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高莉那样的女人

@ 十月 24, 2013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一念起,半生休》。】

在网络上发现整部《X档案》以及它的电影版和大结局,如获至宝,每天午休的时候端着饭盒看一集,成为闹钟响起时挣扎起身上班的动力之一。没几天就看到这么一集:摩特回到四十年代的一艘船上,遇到史高莉的前世,照例惊险诡异,照例剧终风云散尽,摩特从冰冷的海水中被救起,躺在病床上,他看着史高莉,微笑着,说——我爱你。

我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他对她说“我爱你”!居然!终于!

海报

自小读《飞碟探索》,十岁之前就对“史前文明”、“外星智慧生物”、“时空转移”等概念琅琅上口,顺理成章地对《X档案》这部剧集一见倾心。最初当然是被奇幻的故事吸引,二十几集过后,注意力就转移到摩特和史高莉这两个FBI探员身上。英俊忧郁的摩特可以另起一章书写对他的感想。可是更吸引我的是和我同样身为女性的史高莉。或者说,因为自己的女性身份,看电视时常常会加倍地为她惊叹,现成用一句样板戏唱词:“这个女人不寻常。”

她其实是美丽的,却常年穿着埋没玲珑身材的宽大外套,日常工作就是面对死亡、尸体、危险、恐惧。

她是一个科学家,只肯相信能用科学定理解释的事物,永远是清醒的、冷静的,扮演着摩特的暮鼓晨钟。在每一集、每一个案件中同摩特辩论,把狂热相信灵异事件的摩特拉回现实世界中来。

从某一个角度解读,《X档案》里的这对探员仍是文艺作品中典型的一例男女关系:女性为男性无限地付出:史高莉为摩特失去正常生活、失去健康、失去升迁机会、失去姐姐、多少次几乎失去生命。然而在男性心中,永远有一样东西是比身边的女伴更加重要的,在无数这种模式的故事中,这些所谓“更重要的”东西有金钱、事业、仇恨…而在摩特这里,这样东西是“真相”。为了追寻真相,他一意孤行,无数次陷自己和搭档于死亡边缘,然而史高莉从不抱怨,而是同他一起面对危险,回到局里,再替不屑解释的摩特在上司面前辩护解释,似乎完全忘记了他们搭档的初衷是FBI高层要史高莉监视摩特这个古怪的探员。

通常男女,有了这样的全心信任和无比默契,已足够做十世夫妻有余。头几季他们根本不提爱字,然而,他中枪垂死,她把他的头抱在怀里,表情是从未见过的悲伤失措。她被外星人绑架,他不顾一切地营救,毫不犹豫地爬出停在半空的高山缆车——脚下是万丈深渊。她昏迷不醒,不知有没有醒来的一天,整集都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管子,此时他才肯露出一点点感情,坐在床边握起她的手,把脸贴上去——这样的场面在漫长的九年里屈指可数。

隔几天的又一集中,史高莉亲眼看到摩特的骸骨躺在沼泽里,比对牙齿确定骸骨身份时, 面对两张一模一样的牙齿X光片,她潸然泪下。她在摩特家中,敲门声响起,门开处,站着活生生的摩特——我得承认我这时是有点小人地企盼着30秒恶俗煽情场面的,他死了,她伤心欲绝,他活着回来了,她会做些什么?——最初的震惊过后,她目光清醒锐利地问道:“这是你自己的家,你敲门干什么?”我看到这里是笑出了声的,哇,这个女人!这一刻,简直爱煞她。

说归说,有多少女人愿意成为史高莉那样的女人,付出她所付的代价呢?直到一个多月后看到整部剧集的大结局:折磨了观众九年的真相终于大白,史高莉和摩特相拥而卧,镜头渐渐拉远…看到这样的结局,心中安慰,满意地长出一口气。世界也许正在进行毁灭前的倒计时,然而,在毁灭前的每一个日子里,阳光依然温暖,巧克力依然美味,史高莉终于像每一部俗套爱情剧的女主角一样和心爱的人拥抱在一起。而我们这些观众是如此不可救药地热爱着庸俗完满的结局,即使女主角是卓尔不群的史高莉,即使是在剧中那个岌岌可危的世界里。

史高莉那样的女人 二维码相关阅读
站在完美对面
另一种告别
那些没有说出的话
人心的版本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