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国梦

@ 十一月 6, 2013

【感谢“@庖丁解牛555”的原创分享,发布时略有改动。参考阅读:《西安e报》1738期之81739期之11741期之公共话题1753期之1

“交钱拿车,不交钱,休想拿车!”这是2013年9月23日,位于城南雁翔路三兆村南“诚信”执法停车场的工作人员对我取车时的答复。

9月5日,我驾驶的面包车在城南雁翔路发生交通事故,到场办案的交警曲江大队民警花钰杰(警号:051282),以“事故中有人受伤”为由,将我的车(陕AL532J)辆暂扣至雁翔路诚信执法停车场。该民警在他说的十个工作日内的9月23日调查处理完了此事故,遂向我开具了取车放行通知单。

当我拿着这张取车凭证取车时,停车场工作人员向我索要停车费,具体算法为:40元/天×19天+400(拖车费),共计人民币:1160元!我顿时无比惊讶!直言说,你们这简直就是疯狂的打劫!我问他们,你们收费的依据是什么?有没有票据?对方回答:“没有!交钱拿车,不交钱,休想拿车!”

听到此话后,我立即返回交警队诉说停车场收费一事,办案警察的答复更令我感到惊讶,他说:“停车场不归我们管,你觉得他们收费不合理可以找我们法制科或是找物价部门”。我说,那个停车场不是你们交警指定的停车场吗?你怎么能说不归你们管呢?该民警极其冷漠地没有回答的质疑。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就是我一个人的维权经历:

首先,我查阅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二十六条:“因查封、扣押、发生的保管费用由行政机关承担。”那我的通俗理解就是“谁扣车,谁交钱”。有了法律的支持,我满怀信心的踏上我的投诉维权之路,但事情的结局却令人失望。

从9月23日可以取车(前提是交钱),到10月28日我交钱把车取出,这五十多天的时间内,我联系和走访了如下的部门和单位:

我先是去了曲江大队法制科反应此事,该科警察答复停车场不归我们管,对收费有意见可以找我们上级单位或是直接向市物价局反映。之后我又找了该大队事故科科长,他答复几乎和办案民警一样。听到这里只能按他们说的做了。

接下来,我打12358把此事反映到物价局,工作人员答复,“我把你的问题已经记录,我们会处理你等候通知就好”。在9月25的华商报上我看到了《车被拖走取车不用交停车费》(附件3)的文章,我顿时倍感欣喜终于有媒体可以为我主持公道了。但当我拿着《华商报》的文章去停车场时,他们工作人员说我们没有接到不收费的通知,你要取车还得交钱。他们这样的蛮横和高傲的姿态让我气愤至极,激动中我差点和他们工作人员打起来。

离开停车场,我便来到曲江大队,同样我还是拿着《华商报》和警察理论,我说到《华商报》都报道了,车主不需要较停车费,但是为什么他们还在收?警察的答复让我气愤得差点晕过去,他说:“《华商报》说取车不用交钱,你去找华商报要车吧”。一个执法人员说出如此不负责任和荒唐的话彻底颠覆了我对警察的印象。

再下来,我想到了媒体,希望媒体能够帮助我解决这个问题。我联系到了陕西电视台的记者,把这件事情前前后后的情况给记者说了,记者下来和我一同来到了停车场和曲江大队,并把他们各自的表态用摄像机记录下来,并于当天(9月27日)晚上八点钟,在陕西一套《今晚8:00》的新闻栏目播出。

 华商报

节目播出后的第二天,西安市物价局就在《华商报》A06版再次明确表态:车放执法停车场停车费车主不需掏。

下来是国庆的七天长假,我的车依旧不能取出,我心急如焚,我又去了物价局,物价局负责监督价格举报的科室告诉我,他们已经登报声明自己的观点,还在自己的官方网站上也说了:各类执法停车场立即停止向车主收取停车费。但是我说,你们登了报没用啊,停车场还在收费。物价局的人说,那我们就管不上了,你得去找交警队。

我找交警队,他们的答复和物价局声明前后的答复没有任何的区别!我第三次、第四次找停车场说理,他们的态度依旧是:“取车交钱、不交钱,休想取车!

此时,我已经预感到维权的悲剧结局了。

记得在曝光后的一次去停车场讨要我的车时,激动处几乎要和他们打起来,四五个壮汉将我团团围住,我急忙拨通了110,然后接警的曲江派出所警察询问我:“你们打架了没有?”我说:“还没有。”他们接着说:“你们打架我们管,不打架我们不管,你可以去雁塔法院起诉。”我气愤地笑了,看来警察也懒得做事前调解,等待彼此打的头破血流甚至有伤亡方可出警,以显示他们的威武!

经过二十几天的投诉、寻访,依旧不能解决问题,期间我接到曲江派出所民警的电话,他告知我可以去西安市政府办公室反映这个问题,下来我又来到位于凤城八路的西安市人民政府,找到市府办。我带着所有的材料,那里的人员也说,这个我们管不上,你还得去找交警部门。

我能说什么呢?问题又推了回来,下来我想到了法院起诉,直接起诉曲江大队的执法违法行为,10月15日雁塔法院接受我的起诉书,立案庭法官答复我:“我们会在七个工作日内答复你是否予以立案”。10月23日,法官电话通知我,此案不能予以立案。第二天我便直奔雁塔法院询问为何不给我立案,他们答复“事故行为不属可诉行政行为”。

得到这样的答复,等于是斩断了我依法维权的最后一丝希望!

我当时沮丧之极,也悲愤至极!五十多天的依法维权路竟是这样的困难重重、崎岖坎坷,更可悲可气的是我失败了!法律的力量在现实中是如此的苍白无力!我所接触到的所有部门,没有一个承担责任的,都是将问题的解决推给对方,我好似一个皮球一般被他们轻易和恣意的来回踢着玩。

还有一个很显然的问题,就是我这样“被拖延”停车费,停车场是很高兴的,因为车放一天他们就可多收一天的钱,到现在他们可以多收一个月的停车费了。

陕西电视台的记者也在密切关注这件的进展情况,当我把雁塔法院不予立案的结果告诉他们时,记者说,法院立案了我才可以报道的。下来他们又给我西北政法大学一名法律教授的电话,让我联系该教授,看能否让他帮帮我。后来我来到西北政法大学找到了那位教授,他本身也是一名资深的律师,我讲完情况后他给说了以下几点:

  1. 交警扣车应当给你出具扣车证明,并加盖单位公章;
  2. 法院说交通事故不予立案时错误的,有两点错误:其一,不予立案法院应当出具书面说明而不是电话中口头通知;其二,你起诉的交警扣车产生停车费的事情并不是对交警事故认定存在疑问。你可以问交警索要扣车证明和向法院索要不予立案证明,如果他们给了的话你可以直接向西安市中人民法院提出起诉。

我认为教授说的很有道理,下来我又到曲江大队问办案民警索要扣车证明,但是他以该事故已经结案为由拒绝开具。我去雁塔法院,让他们给我开具不立案的书面证明,法院也以种种理由不给出具。没有这些书面的东西,我怎么去更高级的单位维权!?

在维权的日子里我整日彻夜难眠,时常做梦,梦见突然有哪个部门出手帮我解决了这件事。但是醒来后却发现原来是一场梦,一场美好的梦,一场中国式的梦!

为了恢复我以往生活和工作状态,在家人的劝说下我做了交钱、取车的决定,这个决定是我有生以来最无奈最窝囊最耻辱的决定!

交钱的当天(10月28日)我去了曲江大队,找到办案民警看能否少交些钱把车取出,他的回答和之前的一个月没有任何区别,并且表情中还透露着“叫你投诉、叫你找媒体曝光,最终你不是还得交钱,现在想到求我了,哼!”。

带着认输低落的心情我来到了停车场,在交了停车费40元/天×54天+400(拖车费),共计:2560元人民币后,我终于见到了我54天未曾见到的车辆,眼含泪滴,一声不吭的开走了我的车。

在维权的过程中了解到,目前西安35家交警指定执法停车场从始至终都在向车主收取停车费,几万辆几十万辆的车主要想取车都在缴费。记得一次去停车场和他们理论,停车场大铁门外有二三十人在排队等着交钱取车,我在人群中双手高举《华商报》的关于车主取车不用交钱的文章,并大声说,“你们今天交了钱,下次车被拖还得交钱,你们的兄弟姊妹也还得交钱,不如我们今天就砸碎这个规矩,以后永远不要交钱!”,并说一起冲进去找他们要车。但可悲的是,没有几个有勇气和胆量的人站出来和我一起冲进停车场取车,反倒有人担心自己挪动了位置,被人插了交钱的队伍!广大车主的懦弱和麻木,使我失去在继续维权的勇气和力量!看着交警执法违法,看着停车场恣意劫掠,看着他们沆瀣一气,我无奈而又无助!

堂堂男儿我只是希望自己不被别人欺负、不被别人劫掠,有尊严的活在这个世上,但是现实是要想活下去,就必须忍受屈辱!

我不甘心这样!我不情愿这样!有谁可以帮我?!西安几十万广大被扣车的车主难道都愿意这样屈辱的活着吗?难道没有一个像我这样维权的人吗?

我的中国梦 二维码相关阅读
从南门草地变停车场说起
一块钱的故事
拖车费应由行政机关承担
与西安国税局斗法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