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二十七):葫芦头野史

@ 十一月 13, 2013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打砸抢时期的少年》】

四十六、葫芦头野史

文革前的西安屠宰厂其规模忒小点。据说每日宰猪不到百头,有说六十头的。具体不详,但可以想见,因为猪肉是凭票按两供应的。因此又有说屠宰厂的猪下水里最重要的括约肌一项尽归西安的重要品牌“春发生葫芦头泡馍馆”所有。

括约肌就是猪肛门,有扮装儒雅者道是大肠头,大肠头是啥?还是肛门!

春发生向以猪肛门泡制泡馍著称,而且文革前只此一家,别家若是有做那是不被认可的。因此西安市的葫芦头泡馍每日生产量是受制于屠宰厂的宰猪量。宰一头,那就只一碗,日宰据说六十头,那么西安市每日的葫芦头泡馍就只有六十碗,概莫能外。道理简单,因为没有长俩肛门的猪。

难怪那年头吃泡馍是要早起摸黑去南院门排大队的。

咱这是谝野史,就不说他孙思邈如何吃了说好,并且把药酒葫芦挂于春发生门头,从此叫了葫芦头。我只说我吃了一辈子,咋看那肛门就是个葫芦状。不信你找幅医学图,那半挂肠子的末尾处不就是一只曲折有致的葫芦样儿。葫芦头泡馍是苦力的吃食,你叫他说出个括约肌,你叫他说出个孙思邈,万般不能。

葫芦头

早年说鸡丝儿馄饨,碗里一定就有鸡丝儿;说葫芦头,那碗里就一定藏一只肛门。文革后人心改了,鸡丝儿馄饨没鸡丝儿,葫芦头里没肛门已成法定。更世风日下的是后人们竟然吃葫芦头谈肛门是要害羞地。

2010年,特意推荐北京一哥们儿在八仙庵品尝据说当今著名的葫芦头卖家。特别赶了个早,一开门就给打扫卫生的小伙计叮咛“给老板说声有北京来的,专门拜访括约肌,非括约肌不吃。”小伙计懵懂,我又补充说明:“就给老板说,有人外地来,特别号了三碗有括约肌的,大肠的不要。你照说。”小伙计最终没给老板转达,还直辩解“没大肠咋叫葫芦头呢?”。待我等从八仙庵里玩毕,来品葫芦头时,竟然端来的仍是三碗肥肠汤。情急之下我急呼老板,“加钱,要肛门,一碗一个,三碗!”老板一听一喜。“碰上吃家了,成,三碗三个大肠头。”遂又小声道“喊肛门不好听,就说大肠头。”原来老板留肛门是要给熟人,给贵宾的。

在京客居19载,我常以秦人自居。我有一道名言看似极端,悄悄搁到这里:吃凉皮子的至高境界是吃擀面皮子;吃羊肉泡馍的至高境界是吃葫芦头。但这里也有个问题,从宗教道德范畴讲,这前者为牛羊肉,后者却是猪体,也就我这等可以混淆,遇了清真则无甚道理。反正北京人也不懂,说啥是啥,听得五迷六道,直呼秦人吃食了得!

《老虎庙口述史(二十七):葫芦头野史》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西安美食羊杂割
三鲜泡馍馋死个人
牛肉泡馍 羊肉泡馍
葫芦头冒馍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