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十八):1985年的天籁主人

@ 十月 23, 2013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卖磁带被判死刑》】

三十七、1985年的天籁主人

前些天,我去西安市开发区一家做城市景观设计和建设的私家公司办事。看到该公司的规模、布局乃至八十多员工的丰采,不禁感慨:仅仅三十年,同样是蒸蒸日上的企业,天籁,你现如今又在了何处呢?

1985年,天籁走过成功而显赫的两年,已经成为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为之骄傲的本钱一一 “你知道不,我们西安有家民营书店叫’天籁?’”

半官方身份的“陕西省青年企业家协会”也在1985年成立的。我并不知情就被加入,并且被告知是协会的理事之一。加入这个协会倒没有惊到我什么,那样的事情在我实在平常。诸如社会上的一些名流聚餐啦,文化界的盛会啦,我总是以天籁的身份被热情邀请。甚至被西安的多所大学学生会请去做主题演讲。演讲的题目就是“我的奋斗”!是不是很“西特勒”呢?

尽管社会上热闹不断,我更热心的聚集却是一个当时显赫于西安的商界泰斗们的周末聚会。

那时还未实行周日双休制,每周六傍晚在西安饭庄楼上包间里的定期聚会。常到的也就八九人。有莲湖区卖鞋的贾亮,贾亮是回民,卖鞋生意做的不错,因此有了另一层身份:市政协委员。贾亮的店子开在西大街城隍庙东对过的街口上,那时他正扬言要打造西安的鞋文化。另一位是柏树林“林林酒家”的老板,名已经记不太清,李姓应没错。李老板做的营生不只是酒家。那似乎只是他的私家交际会所。地点在柏树林南段开通巷西口,现在起了一商厦,名曰“西安珠宝城”。印象中,林林酒家里总是宾朋满座,而李老板的生意却做到了山里。在华阴,更往山里走,是挖金子的事情。关于金矿的事情李老板绝少提起,他只让我们看得到的是其出手的阔绰。再多的关于采金的险恶环境,那些令人无限暇想的好似美国西部牛仔与警察的故事李老板则从未讲过哪怕片段。其余到场就是些你邀我,我带他慕名而来的陌生人等。主要宾客携家属,都还年轻,家属就只能是一个赛过一个漂亮女友,当然是否女友就不在议内…

饭罢,酒后,茶毕,往往李老板喜欢乘兴跳舞,我等则欠点时尚,到那时就总担心落伍。这是我的私话。其实能在那种氛围里徜徉,感受着时代脉搏的澎湃是我最最为之庆幸的。每到那时,我就以为我是真正的商人了,我甚至有了此生非商不为的决心。那年我32岁,在商域,我寻得了作为一个男人的应有。我便是在这样的境遇下差点演变而为一个浮泛之徒。

老虎庙口述史(十八):1985年的天籁主人 二维码相关阅读
天籁书屋诞生记
被省文联盯上了
天籁招聘如招亲
天籁书屋的营销策略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