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二十一):副总理走穴

@ 十月 30, 2013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不地道的肉夹馍》】

四十、国务院副总理姜春云的那点糗事

当年说老毛要来陕,唯一的国宾馆丈八沟着实忙活,连茅坑都要专门打造。老毛愧对陕西最终未敢成行。但丈八沟从此升级…此为老话。再后来丈八的服务员都以准国宾级服务员招聘,延续多年。说话间到了2000年,丈八落得个优秀服员输送基地。凡北京人民大会堂是员工必陕籍无疑!电工、橱工、端碟子、端碗、倒茶上水直到门厅礼仪…后来搞三产,专事商业开发,开发公司经理亦是老陕。人民大会堂整个被老陕垄断耶!

有一年我从事广告业企业策划,时不时到大会堂里搞点妖蛾子。配合我搞的则是赵守一的公子赵援(时任陕驻京办官员)。话分两下里表,那年江西出了个轻型钙板长,厂长年轻,约莫20出头。企业搞得热火朝天。只遗憾业内争斗你死我活,该小厂始终难见云开雾散日。后有高人荐言“何不把产品鉴定会开到北京去,开进大会堂?也搞它个’大会堂指定’?”我接手此活两月完成了所有前期,只待最后选定“中央首长出席”一项时,该黄口小儿的钙板老总竟然死活看不上我在策划书里竭力推荐的“打包首长”(任何会议均可参席者为“打包”),无奈拖延三月迟迟未行。

忽有一日时来运转,待我细细道来:“《人民日报》有个下属报叫《市场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主抓工业的姜春云之前妻正就职于此(挂名的,都老皮啦)。我的目标就此锁定。经反复游说,姜之前妻最终与我签约合作。消息紧急告知江西方面,皆欢喜之!鉴定会召开即日,紧挨大会堂西门的江西厅内人头攒动却迟迟未见姜春云大驾。人们不免窃窃私语“是前妻,灵验吗?”话说主席台上早已惴惴不安…那儿老总几次找我过问,话里透着极大不信。我不是总理我亦担忧,那不是总理长如何模样的问题,我是关心这一场总理真人秀下来我就要到手五万,租这一个大会堂场子也才不过六千呐(当年时价)。

我们先来看看场上布置:主席台上一字名牌不一一述说,只见当中并列的是左姜春云,右那某某。台前有空场,置DV数架。台左为记者与我等杂家,台右却全是着蓝衣钙板厂职工…

此时忽然一阵骚动,场上人声纷纷“总理来啦!”姜春云迟到整一刻。此时场上媒体有优秀表现,镜头齐刷刷转向记者席里混搭着的姜总理的山东原配。但只见姜原配低眉搭眼,形容上粉了又红了又黑了又紫了,似不见人色。再看众人嘱目的姜总理前妻前走过,有些微侧顾,眼神儿也疏忽间有了侧隐…

我不是姜原配肚子里的虫,我当然不知此刻她在想甚?假如这是写小说,想必她会很不快活“大会堂里企业开发布,历来打包首长不外乎马文瑞、王光英,任什么企业通吃。我如今给你们叫来了现任总理,容易吗?为甚还要如此视我,叫我下不来台?!”

转过来再看台上,台上姜总理在众人怂恿下落座主席台上那张写着他名儿的小牌后面,再看左边牌上则有名不见经传之名。主持人见状急忙一声“开始”,台下左手企业方阵里身着蓝装的钙板厂员工忽然哗啦啦齐齐拥到台前,其中两架企业自备DV也紧随其间,明显看得出敬爱的姜总理有所惊到。随之有反应巨快的姜办人员迅速走近维持,秘书则走向话筒从主持人手中抢过话筒,大声道:“总理工作非常忙,来看望大家就是最大的关怀,也没有准备讲话,大家落座、落座,回到原处…”

江西厅里的小骚乱瞬间平息,接下来由企业老总,那个年轻人发言,发言十分钟左右,话毕,只见姜办秘书立刻起身,大声道:“总理还有工作要忙,会议就参加到此,祝贺你们企业不断有新型产品问世…”

我作为策划人之一,正在座上掐时间,却不曾想姜总理的决定来得如此突然。便急忙跑上主席台,急问是出问题了么?主持人说看像是没有,总理大概就是忙。我心下直嘟囔:忙啥,看见人了呗…

有国务院主管工业副总理姜春云出席的江西某钙板厂新产品鉴定会就此匆匆结束,前后15分钟不到,这又是一出意外。我责问该企业策划部负责人,总理走了,山就倒了,连产品鉴定会都不开了?负责人说:你有所不知,开这个会不就是为讨得有总理影子的照片、录像带嘛?

当日下午,我去《市场报》“善后”,算账、结账,拿我该得的。《市场报》财会部忽然接到“姜办”来电。曰,今天上午凡鉴定会现场所有人拍摄照片立刻回收,一张不许流失!那时候来财会部的正好有一《人民日报》摄影记者。他私下悄悄对我说:“我手里的早就给了那家企业…”我不明白记者是说已经产生了经济效益呢,还是指其他。

老虎庙口述史(二十一):副总理走穴 二维码相关阅读
我在郑州做乞丐
穷人的生活决定国家的尊严
改革不应再以血路相辅
我家的黄河大彩电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