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768期]短命公交

@ 十月 25,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10月25日。1961年的今天,美苏坦克在东西德边界查理检查哨互相对峙,此后东西德正式对立。

[1]短命公交

老郭的相声说,只有同行之间才存在赤裸裸的仇恨,这句话是永恒的真理,10月25日下午,173路公交在开通运营的首日就被一群疑似916公交的人逼停,173在电子科技大学长安校区站牌也被人直接卸掉。

拆站牌

一般而言,同行变冤家理由众多,归根到底是一个利字,173和916重合14站,但173刷卡,916售票,用916公交所属的长安区客运总公司的话来说:“那我怎么营运?”请注意,一般而言,我国政府行政部门在神仙打架后,要么闭口拒绝回应矛盾内部解决,要么虚情假意一团和气,但长安的公交公司对媒体冲西安公交公司撂下了这句话,基本类似于“兄弟你挡我财路就别怪我…”的语气,可想而知双方已剑拔弩张很多年了。

根子也许要追溯到长安区撤县变区时,长安的客运公司与西安市公交公司的利益冲突(1612期之2),基本上可以视作长安区和西安市在各类行政部门上闹别扭的缩影,这也是西安咸阳一旦合体后面临的最大问题,所以才诞生了西咸新区这个缓冲带。独裁者斯大林曾说过,在政治斗争中,一旦解决路线问题,接下来的就是干部问题。干部们不想被解决,所以就要在路线上闹浑水,基本就是这个道理。

还是要回归正题,这件事并非毫无结果。西安公交总公司和长安区交通局运输科均未肯定闹事拆站牌的人是916路公交所属公司的人,并表示此事需要调查,至于173路何时能恢复,估计要靠双方高层如黑社会般让利谈判,这就是有社会主义特色的解决之道。

[2]准生证的故事罄竹难书

快到年底了,政府职能部门们又开始瞅准机会捞钱了,计生部门也不例外,因为他们手中掌握着天朝反人类第一证件——准生证(1697期之4)。阎良区一对夫妇近日在关山镇计划生育服务站办理准生证,但却遭到对方三番四次的拒绝,因为在办证时,工作人员让已经怀孕两个多月的母亲做孕前体检,如果没有孕前检查,就不能拿到准生证,为了唆使这位已怀孕的母亲去做孕前检查,计生站点工作人员甚至让他们找人做假证明。

小小的镇计生站还是很牛逼的,他们在接到阎良区计生局要求给予办理准生证的电话后,依然在事后坚持“没有孕前体检不能办理”,我们知道,在伟大的天朝,中国公民出生时只要没有准生证就上不了户口,所以这让这对夫妇很为难,他们说:“难道是要我们把孩子打掉然后再做孕前检查吗?”知道我们为何把准生证定位成反人类证件了吧?

[3]供暖的成本

临近供暖季,暖气费自然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据西安附近的两个煤炭县——白水和蒲城称,今年陕西煤炭平均每吨降40-50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120元左右。《三秦都市报》撰文称:“国内煤炭价格大范围降价,但大西安的供暖费用这些年却只见涨,从未见过下调。”热力公司听后很委屈,一家热力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煤价虽回落但降幅有限,因此并没有盈利空间,始终处于亏损状态。另外,环保投入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上半年,大唐公司就因为指标不过关日夜赶工脱硝改造项目(1563期之1)。

煤价是市场调节的,供暖价格是政府定价的,所以供热成本就出现了价格倒挂,就和天然气面临的问题一样(1759期之1)。采暖供热成本确实并不仅是煤价,还有人工、水电、运行维修、锅炉折旧费等诸多成本,但作为公共福利之一,供热企业的成本也不能这么多年一直遮遮掩掩,也没有如此市场化的道理吧?

[4]实名举报

10月17日, 17日,鱼化寨西晁村一违建坍塌,事故造成四死一伤(1760期之7),对此,国家发改委委刊副主任“@王云岭”发微博称,该村村民实名举报(举报材料地址:http://goo.gl/Eq2gu3、http://goo.gl/7JA7v3),鱼化寨街道办书记等人在违建中勾结获利,长期潜伏于鱼化寨的“等拆”专业户李某浮出水面,举报人称,李就是此次坍塌事件的事主,事发后找人顶替。

城中村加盖这事并不新鲜(1758期之31759期之7),村官谋利在天朝也是老生常谈的事情了,这件事情最有趣的一点在于,【西安e报(微博版)】发布的这条微博,存活了没多久就被和谐掉了,也不知是哪个不能说出名字的伏地魔要求的。

[5]警力不足

本周一,“@喷泉sama”姑娘在遭遇小偷撬门时拨打110报警,得到了警察叔叔“撬开没”的询问后,就没有下文了(1764期之8),10月25日,“@喷泉sama”发微博说:“事情发生一天之后,派出所民警联系了我,上门态度诚恳地对当天的未出警表示致歉,并解释了当晚因为有斗殴事件造成警力不足所以未出警,以后将加强这一片的巡逻和小区治安。”这个解释得到了姑娘的满意,嗯,也可能是在警方软硬兼施的威胁中被满意…

警力不足是警方最喜闻乐见的托辞,2010年,时任市委书记的孙青云甚至将全西安坐办公室的机关民警赶上大街执勤,当时我们曾列举过这么几个数字(710期之3)——

从全市抽调了1050名机关民警下沉基层进行街面巡逻防控,而这1050人名机关民警是“各分局机关的30%+执法勤务部门的15%”的总和,0.3*X+0.15*Y=1050,不管X和Y再如何设定,西安坐机关的民警都不是个小数目。
2007年的《华商报》称,西安一线警力当时已达到总警力的96.5%

所以,警力不足是个半真半伪的话题,正确的说法是,屁股坐在办公室椅子上的胖警察,太多了。

[6]继续缩线

自从地铁建成后,官方就开始打出缓堵、优化线路等理由试图消减线路重复公交,2号线上的600路历经波折保住了(1619期之11622期之21623期之本周公共事件1636期之本周民生1640期之1),但1号线上的303却木有了(1726期之1),西安公交的确需要优化,但官方似乎特别热衷借机专挑地铁上的线路优化,日前,西安市运管处表示,他们将继续贯彻“缩线部分与地铁重复过多的公交线路、减少与地铁复线”的方针,不知道哪些线路在今后又将遭受厄运。

我的家乡哈尔滨地铁通车后,也有公交和西安面临一样的窘局,但哈尔滨的公交公司却表示:“公交和地铁虽然重合度很高,但是在地面需要一条公交线路作为地铁的补充,所以线路不会取消。同时,不同的票价体系,也给市民不同的选择,公交站点设置得更多、更密集,能满足市民的不同需求。因此,客流争夺并不是目的。”说到底,公交公司的意见就是市府的意见,人治的天朝,每个城市的施政方针就是长官意志的体现,开明与否,其实是个伪命题。

[7]一寝室小偷

西安城东某大学寝室内,A同学丢了一部爱疯5,于是她向碑林分局金花路派出所报案,民警经调查,发现此爱疯在丢失后被网上激活使用,使用者是同同寝室的同学B,当民警审问B时,发现B偷的手机是A丢的那部,但B却说自己是从同寝室的C那里偷来的,警察叔叔又找到了C,结果发现A的手机是被C偷的,而C的手机又被B偷来,C同学因为手机是偷别人的,所以丢了也不敢声张。于是乎,这个一寝室小偷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8]一家子小偷

比起上条,本条e报堪称就堪称小偷世家了。宝鸡警方近日破获了多起商家失窃案,发现所有的犯罪嫌疑人都是一家人,他们为了给孩子过生日,在宝鸡各大商场、专卖店专偷高档衣服、鞋子、香皂等,几天内作案十多起,所偷物品均准备自用。这孩子在如此环境下成长,不知道是不是也是个小神偷?

[9]四胞胎

四胞胎

乾县一对80后夫妇,头胎就闹了个四胞龙凤胎,原来双方父母家里都有双胞胎基因,这是70万分之一的幸运几率!不过,怀四胞胎的妈妈真是很辛苦,1小时测一次血压,两小时翻身一次,两个陪护,丈夫一直给妻子按摩肿胀的腿,每次起来厕所都异常困难。

[10]找工作的故事

找一份心仪的工作,往往要面对各种冷眼和性别歧视,而当你走过来时才发现这段经历充满泪水。西安石油大学微电影《破茧》(短地址:http://goo.gl/mGorVk),为你讲述了一段找工作的故事。

[西安e报:1768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307期]阳光国会惹谁了?
[西安e报:672期]和谐之花处处盛开
[西安e报:1037期]知识就是力量
[西安e报:1403期]咱上面有人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