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762期]我是临时工

@ 十月 19,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10月19日。1936年的今天,鲁迅去世,享年55岁。尽管因为政治,这么多年来对他的评价一直呈两极化趋势,但不可否认的是,鲁迅确实是最重要的现代作家之一。也许过上几十年,政治渐渐放过文学,我们才能对他做出适当的文学上的评价。

[本周人物]假军官

在网上搜索“军官证”,在海量的用假冒军官证骗财骗色的案例包围中,本周的人物格外奇葩——他用假冒军官证骗取医院的免费治疗。

10月18日《华商报》报道,这名男子身患疾病,因听说军队的军官可在部队医院免费治疗,就在网上购买了伪造的军官证、军衔等,冒充北京总参某部队军官去西京医院免费治疗,一开始蒙混过关了,于是他就可劲儿地去西京医院住院,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终于在第8次被发现了。最后因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和诈骗罪,被判了三年,缓刑四年,罚人民币一万。来自新城区法院的刑事判决书的详细信息是,男子姓刘,1990年出生于宝鸡市。

据医院计算,刘某免费住院8次,总费用107489.27元。当然这10万多块钱最后当然都由他的家人给补缴上了。有意思的是,无论是来自通讯的新闻也好,还是完整的刑事判决书也好,对于刘某到底身患何种疾病全都语焉不详,但都详细列出了他在医院的免费治疗项目:呼吸科、泌尿外科、肾脏内科、中医科、心血管外科、心脏内科。刑事判决书上是这么说的:“庭审中,被告人刘x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亦不做辩解。”

尽管语焉不详,但没有骗财骗色,只求看病免费,这么精准的定位并不妨碍我们的理解,用@阿七de猫的话来说:这是对现行医疗制度和社会分配体系最大的讽刺。每个人都知道,在现行的制度体系中,我们是但凡生点儿大病,那么立刻就会沦为看不起病的行列。

凑巧的是最近看不起病的事例有点儿多,前两天有男子为救病危妻子闹市举牌卖肾(1760期之6),这两天有@_Nilfheim在省人民医院遇到一个白血病复发的25岁姑娘,父母双亡,面对20万医疗费和上大学的弟弟一起手足无措。

我曾经在e报中对比中美的医疗制度,引来了喷子的攻击,在这里我特别想拉住这个喷子问问他,这俩看不起病的人怎么办?靠普通人的捐款吗?我朝那么多看不起病的人,一个比一个悲惨,我们救得过来吗?本该是政府的责任,为什么最后就莫名其妙地变成了社会爱心的体现?

写到这里,估计傻逼们还不服,OK,那么拿社会主义兄弟古巴来对比,古巴虽然穷,但是人家照样全民免费医疗(相关:并不美好的社会主义古巴),本条中的3人要是出生在古巴,一不用犯罪,二不用看人脸色求捐款,三不用卖器官,可惜他们都投错了胎。

[本周公共话题]养老金交15年不够了

说完了医疗,接着说养老。前阵子有传言说要推迟退休年龄,网上一片反对之声,这次吹风的结果是退休年龄也许不推迟了,但养老金缴费年限要延长已经板上钉钉了。消息来自《华夏时报》,据说多部委与多套养老方案设计者们为期两天的闭门会议在养老制度上达成了多项共识,其中就有延长养老保险缴费年限。新闻还安慰大家说:养老金实行并轨也没悬念。

先说延长养老金缴费年限,新闻写得很专业,撇去那些专业名词,这事儿对于我们这些人的意义在于:以前养老金只需要交15年,现在15年已经不够了,得延长。至于延长到多少年,现在还没定。这就意味着你要是到60岁正好交了15年,那么抱歉,你交得不够,得继续交,跟延迟退休没啥区别,而对于那些自己交养老金的人来说,就更惨了,还得自己再多交好几年。

@西门吹牛simon认为这是政府在耍流氓,对于那些已经交纳养老金的人来说,15年相当于一个默认的口头协议,现在交了一半突然说再多交几年再发,这是违约的行为。不同的是,这次的违约主体是政府,再加上每年2万亿的养老金缺口(1736期之1中国老龄化挑战被低估),因此@走着看–123的担心很真实:“如果养老制度再这样五年十年一变,我估计等到死都拿不到养老金了。人一生有几个十年?“

至于安慰奖——养老金并轨,咱们来看看事实上的难度有多大。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从2008年起,山西、上海、浙江、广东、重庆五省市先期开展事业单位试点,范围很小,只是事业单位第二大类中第二小类。尽管如此,试点五年来进展甚微,被社保学者认为是一次失败的尝试。可见,养老金并轨这事基本上已经是个死结了,想要在现行制度下解决它,还不如等它破产来得快。

其实缴养老金真还不如不交,就算不提养老金缺口、双轨制中不同的发放制度,但请别忘了通货膨胀,这特么已经不是消减生活成本就能解决得了的,想想2000年时西安肉夹馍的售价,再对比一下今年的肉夹馍售价,每年物价都在涨(请自己去查CPI增速),退休后那点儿钱对于那时的物价来说,还不够塞牙缝的。

[本周公共事件]办事继续难

另一个无解的问题是办事难。上周,也就是10月11日,我朝影响力最大的媒体——央视专门曝光了两起政府机关办事难的个案,尽管个案很快被解决,但对于普通人,办事继续难,【西安e报(微博版)】继续收到大量的投诉投稿:

  • 10月17日,@zhangkaiiii投稿说:“我在长乐坊街办兴庆社区办准生证,被告知必须在女方户籍所在地办。于是,我跑到媳妇户口那儿办,又要求西安这边社区和街办盖章,告诉我要找单位所在户籍地办。我的单位说非集体户要在户籍所在地办。就这么来回折腾个没完了。这是想让俺断子绝孙吗?”
  • 10月17日,@巫凉投诉说:“我的单位在碑林区社保中心给我交的社保,我想转成个人自缴,碑林区不肯接收我个人续缴,让转到个人户口所在地的雁塔区去。雁塔区社保中心则踢皮球咬定社保在市内哪儿交都一样无需转区拒绝接收。那意思以后没工作单位想交个社保还没地方收了?”
  • 10月18日,@永远的简单的幸福投稿说:“去建设厅办建造师注册,已经跑了四次了。第一次去办事的人不在;第二次去说人已报满让下个月去;今早上去说要企业出的无重大事故公函;下午去了,说公函要红头文件,且毕业证和身份证不能扫描打印,必须复印。唉,只能下周一再去,希望不要告诉我人已报满…”
  • 10月19日,@梁小莎的梦游世界投诉说:“在雁塔区办个准生证怎么这么难?工作人员分别以‘章子盖地方不对;不能盖公章,只能盖计生章;表格更新;男方所在莲湖区把初婚未孕写成初婚初孕’等理由让重办。 无论办证处还是网站都没有一个标准模版让人参考,只让人来回跑。给个模板很难吗?”

有评论说办事难的背后是投诉难。原因谁都会分析,漂亮话谁都会说,问题一个都解决不了。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中央的倡导下,各级政府部门基本都进入了微博,拥有了官微,然而当网友把问题反映给官微时,几乎没有官微能直接解决的,@小伟不再小认为这是因为“…目前管理政务微博的人一般都是普通员工而不是领导,对网友反映的尖锐问题不能给予解决。领导个人开设的微博有时为了不惹事上身,对网友反映的问题也是视而不见。微博问政实则见效‘微薄’。”政务热线电话什么的就更不用提了。

[本周语录]我是临时工

10月19日,央视《焦点访谈》再次对准大西安开炮,从东三爻堡村橄榄湾房产项目无证卖房骗了80多户居民3000万开始,进而发现我大西安房产市场相当乱,好多楼盘五证不全,监管部门又不作为…@地产房剑发现,视频中最牛逼的就是下图中西安市规划局的这个小伙子,一边玩着手机一边说:“你看我这个样子一看就是临时工。”

截屏

继前几天那个在一大堆党亲国爱中自豪地“给娃弄了三套房”的西安大妈(1754期之6)之后,咱们老陕又实在了一把,@PolyEle表示很佩服:“整个新闻就这小伙最他妈的有喜感,太实在了,做临时工就要做这样的临时工!有这样的临时工,我大西安规划局才能上头版!”

[本周社会]不如解禁私家侦探

这条要写的事情很小,几乎算不上新闻,不用说上头版,但对于投稿人来说,问题很严重。10月18日,@毛豆熙投稿说:“在柏树林派出所报案,金额不算大,但对普通家庭来说是个大数,然而案子迟迟无进展。拨打86751900投诉电话,督查办的人()说,你最好自己找找熟人查查案子,你这把警察投诉了还能给你办案吗?我说,我没有熟人。她说,如果我要投诉就帮忙登记,但丝毫没有帮助。”

投稿人没有透露金额到底有多大,但这不重要,督查办员工的态度才是重点。不少网友着眼于我朝的关系网潜规则,评论说督查办的人的建议很中肯的,这么说没错。而站在警察的角度来看,大量的金额不大的案件都堆积着,为什么要单单对你的案子优先呢?

其实这事儿不是不能解决,在靠警察、自己涉险去查,还有第三条路的:找专业人士帮忙。不过,1993年公安部就发布通知禁止民间开设私家侦探,灭掉了这个可能。所以咱们还是继续靠警察,等天上掉馅饼吧。

[本周交通]为什么不能预警?

大西安要治好拥堵估计也得靠天上掉馅饼,对于某些人来说,拥堵是大西安繁荣国际化的标志之一,还不如继续堵着,所以一旦有国家领导人和外国领导人莅临大西安,大西安的拥堵就是杠杠的了(1475期之4),本周就有两起:

  • 10月18日晚上,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和俄罗斯副总理临幸了大西安,导致当天17点-20点之间, 钟楼堵、东南西北门堵、环城路堵、二环路堵、三环路堵,大西安没有不堵车的地方。(数据分析来自@IN交通)
  • 10月19日,澳大利亚总督昆廷·布赖斯来西安访问,当天中午@懒汉大Q在高新区香格里拉附近看到周围拉了戒严线,方圆几里尽是警察。当天下午@倒扁总部投稿说:“南二环从长安路立交向东至至东二环自东向西彻底瘫痪,长安南路从省体育场到小寨的南北路也全部沦陷,直到四点左右才有一个车队从省体育场出来,其中一个轿车上挂着澳大利亚国旗,警车开道,最后面是两个小中巴和一个救护车…”

@李小贝爱生活认为:“这是国际外交礼仪,中国领导人到国外也会受到同样的待遇,是对对方国家的一种尊重。”保持外交礼仪不代表就得所有市民付出拥堵的代价。一边交通管制,一边提前预警,做好预案,请市民择路绕行,并非矛盾不可行。

[本周娱乐]电视舞蹈

10月18日晚,西安音乐学院独具特色的电视舞蹈《biangbiang面》(视频地址:http://goo.gl/L4fakS),登上了第七届CCTV电视舞蹈大赛的舞台,从200多个参赛队伍中脱颖而出,获得大赛民族民间舞第三名。我看了下,演员不是我想象中那样像面条一样扭来扭去的(╮(╯Д╰)╭又不是演白蛇传~)。可以欣赏,不雷,还能提升艺术素养。

[西安e报:1762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301期]我们爱生活
[西安e报:666期]2分钱的进步
[西安e报:1031期]真尼玛二
[西安e报:1397期]白日见鬼


1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762期]我是临时工”旁边

  1. 海盗 说:

    医疗和养老现在是体制内中下层唯二的特权,作为一个黑社会管理的国家,如果不让喽喽们有优越感那就不是黑社会的特色。九十年代陕西公务员也交过一阵子养老金,后来都给退了不了了之。最近一些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开始社会化养老试点也是闹的一塌糊涂。并轨会让几千万黑社会失去内部人心,不并轨在全社会又没有道义可讲。我要是统治者就坚决不并轨,反正我们一直不要脸不统治的挺好。不过从历史角度讲终究会并轨,要么积极并轨失去黑社会内部凝聚力,要么等刀架脖子了才赶紧亲民,不管走哪条路,并轨之日就是亡党之时。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