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蜀山传》说起

@ 十一月 9, 2013

前不久,江苏卫视重播《蜀山传》,当真是大气磅礴,群星荟萃,连如今享誉国际的章子怡在那会儿也不过只能混个小小小配角,可见此片年代之久远。君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大气的确磅礴,群星俨然荟萃,问题是,蜀山的传说成为笑柄,观众恨不得要用当下最火的电视节目发问徐克,武侠去哪儿了?

掐指一算,《蜀山传》始于1998年,2001年问世,前后历经三年,耗资8000万港币,搬来好莱坞特效团队作后盾,邀请俊男靓女大明星压前阵,结果却是苦不堪言。美国米拉麦克斯公司1亿港币买走版权,最终是用廉价的DVD发行方式草草了事,谁没事会这么摆自己一道呢?

《蜀山传》的故事广为流传,对于各类人群都再熟悉不过。《蜀山传》之于游戏玩家,它是一款网游;《蜀山传》之于武侠小说迷,它是还珠楼主当仁不让的超长篇经典之作,是武侠小说第一变;《蜀山传》之于影迷,它是《新蜀山剑侠》后的再一次蜀山袭来。巧合的是,1983年的《新蜀山剑侠》和2001年的《蜀山传》,都是徐克的作品,相隔18年,为何又来一遍?因为《蜀山传》之于徐克,它是一个倔强的梦,倔强得有点自私,有点疯狂。

徐克一贯天马行空(相关:《神都龙王》:曾经的徐克真美好),总是先于他人想象,大胆构造出在那个时代不可能实现的场景。说来这人很执着,他可以等,等到天涯海角,等到海枯石烂。所以,等到了90年代,他终于能推翻胡金铨式的京剧打斗,推行雷厉风行的快意恩仇;等到了21世纪,他终于能利用电脑把一直挂念的幻想的蜀山一派呈现出来。

破碎的梦

破碎的梦

为了这个可以说是理想的信念,徐克开始大反其道,堆砌视觉特效,完全忽略自己刮起的快打旋风,要知道,快打旋风不可一世,成就了徐克,开创了新派武侠电影的风格,塑造了一代代影迷的武侠梦。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故事,呆滞得不能再呆滞的表演,无聊得不能再无聊的剧情,整部电影空空如也,从头到尾都是令人越来越厌烦的特效,哪怕非常精致,非常唯美,非常梦幻,终不见武侠在何处。

没错,徐克自己玩大发了,玩丢了武侠,既如此,何必还混迹武侠世界?影片在徐克自己认为会唯它独尊的电脑制片中全部淹没,打造了一次彻头彻尾的失败,无论是票房、口碑,还是国际表现。试想想,视觉特效是西方人擅长的玩意,怎会有兴趣看东方人在他们面前班门弄斧?他们热衷欣赏的是中国侠客的飞檐走壁,一招一式,没有武侠,谁愿注目?

早那三年,刘伟强的《风云雄霸天下》应运而生,为什么跟《蜀山传》乃同道中人,却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毕竟刘伟强直接从古惑仔系列跨越到武侠,没有“案底”,而徐克不同,他种植了根深蒂固的悬疑武侠、浪漫武侠、飘逸武侠印象在影迷心中,谁也不能忍受自己爱的人或物自我毁灭。

所以,当我再度看到《蜀山传》时,脑海里立马想到眼下票房大热的《狄仁杰之神都龙王》其实不正演绎着徐克“新”蜀山到“去新”蜀山(注:2001年的那部单叫《蜀山传》,1983年的那部反倒叫《新蜀山剑侠》)的故事吗?

如果捡好听的说,徐克这种做法叫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勇于创新,我们都缺少不怕死的精神,应该敬佩他;如果挑难听的说,徐克这种做法叫自作孽不可活,为了所谓的“年少时的梦想”亲手埋葬昔日的辉煌,没事找抽。到底应该怎么评价呢?我想,不管是好听,还是难听,徐克是固执己见,平添遗憾,给人武侠的桃花源,又强拆桃花源,不知何时会重建。

《从《蜀山传》说起》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心战》:最怕是人心
《绝海的侦探》:应该改名“绝望的”
《神都龙王》:曾经的徐克真美好
《宿醉3》:苍白无力的终极篇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