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775期]举报领导的下场

@ 十一月 1,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11月1日。1984年的今天,时任中央军委主席的邓小平在内部会议上决定——军队减少员额100万,这数量约占当时中国军队人数的四分之一,同时将11大军区减为7个。

[1]我要炸地铁

10月30日中午,一个名叫“嘴咬唇”的网友在百度贴吧发帖称:“我要去炸地铁了,目前在地铁站门口。”在他原帖和本人的回帖中,还有大量地铁一号线图片及作案方案。由于此愣怂的发帖时间刚好赶上“天安门事件”被升级定性为“恐怖袭击”,所以这个充满了恶趣味的帖子在发布之后,很快就进入了网监的“法眼”,随后西安警方专门成立了专案组进行案件侦破。这才是此事“起承”的正常节奏,而并非新闻通稿所暗示的那样:“许多网民浏览围观并引起恐慌”,你随后便理解为热心群众打电话报警了。

在警方强大的人肉搜索和互联网薄弱的隐私下,这个愣怂很快就落网了:发帖网民刘某,男,潼关县人,目前在西安市某医院实习,当民警在该医院调查时,刘某不堪压力主动投案自首,并交代了发帖的动机——原来是为了在贴吧上扩大影响力和知名度…

除了上自然段的第一句话,这条新闻还告诉我们两件事:1、四年前要炸钟楼(259期之9),四年后要炸地铁,西安城市化发展的脚步,从愣怂吹牛皮的重心上也可见一斑。2、贴吧的知名度、微博的粉丝、帖子的阅读量…这些换汤不换药的玩意是万恶之源,就像微信游戏里刷排名一样。

[2]我要告贾平凹

2002年,西安摄影师赵先生应朋友的邀请,给贾平凹拍摄了一张人物特写照片,这张照片你想必并不陌生,因为老贾随后出版的小说,基本上都用了它。不过赵先生不乐意了,因为此照片在2003年被《贾平凹长篇散文精选》使用时,当时的出版社可是给了他几百元的稿酬,可后来出版了那么多小说,他一分钱也没获得,书上也没有署名是“赵某某拍摄的贾先生”,赵先生一怒之下,将贾平凹、漓江出版社、西安图书大厦告上了法庭,要求他们在全国知名媒体上赔礼道歉,并索赔15万,之所以要这么多是因为《秦腔》获了奖,社会影响大,说白了,就是书卖得多。

律师说,此照片是赵先生赠送给贾平凹的,送照片时也没有任何说明和要求,再说出版社的照片不是贾平凹提供的,对于此事老贾基本上属于躺枪,因此的贾平凹不是适格被告。此案经由西安中院庭审,最终出版社和赵先生都同意接受调解,至于究竟赔偿多少钱,反正不会是15万。

[3]我要上央视

西安最近几个月上央视的节奏有些略频繁,这次是凤城明珠小区60多套房一房两卖的事情。

央视的曝光其实也捡了个现成。10月30日,《华商报》披露凤城明珠小区有业主4年来一直在毛坯房点蜡烛度日,原来,该楼盘由于两家公司纠纷无法顺利入住,60多业主起诉后虽胜诉,但物业不给办入住手续,并一房两卖,为了守住自己的房子,他们只好搬进毛坯房占坑。由于物业不卖他们水电煤气,所以只能这样“茹毛饮血”地过日子。

就在此事被当地媒体曝光后,被央视曝光前,物业已经为业主们通了电,而西安市房管局则表示将调查此事,而在此前的几年时间里,法院的强制执行收效甚微,而荣登央视则将成为此事最终顺利解决的最大催化剂。党控制的喉舌要比法律有效果,这就是我们有社会主义特色的中国国情。

[4]我要找包包

关于西安地铁安检,大是大非的讨论(1422期之21506期之11535期之5)还没落出个结果,小处上也是非不断,10月30日下午,薛女士在地铁一号线康复路站过安检时,将手里的三个包放进安检仪后,结果另一边只出来了两个包,装钱的小包不见了。《华商报》表示:“地铁工作人员调取监控反复查看4个小时,也没发现进了安检仪的包怎么就失踪了。”

其实很简单,八成原因是薛女士没有看着包进安检仪就走到对面,被小偷趁机顺走;二成原因是小包挂到别人的包上,被误取了。前者包没进去,监控看不到,后者包进去了,自然能推断出来,就这还用反复看了4小时,这是在录《走进科学》吗?尽管薛女士报了警,但警方认为,这包只能算遗失,不算盗窃,不能立案。所以,这件事就只能这么不了了之了。

[5]我要举报领导

宁陕人柯尊年是个民间反腐人士,他在得知副县长公款出游线索后,经核实把整条线索转给了媒体,但是,这个没有透露名字的中央媒体不仅未刊发稿件,还告诉他“稿子已经做好,发到县里去了”,紧接着,跟公款出游有着利益关系的开发商带着10万块封口费就找上门来。于是,柯尊年他决定向县检察院的检察长举报此事。

举报

实名举报官员后,开发商带着人围住了柯尊年的家谩骂踹门,随后还有不明身份的人回来堵在楼下,警察来则离开,于是柯尊年自费在楼梯口和家里安装了4个摄像头,每天出门都要带上钢盔和擀面杖。这就是在国内,一个普通人用正常程序举报领导的后果,当然,柯尊年遭遇的报复还算是比较文明的了。

由于柯尊年的经历被外省媒体《中国青年报》报道,11月1日,宁陕县纪委表示,此举报问题属实,安康市纪委已对公款出游的副县长立案,随后将公布处理结果。

[6]我要当城管

10月31日下午,在红缨路的一个停车点,收费员小张遭遇了一群人,他们自称是张家村街道办事处城管科的城管,开四辆车而来,停车去附近开会,但只交了一辆车的钱,当小张追要另三辆车的停车费时,对方却说:“我是城管,我不管停车,但是我管保洁员,保洁员清扫保洁,你来给我把卫生费交了…小伙子,单位的车你要认呢,你眼睛亮点…你叫你老板来,看你能收不?球鸡巴毛病。”

这群人严格来说还不算城管,而是属于街办的城管科,反正二者都没有执法权,所以这种“老子吃你几个烂西瓜”的翻译官态度一出,围观群众也就自然把他们归到城管这个范畴里去了。当然,也有很多有车族发泄对停车费的不满,在微博新闻跟评里也趁机对收费员进行攻击。所以这件事能看出“对人不对事”的天朝特色,读市井新闻也能以小见大。

[7]我要高工资

西安公交不好等,公交司机脾气暴、工作时间长,而另一个事实是,西安公交车每年以500辆以上的数量递增,一辆公交车理论上应配备2名司机,相应每年应新增1000人,可新增公交司机却连一半都不到,保守估计西安公交司机缺口达20%以上,于是,司机工作压力继续增大,脾气更暴,长此以往,恶性循环。

《三秦都市报》认为,西安公交司机放弃休息加班加点营运,月收入能达到4000-5000元,这工资虽然超出西安工资平均水平一大截,但考虑物价、生活成本以及劳动付出、同行业同工种横向比较,优势并不明显。招不到人,是因为付出回报比太低,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提高工资,以增加职业吸引力,又不想涨工钱,又想人来干活加班,哪有这么共产主义的事情?

[8]我要去陕南

陕南

西安的空气质量一路飘红(1774期之1),只能靠下雨来缓解雾霾,不过一山(秦岭)之隔的陕南,却一直享受着好天气的加持,11月1日,“@山水大周”从西汉高速上回西安,一路拍下秦岭南、北两边的天空,这对比挺明显吧。其实,地理环境确实对雾霾有着不小的影响,关中盆地的雾霾就好比在被窝里放屁挥发不出去一样,但依然是这个例子,与其埋怨被窝这个客观条件,不如考虑一下放屁的人吧。

[9]我要销户口

天朝的户口多神奇(1764期之1)多重要(1463期之1),想必不用废话了,有人为了上户口欲生欲死,同样也有人为了销户找不到门路。户县的温仓仓离异后一直独居,但他最近发现家中的户口本上多了一个人,还是他的“亲女儿”,这个姑娘还就在他的同村。户口多了一个女儿,对于温仓仓而言就是不符合“五保”申请,得不到国家救助了。

对于户口上的这件怪事,户籍警察也觉得奇怪,户县公安局民警表示,户口本上多的这个人,其所有资料证明都是温家提供的,还有温仓仓姐夫的材料,所以怀疑是亲戚之间达成的一种协议,造成的户口问题。但对于温仓仓给这个女儿销户的请求,户县公安局是这样说的:“我们也查出来女儿不是他的,但是现在户口上进去容易,你把人家孩子户口往哪放?”上户口难,销户也不容易。

[10]我要看旧片

最后,让我们来欣赏下中国首部彩色记录片—1947年的安康(视频短地址:http://goo.gl/EddfNz)。这是挪威老人尤约翰送还的珍贵彩色胶片,真实地反应了当时安康老城的繁华似锦、梦里水乡…

[西安e报:1775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679期]微博的胜利
[西安e报:314期]秦驴也会技穷
[西安e报:1044期]上谕难违
[西安e报:1410期]对不起,我又晚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