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碑林

@ 十一月 10, 2013

【感谢“涛声依旧”的原创分享,略有删节。作者曾撰文《陕西美食来一碗》】

我喜欢碑林。偌大个西安,文物古迹数不胜数,多如牛毛。但能让我流连不已的,没有几处,西安碑林是一处。喜欢碑林,喜欢的是一种感觉,一种环境,一种氛围,一种寄托,一种收获,一种心情。

进了门,密荫的树木,遮挡了直射的光线,留下的是片片的阴凉。古朴的建筑,没有一丝现代的痕迹,仿佛置身于古代。唐诗中所说的“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或许就是这样一幅画面吧。

过了戟门,两边的各摆一件重量级文物。一个唐景云钟,一千多年前的古钟,历经多少岁月的风霜,钟的表面布满了锈迹。珍贵的是上面镌刻着唐睿宗李旦的亲笔书法,尤为珍贵。看看千年前帝王漂亮的书法,感慨油然而生。景云钟的对面就是东晋十六国时期的大夏石马,挺拔的姿势,细腻的雕刻,仿佛金戈铁马入梦来。那个动荡的年代,朝代更替频繁,征伐杀戮,这件石马成为了那个特殊时期的见证。

中轴线两边的六座碑亭,黄瓦红窗,清代康雍乾三位帝王的功绩,昭示于此,硕大的碑身,上面写着曾经的辉煌与胜利,无不显示着帝王的雄心壮志。立碑于此,歌功颂德,作为自己文治武功的荣耀!

在六座碑亭的中间行走,迎面就是被誉为碑林“迎客第一碑”的石台孝经。石台孝经的碑亭上悬挂
着“碑林”二字,据说是民族英雄林则徐先生亲笔题写的,雄伟有劲,挺拔庄重。细细去翻史书,写此二字时的林则徐已被道光皇帝罢免了一切职务,流放新疆。故而“碑林”二字的“碑”少了一撇。面对着有珍藏着无数古圣先贤文人墨客思想的碑林,那一腔报国的热血,然世事的无奈,他心中的复杂可想而知了。

石台孝经是历史上最负盛名的一位帝王唐明皇李隆基的书法,碑额上又是他的儿子——唐肃宗李亨的篆书,那几个篆字,规矩匀称,极富美感。碑身的四面用了隶书,楷书,行书三种字体。抄写了《孝经》的原文,并加了注解。恢弘大气,端庄严肃。再看那秀美的隶书,严谨典雅,又不失王者风范。看那行书,运笔流畅,自然随意。我们不必怀疑,唐玄宗的艺术水平是非同一般的,不仅书法,他对音律戏曲的造诣也是无人能及的,后世将他尊为梨园的鼻祖!要不是他和杨贵妃的爱情导致了后来的安史之乱,或许他在中国历史的评价会大不相同。看着这方碑石,我在思考,一位曾经志向远大,知人善任的帝王,为何却使得大唐王朝走向了衰落?

这是真正碑林的开始,走进第一展室,满满一屋子的石碑,都是一个整体——开成石经。114方石碑,刻了儒家的十二部经典,一眼望去,只有震撼和惊讶!难以想象古人是以怎样的毅力和决心完成如此浩大的工程的。又是费了多大的力气呢,史书记载前前后后花了七年时间方告完成。北宋的元佑二年(1087年)时,“蓝田吕氏四兄弟”之一的吕大临讲这114方石碑与石台孝经移入这里,成为日后碑林的基础。

整整一屋子的开成石经,体量之大,数量之丰,都是独一无二的。隔着玻璃看着那些小小整齐的汉字,排列有序,可见当时也是下了一番功夫的。这些凝结着古人们心血的宝贝,留存至今委实不易。走在其中,密密麻麻地字让人眼花缭乱,抬头看,这个屋子是梁思成先生与他的妻子林徽因的杰作,两位大家为了这些国宝,煞费苦心。那一句“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多么隽永。

碑林

接下来的第二展室,藏着许多许多大家的书法名碑,被誉为“颜筋柳骨”的颜真卿与柳公权的真迹就在这里。看颜真卿的“多宝塔碑”,年轻时的力作,虽称不上完美,但已让今人叹为观止。旁边是他老年所写的“颜氏家庙碑”,已经完全是一个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境界。一个人,不同年龄的代表作,不但是书法造诣的变化,也是人生的提升与升华。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见证了朝代的由盛转衰,只能让自己的全部炽热与刚烈融入于笔画之间,从而形成了大气厚重,雄浑开阖的“颜体”,其楷书造诣之高,在中国书法史上无出其右。在颜真卿旁边的就是继他之后的唐代另一位楷书大家柳公权的“玄秘塔碑”,柳公权已然到了晚唐,没有了盛唐的雍容大度。他曾学习过颜真卿,但融会贯通,自称一派,遒劲有力,干净利落的“柳体”,看柳公权的字,竖钩犀利,骨架端庄,仿佛一个老人一般精神矍铄,毫无拖沓之感。

一方“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让基督教来华传教的历史整整向前推进了一千年,它是中西文化,尤其是宗教交流的重要见证。就因如此,它经历曲折的命运,险些被盗运出国,流失海外,终没有,不能不说是一个幸运。

这里的“集王羲之圣教序碑”则是唐代的怀仁和尚花费24年搜集王羲之的真迹,从而将帝王的文章拼凑出来,这样的耐心与毅力,如今的我们似乎难以理解,但给我们后世留下了“书圣”最为珍贵的墨宝。让我可以更加真切地看到一代“书圣”的笔下是怎样行云流水,妙笔生花。这一屋子都是唐代大家的书法墨宝,一个一个地去看,一个一个去品,汉字美的享受方可体会到!

唐代不但经济发达,国力强盛,文化繁荣,诗歌达到了中国历朝的顶峰,涌现了李杜白等一大批的大诗人。在书法,绘画艺术的发展上依然取得了让后世望尘莫及的成绩。书法,楷书有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等;篆书有李阳冰;行书有颜真卿;草书则有“颠张醉素”的张旭和怀素。字是一个人的内在反映,是一个人性情的吐露,我想这是很贴切的。张怀二人性情豪放不羁,为人洒脱,其草书备受后世推崇,真可谓龙飞凤舞,笔走龙蛇。毛主席十分喜爱怀素的书法,经常临摹,形成了自己的“毛体”,其中很多字的结体,牵连,气韵都来自于怀素的书法。张怀二人的草书字与字不可分割来看,整体观之,气韵流畅,自然潇洒,极富美感。

宋元明清的许多大家的真迹依然在列,很多很多,难以尽述。值得一提的是,举世闻名的“昭陵六骏”也陈列在碑林之中。六匹战马跟随太宗征战沙场,出生入死。太宗因怀念之,命当时的大画家阎立德兄弟画下来并刻于石上立于自己的陵寝之前以示纪念,由此可见这六匹马在太宗心中的地位。奈何清末社会动荡,民不聊生,不法商人勾结外国人,意欲将立于昭陵前的六骏盗往国外,不惜打碎偷之。最后有四匹马被拦截,另外两匹拳毛騧和飒露紫则不幸流失美国,至今未归,让人无奈。我堂堂中华国宝,却置身于异国他乡,此情此景,唯有无尽地叹息!

看着余下四匹马被打碎且残缺不全,但依然掩盖不了其精湛的画工和细致的雕工,虽历经千载,却未走形变样,六匹马不同的姿势,不同的形态,但都传神生动,宛如活物。及此,想曾经六匹马完成之时的美态,那是一番怎样的情景,这些都已湮没于滚滚尘烟之中。

看着院中那密集栽放的拴马桩,虽然不起眼,却十分富有生活气息。上面或雕刻猴子,或狮子,或人物,皆表情诙谐幽默,妙趣横生,俨然一幅市井生活图像。

徜徉在碑林,穿梭于不同时期的石碑之中,游走于古今之间,耳边听一曲老腔秦腔,那一种心境,那一种感觉不可言说,只可亲身体验方知其中妙哉。只觉回到了千年之前,文人雅士,来此吟诗作对,畅论国事,笑谈古今,那是怎样的快意和潇洒啊!

在碑林,被一种悠远的氛围缠绕着,带着传统的点点滴滴,看着那些石碑,仿佛是与先人在对话,这是穿越时空穿越空间的对话,面对面的。静无声息,一切都在心与心之间完成的。不必言说,有心人可知其中韵味。

我喜欢这样的环境,我喜欢与古人交流!

闲谈碑林 二维码相关阅读
西安碑林的历史
在碑林看拓帖
碑林和它的男人们
红石峡:塞上碑林放异彩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