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中大儒牛兆濂

@ 十月 22, 2013

原文首发于《冬去春来》,原标题《读<陈忠实解读陕西人.朱先生轶事>想起牛兆濂先生》,感谢作者“wangxinmin”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走夜路》】

牛兆濂先生者,乃关学大儒也,亦《白鹿原》朱先生原型也。先生生于清末民初的乱世,毕生学为好人,出污泥而不染,挽狂澜于既倒,救民众于水火,著书立说修县志。关学创始人张载曾说过: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后世立言,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作为关学的传承人,牛兆濂先生一生践行关学理论,一言以蔽之,就是立心立命和立言,堪称完人乃至圣人。

牛兆濂
牛兆濂先生

先说立心。1893年,牛兆濂先生赴三原县,拜理学大师贺瑞麟为师,声言:“慈亲之命但愿濂学为好人,他非所望焉!”他言必信,行必果,一生践行“学为好人”之道,大半生过着隐居生活,毕生追求淡泊明志,粗茶淡饭,布衣自足,不慕荣利,以耿介廉洁自守,同时致力于教育,门生不计其数,经常教导弟子学为好人,多次题词“学为好人”勉励求字者。他在《芸阁学舍记》中说:天地之心,寄乎人者也,然必其人之学,有以深得乎天地之心。斯其人足重,即其人所居之地,亦与之俱重,天地之心,且因是而传之,此芸阁学舍所以至今存也。最令人感动的是负责赈灾工作时,他坚辞下属设宴(不过如今的工作餐而已)招待,与灾民同吃舍饭共甘苦。

次说立命。牛兆濂先生生逢乱世,为了国计民生,时常不顾个人安危,四处奔走。1912年,原清朝陕甘总督升允率兵攻陕,企图复辟皇朝。牛兆濂先生冒着生命危险,只身西出陕西礼泉,力陈民生之计和时局大势,晓之以利害,成功劝退升允罢兵,避免一场涂炭生灵的战火。对个人而言是立功,而对于黎民百姓则是立命。1936年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牛兆濂先生闻讯后欢欣鼓舞,认为“全民联合抗战,由此发扬,中华民族便有复兴之日”,挥笔写下《阋墙谣》,呼吁:“阋墙弟兄本非他,外侮急时愿止戈。万事到头需自悟,算来毕竟不如和。撤去籓篱即一家,同心御侮福无涯。”并亲自组织300名兵勇,恳请投笔从戎,效命疆场。由此可见他的人生观是在民族危难之际不顾小家为大家,这与“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传统文化精髓是一脉相承的。

再说立言。立言也是为了立心,《芸阁学舍记》中说:尚其抱孔子之经,日夕熟诵而身体之,以淑诸身,以教诸人,期不失圣人立言之本意,庶经存斯道存,天地之心于是乎立焉。为此,牛兆濂先生一生笔耕不辍,著书甚丰,计有《吕氏遗书辑略》4卷,《芸阁礼记传》16卷,《近思录类编》14卷,《音学辨微》《芸阁礼节缘要》《秦观拾遗录》《蓝田新志》等若干卷;另有《蓝田文抄》12卷,《蓝田文抄续》6卷,及《蓝川诗稿》等,他的诗词忧国忧民,在军阀混战期间,他念及苍生国运,吟诗道:大祸中原小祸秦,至微亦足祸相邻。苍天若念黎民苦,莫教攀阙生伟人。其民本思想由此可见一斑。

在《白鹿原》一书中,对朱先生的描写不免神话,但朱先生的原型牛兆濂先生的确充满传奇色彩。在蓝田甚至渭南一带到处传说着他的故事,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在朱先生去世时,白嘉轩扑倒在姐夫朱先生灵柩前悲叫着“白鹿原最好的一个先生谢世了…世上再也出不了这样好的先生了!”可以说牛兆濂先生是中国传统士大夫中最后一个完人,是关学理论的真正传人。对于我们后来者,牛兆濂先生就是仰止的高山,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2013.5.26

关中大儒牛兆濂 二维码相关阅读
再读白鹿原
《白鹿原》的幻觉现实主义
电影《白鹿原》只能打6分
解读田小娥的爱情


1个 群众围观在“关中大儒牛兆濂”旁边

  1. 第三方 说:

    是不是有点儿过了,有点儿这几天热播的纪录片的意思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