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性爱那点事

@ 十月 30, 2013

原文首发于《赤脚de大侠BLOG》,感谢作者“赤脚大侠”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不自信的巨变只能产生垃圾》】

国人喜欢生孩子。按说,生孩子的前提是做爱。如此,正确的逻辑是,喜欢生孩子,意味着喜欢做爱。可是,国人不会说他喜欢做爱;即便喜欢,表达也不会这样直白;非得表态,也会说是喜欢造就千秋万代。别小看这样小小地拐了个弯,这体现着教养、文化和内涵。

对生孩子,国人的首义是为了传宗接代,也叫延续香火。这个说法很讲究、很有文化,却剔除了个人的性爱享乐,用时下通用的说法是缺少人文关怀。在国人看来,做爱,首先是对得起祖宗的一件事啊,是被动而非主动。当然,顺带着,也对得起一下自己,但这绝对是“顺带着”的附属产品,与性爱无关。如此,做爱应该叫交配才更为贴切。

我这样说,有玷污传统文化大逆不道之嫌。因为,中国的文化人一向主张禁欲。传承与发扬儒家文化的集大成者——宋代理学大师朱熹,就一向倡导“存天理,灭人欲”。他解释道“饮食,天理也;山珍海味,人欲也。夫妻,天理也;三妻四妾,人欲也。”他这一倡导就把他的观念倡导成了主流,且一直主流到今天,并成为中、底层百姓,特别是底层百姓必须相信并且身体力行的行为规范。

在中国要搞倒一个人,首先从性爱也就是道德开始,这是一条大家心照不宣的捷径。如果这个人性爱存在“问题”,往往一搞一个准。近年来,国内反腐,那些个官员们的贪腐内幕常常发端于不道德的性爱,也就是私生活,官方称之为“生活作风问题”。这着实让诸如反贪局纪委等部门有点子尴尬,因为第一个发现这些问题并曝光于公众的往往来自民间,而非官方。而且,官员们的“生活作风问题”,必牵扯贪腐问题,这仿佛已成规律。这样的事多了,老百姓总要质疑,是否有成立个反性爱局的必要。于是,便产生这样一个问题:反腐反贪到底是应该从体制机制制度上入手,还是应该从规范官员们的私生活也就是性爱入手呢。

说起性爱,国人的老祖宗黄帝,早在朱熹未发酸调之前就纳一对姐妹玩“双飞”。到了始皇帝,三宫六院不在话下,在皇宫开始了合法群P生涯,这一群P,就延续了2000余年。最可恼的,那位始皇帝灭了人家六国不算,还要把人家的妻女宫娥抢了来供已享用,仍然美名其曰延绵皇嗣。这么多的美女皇宫住不下,就盖个阿房宫,整个一人类史上空前绝后的美女寡妇收容所。所以,朱熹的主流理论只能规范屁民,规范不了权贵。

只拥有虞姬的项羽气不过,一把火把那阿房宫烧了。唉,浪费了多少好木头啊。想想那项羽幸亏早早结果了自己,没能来得及当皇帝没能来得及享用始皇帝玩剩下或还没来得及玩的美女,这给一向长于八卦的文人们留下了诸多联想空间。可以说项羽的死,毁了一个盖世皇帝及新生群P男主角,却成就了一段伟大的“爱情”。只是,这段“爱情”让人感觉相当地四六不靠。因为,虞姬不过是项大人麾下众多连名分都没有的妾中的一个,谁知道如果项大人当了皇帝后,虞姬还能被“爱”也就是宠幸多久呢。

所以,国人在性爱这件事上,表现得相当的虚伪。这也难怪,因为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一再教导我们,对一切均需遮遮掩掩,不必直指核心。喜欢不要说喜欢,厌恶也不要说厌恶。最佳境界,应如中国画所追求的那样似是而非、月朦胧鸟朦胧的。特别是对那些不怎么“上台面”的事,更要出师有名,更要找个冠免堂皇的理由。实在找不到,至少要用写意的手法意思一下。至于这些或理由或写意背后所遮掩的东西,只有懂得的人才能了悟。所谓知音难觅,反之,便是对牛弹琴了。如有外邦人士不能领悟其中奥妙,抱怨不懂中国及中国人,那又有什么要紧,谁去理他,就让他们困惑着吧。

进入新世纪,国门洞开,西风东进,一向固有原则和底线的传统文化,有时也不得不与时俱进,做些许改变。这不是说国人不能固守传统文化,实在是西方文化太过强势。讲究中庸之道的传统文化,只是稍作顺势而为的策略上的调整而已。

性爱

说起西风,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有幸参与了黄河中游一座著名水电站的建设,而且有幸与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一道工作。我的上司,是一位叫MIN身高足有两米的形体高大威猛的美国人。这家伙看不懂三视图,交待工作一向以示意图表达自己的意愿,也就是说,他没有受过基本的高等教育。MIN在美国有幸福的家庭,夫人与他同样人高马大,两个女儿一个学钢琴一个学美术。在美国学艺术,一需天分二需经济实力,两者缺一不可,而不似国人,学不好数理化或文史哲,艺术便成为最后无奈的选择。

自改革开放以来,工人出身的MIN就在中国淘金。对人高马大的他来说,如何解决性生活,不仅是他必须面对的问题,也是他夫人极为关心的问题。早在四川工作时,MIN就找了位当地的已婚女人。MIN在他的权力范围内,为他的中国女人——那位黑黑的壮壮的走起路来象颗炮弹的大嫂,谋取了一份类似于清洁工的差事,每月可获取2000余元的薪金。此外,因为俩人的特殊关系,每月MIN还要支付给这个女人2000元。上个世纪90年代初,每月4000余元的收入相当可观,而他们之间的默契是,均通过各自配偶的认可,各不影响各自的家庭。那位黑黑的壮壮的、私下里被她的中国同事誉之为“炮弹”的中国女人,毫无妩媚可言,完全颠覆了国人的审美标准。但两人站在一起,“炮弹”近1.7米的个头,在MIN跟前也算得上娇小可人。

这件事对同在那家公司工作的中国人冲击很大。首先,对MIN夫人的开通很好理解,因为她是老外,观念开放,可以拿得起放得下。可对那位中国大嫂,特别是她的丈夫,却不太能够让人理解,毕竟是深受国学影响、观念保守的中国人,怎么一下子就比老外还老外了呢?所谓金钱面前人人平等,是否也包含思想和观念这一领域呢。这些年看得多了,麻木了,也释然了。

MIN的上司,那位受过高等教育斯斯文文的法国人,采取了与MIN只坚守一棵中国原生态白菜的单一做法截然不同的另一条路线,那便是广采博纳、兼容并蓄。每到周末,法国人的中国部下,都会从洛阳给他带来专业的美女靓妹,并且,基本做到每周不重样。要说法国人真叫一个浪漫,常常,他带着洛阳妹妹在黄土高原的荒郊野岭散步采花追逐拥吻,前戏工作那叫一个细致。这嫖娼居然能嫖出浪漫来,直叫我等土包子大开眼界。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小仲马不就爱上了茶花女,李甲不就爱上了杜十娘了吗,谁规定和妓女就不能浪漫、不能爱情了呢。只是,不知这位法国佬如此细致周到的工作,是否会影响到洛阳妹妹的收入。

由此,我得出以下结论:在选择性伴这件事上,美国人喜欢健康抗造型的,是典型的实用主义者;法国人喜好苗条年轻型的,在审美上与国人也没有太大的出入,是典型的浪漫主义者;美国人理性,法国人感性;美国人直来直去,操作极具外在的残忍;法国人曲里拐弯,貌似温柔中的内在残忍似乎更为冷酷。在最后一点上,法国人与国人真的有的一拼。

当然,法国人与国人的浪漫自有天壤之别,这是毋庸置疑的。相形之下,国人的浪漫情怀无论掩饰得多么巧妙,也不能抹除其本质上的功利色彩。比如,前段时间公开审理的刘志军案。这位昔日的大人物在庭上表白,自己对金钱没什么概念,只是喜欢年轻女人。言词间,自己无非是个资深贾宝玉,对自己何以贪污巨额资金,仿佛是他本人不甚了了的情不得已和水到渠成。用喜欢女人的“小错”,掩饰贪腐的“大错”,刘志军“浪漫”情怀的表象下实则是功于心计的老谋深算。

而不厚书记在庭审时,对自己的“浪漫”归纳为一句轻飘飘的“生活作风问题”,对自己妻子的红杏出墙却不吝笔墨渲染。之所以不惜自曝家丑、自戴绿帽,其实质是在告知天下,一对奸夫淫妇的证言、证词,根本就不足以采信。用桃色新闻之“虚”吸引公众眼球,行掩盖贪腐之实,可谓深思远虑、极尽城府。

围魏救赵、指东打西式的国学精髓,在这些引导社会潮流的精英分子身上,可谓运用得出神入化。他们再也不用回避性爱了,必要时,反以性爱为武器为自己鸣锣开道。他们不仅娴熟地使用那块用了两千多年的遮羞布,而且,以创新型思维,开发出那块遮羞布的新功能。这一点,就连发明这块遮羞布的老祖宗也要望尘莫及。他们奔放地追逐权力、金钱与美女,这种追求常常被冠以不能取信于公众的诸如浪漫、爱情、爱好、工作需要等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只是,此等招数又如何欺瞒得了同样深受博大精深文化之浸淫的国人呢。

《关于性爱那点事》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男女之事
第一次亲密接触
野山坡上的野合
脱,也是一门学问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