏,引来了公安的检测车,车开到了书店门口,警察找我谈话,问了许多关于安装发射天线的相关问题后就走了,当然他们没再找来…

那架西安唯二的电话还得有人维护。郭真派来个工人问长问短,看看没大问题就走了。一星期里连续又来了七八趟,搅扰了我的书店经营,我不得不放下工作接待呀。我就对郭真大诉其苦。郭真大怒,“坚决不能再接待其人!”我问为甚发如此大火?郭真道。那家伙抽大烟,工作也不要了,天天就站局里门口,见人就张口要钱…

郭真是怕那家伙看我开店,寻思有钱,但凡有一天开了口,一发不可收拾。郭真是朋友,是为我好。不过,我的享用不到俩月的神秘电话也就此上缴。郭真怕的是那家伙一气之下泄密,毕竟是我们断了他的烟路。

天籁书屋开到了五家连锁的时候,店里尚无一门电话。

老虎庙口述史(十六):最早的无绳电话 二维码相关阅读
西安书店沉浮
东六路上老书店
八仙庵淘书记
独立书店不会消亡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