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遛马蜂

@ 十月 21, 2013

原文节选于《严建设》,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国庆节买豆腐》】

50年前,我所在的街巷把胡蜂叫做马蜂,我常捉来遛着玩。

近闻胡蜂伤人,非常骇异。据各大电视台新闻,仅国庆期间陕西遭胡蜂蛰后死亡者就有40余人,伤者无算,可能有数百人,也可能更多。已动用大批消防干警8天内摘掉了千数蜂巢。胡蜂这么厉害,真是万万也想不到。可我童年时是常捉来马蜂遛着玩的。

马蜂细腰长身,身上有金黄色的环形,很漂亮,春秋战国时期一直到汉代的文人雅士将其比喻成窈窕美女,据传楚灵王倾慕细腰,从宫廷延伸到民间,美女因束腰减肥致死者常有所闻。因有楚王爱细腰,宫女多饿死之传闻。于今一想,若将马蜂比喻为美女,环肥燕瘦,那葫芦蜂就是杨贵妃了不成?

马蜂的确比较凶悍。我们不怕马蜂,怕的是一种个头更大的葫芦蜂,很肥硕,嗡嗡嗡俯冲过来,不敢惹。但从未被其蛰过。那种葫芦蜂钻木筑巢,在屋檐的木椽上钻个孔,钻进去栖身。有指肚大小,跟胡蜂不同。睦邻景克宁先生每每纠正说:错了,那叫木蜂,是从非洲飞来的,不叫葫芦蜂。而马蜂也不叫马蜂,叫做金环胡蜂。

马蜂总是集体行动,在屋檐下结下巢穴,当年的蜂巢大多数比较小,类似莲蓬头一般。能看到巨大的人头蜂巢很稀罕,但总也逃不过我们这帮孩子的毒手。一般的方法是用弹弓泥丸,不过远距离很难瞄准。

那年月,我们的童年都是天不怕地不怕,自己动手,千方百计自己找各类能玩意的。马蜂也是我们玩耍的一种。

马蜂

最简单的办法,是慢慢靠近栖息的马蜂,悄悄伸出手,只消用拇指卡住曲起的中指一弹,就能把马蜂弹个七荤八素,昏迷不醒。然后用手帕玩捉来。先预备纸头捏住马蜂的屁股部分一拉,就能把毒刺拉掉。当时马蜂虽说昏迷,可屁股上的毒刺还在伸缩不停。但捏的多了,不小心就把马蜂的肚肠都拉掉了。拉掉马蜂的毒刺就不怕了,给马蜂细腰上拴根尺把长短的线,在其他小伙伴眼红的目光中遛着玩,放纵其飞翔。当然飞不高,飞一飞,落下来停一停。我们感到非常有趣。一致认定马蜂脑震荡了。

马蜂经常去水龙头下饮水,也是捉马蜂的大好时机。迅疾飞跑回家拿湿毛巾,慢慢靠近马蜂,瞄准马蜂展开毛巾一丢,恰好盖住马蜂,再用毛巾抱起来故技重施,捏出毒刺,拴线玩不提。有时干脆塞进小玻璃药瓶里。

那时我住地下室。夏季时,二层楼的屋檐下隔三岔五会有马蜂筑巢。大多数比较小,莲蓬头一般也就容纳十多个马蜂。都被我用竹竿捅掉。

当年那竹竿在竹笆市有卖的,细细的有1丈长短,很便宜,大致2毛钱就能买1根,西安的居民买回家拴在屋檐下晾衣裳被褥。每次预先啧啧啧唤来家养的鸡群,只要捅下蜂巢,自己则立即抱头鼠窜飞逃,而落地的蜂巢有预备逃走的马蜂和蠕动的肥大蜂蛹,立即被守候的群鸡一哄而上,啄食干净一个不留。

有一次,我从礼泉农场回家,发现屋檐下有个巨大的蜂巢,灰白色的大致有排球大小。密密麻麻无数马蜂爬在上面。心下大喜,慢慢抽出长竹竿,照准蜂巢用力捅去,蜂巢被捅下,啪的落在地上。我拉上衣裳蒙住头脸拼命飞逃而去。

那次竟忘记唤来鸡群,没支持的同盟军后台,虽钻过狭窄通道逃到后院,一直逃进最后面的男厕所里,后脖项竟被激怒的马蜂蛰了。被蛰后,的确非常疼,也会红肿,但遭母亲骂两句,给搽点万金油,慢慢就好了。

当然,如今孩子大多娇气,此事万不可效仿。

童年遛马蜂 二维码相关阅读
60年代:养鸡的大杂院
70年代的供销社
那个吃不饱的岁月
一本书2分钱的时代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