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一案二审庭审攻略

@ 十月 27, 2013

原文首发于《段万金律师的博客》,感谢作者“段万金”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谁来界定卖淫嫖娼》。】

李某涉嫌强奸案定于十月三十一号开庭,基本上这属于李某最后一线渺茫的机会,因为这种案子如果二审终审的话,如果没有充分的新的能够证明是嫖娼的证据,要想让法院启动再审程序改判几乎不可能。要想抓住这最后渺茫的机会,必须有的放矢,制定最佳方案。

二审李某应当怎么办呢?有三种方案。

第一种方案是继续像一审一样,重点猛攻指控证据瑕疵做无罪辩护,但是我觉得这样的方案是一种徒劳,宣示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像李某未成年人案,即使真有冤情,在目前汹涌民意下,没有那个法官敢逆民意冒天下之大不讳做不够成强奸罪判决,律师说服了法官说服不了民众没有意义,更何况是不公开审理案件,法官根本没机会向公众解释,只有真正鳞选出来陪审团能解决这个问题,律师说服陪审团就行,民众无法怪罪陪审团,因为陪审团就代表民众。

第二种方案是赔钱妥协。

这是我听到最多的一种方案,这样做有可能使二审改判,给李某减轻几年刑罚,这样做存在三个问题,一是李某从不认罪到突然认罪,转变太大,会让整个社会更加鄙视李家;二是”受害人”买不买帐,能不能达成赔偿协议还是另外一回事,搞不好受到羞辱还达不到目的;三是如果李某认罪的话,可能永远也没有翻案的机会,在法庭上认罪和在侦查阶段认罪对于事实认定上效力大不一样,侦查阶段是在封闭环境下认罪,而法庭上是当着法官公诉人辩护人受害人几方面当场认罪。

第三种方案是继续做无罪抗争,但要把重点放在量刑上,无罪抗争是烟雾弹,为量刑改判服务。

我上面说过,即使在一审阶段证据有瑕疵,可能存在冤情,但如果没有新的能够翻案的根本性证据,要像二审无罪判决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能是唐吉歌德大战风车式的浪漫,但是二审又必须坚持这样态度,主要是向社会进行的一种坚定的宣誓,最主要的是为将来有机会的话彻底翻案,就像薄案,为什么宁可被判重一点也不认罪,就是保存将来翻盘一点残存的希望。

二审的重点其实是在量刑上,一审判决最大的马脚就是在量刑上。

李天一案

一审判决最大的问题是量刑不均衡,整个判决看起来就像一个人挑水,一个桶满满往外溢,另一只桶却空空轻飘飘,挑水人摇摇晃晃,极为难受,而一审判决同样是未成年人,一边是十年有期徒刑,一边是三年还是缓刑,判决量刑严重失衡,法律摇摇晃晃,让人看起来缺乏基本的公正性。

如果以李某的十年量刑为基准,和三个被判缓刑的被告进行对此,李某和其他三个被告都属于未成年人,一审判决认定都属于主犯,唯一的区别就在于那三个被告又认罪和民事赔偿情节,如果没有认罪和赔偿情节的话,这三个被告的量刑应当和李某相差无几,但是问题是,仅仅认罪和赔偿就能将十年左右的刑期一下子拉倒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且还是缓刑这个程度?就是自首和立功这样的法定情节都很难做到这样的量刑!

反过来,如果以三个缓刑被告量刑为基准,同样作为未成年人,作为主犯,如果李某也认罪赔钱的话,量刑也应当在三年,即使说李某作用更大一点,充其量不给李某适用缓刑罢了,到现在李某不认罪赔钱,按照这三个人的量刑标准,李某量刑应当是多少?是不是应当一下午坐上火箭上升到十年?!这种量刑实在是开国际玩笑,视法律为儿戏!

因此,从法律严肃性均衡性来讲,二审量刑应当改判,改判方案有两种,一是以李某为基准,把其他三个缓刑量刑提上去,判个五六七八不等,二是以其他三个缓刑为基准,把李某量刑降下来,五年左右,但是考虑到二审没有特别原因是不能给被告加刑的,因此只能采取第二种方案,把李某刑期降下来。

律师在做刑事辩护案件中,如果是共同犯罪,自己当事人不认罪,而其他同伙受到收买以认罪进行交易,这是最恶心最难缠的案子,尤其是强奸罪这种主要靠口供定案的案子,如果同伙是两人以上那几乎是死定了!除非受害人承认是性交易或酒吧有人承认是设局,仅仅靠一些可疑的蛛丝马迹要想翻案是不可能的!二审如果还把重点注意力放在这上面不仅会劳而无功,而且会转移对一审判决量刑根本缺陷的注意力!

如果我们再进一步分析,一审判决量刑上的根本硬伤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证据上的严重不足,三个认罪赔钱的被告被判处缓刑就像是一桩超越法律底线的赤裸裸的交易,控方做这笔交易其更主要的目的就是锁定了李某!如果没有这三个被告认罪口供这个案子根本就难以成立,如此看来,交何种朋友真的很重要啊,如果交友不慎搞不好会进监狱的,而且可能会是你的这些狐朋狗友指证的!

李某案二审庭审攻略 二维码相关阅读
梦鸽为什么不道歉
媒体能不能说“李双江之子”
李天一案判决前的一点思考
别用道德和法律的名义耍流氓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