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十九):西安第一台商用电脑

@ 十月 25, 2013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1985年的天籁主人》】

三十八、西安商界引进的第一套‘商用’电脑

和年轻的IT人不敢做比,但要说谁是西安最早把计算机应用到了商业管理上,那我老张是可以吹吹的。

有些时间已经记不太清,但那时间里发生的事件我却门儿清。有一年,我在西安兴庆公园东南角外的十字路口西南边看见一只巨型广告牌,牌上的内容大概是说“您只须三个指头点一点,计算机就运用自如,再也不用事事靠敲击键盘完成…鼠标,历史性的计算机革命…”等等云云。推算一下,我看到那广告的日子该是1983年以后的某天。

那年头,计算机在国人眼底可真的算“神器”。即使略有听说的也未必见过实物。而在专业人士的知识范畴里那就只不过是苹果牌绿显、24针打印机、3.5寸软驱和一大堆体型更庞大的辅助电源、加湿器啦,还有用来编程的针孔印纸。那时候有个最好的营生可做,就是装修计算机房。因为计算机是要敬在恒温、无尘、防噪音的玻璃房里的。

我因为看了几本《第三次浪潮》之类的书,就时刻有了幻想:假如计算机用于书店管理,那将若何?我娘!前边说了做文学的我还多错字,如今却想玩计算机了。

机会还真的来了!

爸爸的秘书由京来陕捎话:北京林业大学要淘汰几台计算机,看你能用否?后来我就飞去了北京。那哪是什么淘汰呀。林业大学的老师告诉我说,前几年就从香港买进了五台。这不是,整整仓库里放了五年。领导决定盘活资金,卖掉两台,全新,还没拆包。我清点了一下,按照老师的指导,选配了绿显、24针打、主机和稳压电源,另外给我搭了几只软盘盒子。临了老师对我说:“还不是看着你爸爸的面儿,搁谁能2000元包圆?”

当夜,我兴奋难抑,直接打了飞机回西安。

看着书店地上的一堆机器,我真的一筹莫展。思考一宿,第二天我就在书店门前贴出一张布告:征集计算机程序设计人才。

后来给我做了许多计算机事情的那个小伙子非常感慨地说:“我在大学里学的是计算机专业,连我们都不知道将来作何之用,天籁老板却愿意掏钱雇人设计应用程序。我们同学都羡慕我哪。”记得我给他的酬劳是按照天天计算的。一天八百。不是钱多,是他这么要的。而在我是出于对计算机这种神器的崇仰,事后他坦诚:“我也不知该要多少,你答应我八百时吓我一跳,后来这事轰动了我们学校…”

因为王永民还没有发明出“王码”,鼠标还是广告上的图画。我的计算机雇员就郑重告诉我:“你也得学习使用,我只在编程,你和你的秘书须完成应用。”早期的BASIC编程书籍我也买了几本,但一页未能看进。后来还是台湾人编写的世界上唯一供华人使用的“仓颉输入法”实用。那是用48点阵画图,一个个画出来的字。所有的字型都歪七扭八,更没有什么字体说,字的好坏全在画那字的人的审美水平。而它的输入符码又只是些“金、木、水、火、土…”类的单字。我后来是捧着那本厚达三百多页的输入法密码本,一个字少则敲三下,多则敲七八下,甚至更多下才将一个字勉强敲出。

天籁书屋引进了计算机管理的消息轰动古城,每日里总有前来观摩的人群。这种事情口述有些枯燥,下面我就列个清单,把天籁早期如何将计算机应用到商业管理摆一摆,其实现在看来很幼稚!

  1. 用于群发邮件。我的计算机雇员打了十多米的程序纸完成的编程,就是为此我支付了他好几个八百。结果只是用于管理我的读者,尤其是团体。使用的时候分类调出,直接打印成手指头长宽的纸条,然后手工贴在群发邮件的信封上,再通过邮局寄出,用于图书征订。
  2. 用于人员考勤,造工资表。

下面一项也是我最具智慧的应用。我把那台宝贝绿显(相当于12寸显示屏,那时候世界上还没有发明出彩色显示屏,屏幕是绿色和黑色的,绿色就尤显身份高贵)用摩托车运到西安煤矿机械厂热力车间,让我大哥动员全工段的工友用三角铁为我设计打造了一只悬挂显示器在空中的笼子。那时候到过我书店的读者一定有印象:收银台旁总坐着我,面对键盘,左手捧书(仓颉输入法密码本),右手敲键,口中呢喃:金木水火土…成了!如此打字每分钟是以个数来计的。每每当我打完一字,禁不住大吼“成了”的时候就有读者在笑。再说说我身后空中那口笼子里悬挂的绿显里,显示的是我们书店里未能上架的珍藏图书。那往往是我从民间一本本淘来,又多是孤本。

除此,天籁书屋还利用这架全市唯一用在商业服务上的计算机,开办了一项公益服务。我在新华书店里交了不少朋友,后来全发展成了天籁的间谍。他们每日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私下里为我提供新华书店当日最新上市书籍在各家分店里的分配数量。那时候国家对个体书店尚存歧视,好书和热书,出版社往往先发给新华书店。为此我考虑虽然我们店里尚无此书,但我可以利用我的间谍网络给读者提供每日全市某某书在各家分店的发量及存量,以及分析可能的当下存量。比如您得到新书消息,却担心跑了冤枉路,那么您来天籁好了,天籁的笼子里那台绿显可以用最快速度给你提供相关图书在本市的分发信息。你可以按图索骥,城里没有了,哪怕是长途跋涉去长安。那里进量虽少也许只有五本,但当地是农村,兴许有剩。

这项看似傻帽的服务真如我愿,除了《西安晚报》当成奇闻报道外,更多的读者见天地到我书店来看笼子,找书源。他们说,虽然天籁没有这书,但我也得来天籁找找,甚至于非要在天籁买上一本杂书,以示感谢。

天籁的书源并非永远拮据,书店开张到三年上时,全国已经有三百多家社科类出版社和天籁建立了供销关系,因为他们非常清楚,西安天籁书屋一天的门市零售量甚至超过新华书店全市一天的批发量。

如今想想,大家知道我特别想说啥,我想说:“谢谢托夫勒,因为你的《第三次浪潮》,我有了点学问!”

老虎庙口述史(十九) 二维码相关阅读
最早的无绳电话
天籁书屋诞生记
我给北岛送稿件
天籁书屋的营销策略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