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案实录之王小链的故事

@ 十月 19, 2013

原文首发于《关中麦客的麦田》,感谢作者“关中麦客”原创分享,曾撰文《喀什之记》。注:本文系作者将90年代所办的几个案子中的情节集合在一起之作,主人公王小链确有其人,当初没有将她解救出来的情节也完全真实。】

认识王小链时,王小链已是孩子的妈妈;知道王小链时,王小链是一个没有被解救出来的被拐少女。

王小链坐在我的面前,平静地回答着我的问题。我的问题是:她当初被拐卖的细节、她被收买人关押的细节、她被现在的婆母压住双手任现在的丈夫强行与她发生性行为的细节、她多次逃离收买人家庭又被抓回的细节。

王小链回答我的问题时,没有任何情绪上的反应,没有愤怒,没有羞耻,没有激动,没有眼泪。虽然是在回答着与自己相关的问题,却无动于衷地像是在描述别人的问题。

王小链是在西安文艺路人市上被一男一女两个人贩拐走的,同时被拐的还有她同村的两个姐妹。人贩子欺骗她们说,自己在经销羊毛衫,需要人手从上海进货,月薪300,管吃管住。300元,这是王小链父亲辛苦一年的收入。王小链和两个姐妹没有多想立刻跟着人贩子走了。这之后,人贩子领王小链三个姐妹去吃了午饭,午饭是两块钱一碗的葫芦头。

王小链说:这么多年了,许多事都忘了,这碗葫芦头她怎么也忘不了。我问她为什么?

她说,吃完饭,人贩子就带她们上了火车,从此一别家乡五年,再没有听过乡音,再没有见过亲人,再没有尝过油泼辣子的味道。这碗人贩子给她买的葫芦头居然成了她思念家乡最深刻的慰藉。

王小链左手腕上有两块疤痕,一圆一长。圆的是被香火烫的,长的是被刀割的。

王小链说,她跑了好几次都被抓了回来。第一次被抓回后,现在的婆婆从供桌上的香炉中拔出一棵粗香就戳在了她的手腕上。王小链说,我身上还有这样的疤,都是孩他奶烫的。她逮住哪往哪烫。你越见不得人的地方,她越往那烫,跑一回烫一回。我问她,刀割的伤是怎么来的?她说,是我自己割的。孩他奶有次还要烫我,我说,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我抓起菜刀就在手上割了一下。

我插了一句话,这次还是你跑了后被抓回来要烫你吗?

王小链说那是我最后一次跑,那次差一点就跑成咧,我都跑到公安的车上咧,还是没跑成。

王小链的那一次没有逃跑成的经过,在我见到王小链之前已从办案侦查员那里听说了。

王小链被拐卖后被卖到了安徽涡阳一个村庄里。三个多月后的一天,西安的几名侦查员带着一个被拐女青年的母亲恰好寻访到了这个村子。王小链从门缝中看到一辆警车进了村子,立刻拼力推开了阻拦她的现在的丈夫和婆婆,冲出大门、拦住了车。王小链向车上的警察大喊:我是被拐来的,快救救我。车上的警察立刻打开车门拉进了王小链。带队的警察向司机喊道:掉头!快撤!但,车长巷子窄,待司机三把两把调过了车身,王小链现在的丈夫和婆婆已呼喊来不少的村民围住了车。起先,车上的警察好像还能震慑住场面,村民们只是围住了车,只有王小链现在的婆婆横挡在车前撒泼。

侦查员满怀遗憾地告诉我,当时我们只去了三个人,还有当地一名民警。如果去的人再多两个,说不定那回就将王小链救出来了。侦查员又恨恨地告诉我,也怪那个女的,在车上一个劲儿地喊叫:这就不是我娃,这就不是我娃。她这一喊叫一下子将村民的气氛煽起来咧,村民们跟着起哄,买王小链的那个男的开始用脚踹车门,几个村民还给递砖头叫砸车门,这后来场面就控制不住咧。咱开的是个中巴警车,车玻璃齐齐地都叫砸咧。村民们拥上车生生的将王小链又抢着走咧。

侦查员说的那个女的就是车上那个被拐女青年的母亲。事后她向侦查员们解释自己为什么大喊大叫:我以为你的不想去救我娃,就是拿这个女子顶给我呢,把我急的,这才给你的喊叫“这就不是我娃”。

王小链说,这次没跑成,她母子两个将我拉回家后,就搭手把我弄咧。王小链还对我说,她现在的丈夫和婆婆之所以联手强行对她实施性行为,是学的村里有些买了被拐妇女人家的样子和受了村里一些人的鼓动。自此之后,王小链陷入了全体村民们防止她逃跑的汪洋大海中。无论她在做什么,都有村民警惕的目光盯着她。就连王小链上个厕所,也有人喊:婶儿,你家媳妇儿进茅房了。王小链说:不光是对我,只要是拐卖来的媳妇儿,村里人都给瞅视着呢。

王小链在这种情况下,接连生了两个孩子,也灭了逃跑的念头。五年后,拐卖王小链的人犯落网,侦查单位这才循迹找到了王小链。我是为了落实人贩子的犯罪事实,这才有了与王小链的对话。

我刻意地将与王小链之间的谈话提纲设计得很细致,我极力地将王小链被拐、逃跑、被虐待的细节都尽量地记录下来。当时的法律,还很难制裁收买人的行为,我想让王小链所遭受的苦难都在人贩子的身上得到加重的追究;我想将王小链所遭受的这些苦难都呈给检察官和法官,请他们完整地审视罪恶,请他们感同身受地公正地落下法槌。

为了不受干扰地询问王小链,我动用了从人贩子身上搜到的一部分赃款,要王小链的父亲去安徽接回了王小链。我知道王小链的夫家这时已不怕王小链再跑了,王小链的两个孩子已将她永远地栓在了安徽。

与王小链的谈话进行了两天,王小链都很平静。当她知道谈话要结束时,她突然哭了。她对我说:叔,你说我咋办呀?自从我被卖咧,我妈就总是哭。这次回来,见我妈身体越来越不行咧,我想留下来伺候又放不下那两个娃。我问她:你婆婆现在咋样?王小链说:喔老不死的年龄也大咧,现在对我也好,喔终究是娃他亲奶。

看着王小链悲苦的样子,我似乎看到了她早早就被撕成两半的心;看看王小链悲苦的样子,活像一个四十岁的妇人。再看看笔录上我记下的她的简历:王小链,女、汉族、陕西长安县小村人、生于1971年农历8月5日(现年24岁)。我无语。

假如王小链没有被拐卖,假如那次就把王小链救出来了,假如法律严峻地可以遏制住拐卖的罪恶和收买的愚昧,现在的王小链会是怎样一个王小链呢?

2013年10月15日

王小链的故事 二维码相关阅读
办案实录之计诱漏网之鱼
关于审讯这件事
预审是件什么事
怎样查清李新功强奸案


4个 群众围观在“办案实录之王小链的故事”旁边

  1. 海盗 说:

    不愧是地狱模式国家

  2. 匿名 说:

    这不就是盲山

  3. mangfudeshu 说:

    这不就是盲山

  4. 我的昵称叫eagle 说:

    绝对是 盲山,多少年了都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