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钢铁之躯》:人化的超人

@ 十一月 14, 2013

内裤虽然还露在外面,但给它染了色,使其与打底衫浑然一体,显得不再那么流氓。胸前的“大S”仍在,标榜着健硕的胸部可能是S罩杯,比“no one else”的N罩杯更惊艳。一身红色的披风,与和尚区别开来,这就是超人的形象。

《超人:钢铁之躯》是超人电影的重启之作。原本以为“重启”,无非是关了电脑再开机,桌面还是那个桌面,内容还是那些内容,没有任何变化。可乍眼一看,克里斯托弗·诺兰的名字赫然坐落于监制之上,为该片注入了真正的“重启”之希望。

这种“重启”除了有时代的进步所带来的VFX特效场景的日益精美外,更根本的是超级英雄平民化,并给超级英雄强加了对生活的反思,对社会的折射,对政治的控诉,显得他们更贴近百姓,更接洽地气。而这些对周遭状况的看法当然是创作者的真实感悟,创作者不过是借虚拟人物说出心里话罢了。以往,英雄题材很容易令人成为业余中的专业编剧,顺其自然地编造出与电影一样的剧情,这次摒弃了高大全的形象,转交给观众一个全新的现实版超人。

超人在外型上有了最关键的内裤隐形化,在内质上也齐头并进,让自己学会隐忍,有道是:“小不忍则乱大谋。”面对幼时的烦恼和困惑,面对养父因顾全自己被飓风卷走,面对养母受到威胁而愤怒,不仅使超级英雄更具血肉与泪腺,更从中磨砺出非凡人所比的意志,故而,打造出“钢铁之躯”。承接剧情,精准点题,设立环境,推出英雄,以上种种,哪个不是诺兰拍摄《蝙蝠侠前传》系列(相关:《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的手法呢?可见,《超人:钢铁之躯》名为扎克·施耐德执导,实是克里斯托弗·诺兰的插手。好在,他插手了,避免了超级英雄的俗套化。

打不垮的超人

打不垮的超人

超人的出生很传奇,生于别的星球,父母为了让他生存,将他送往地球,相当于是时空交错赋予了他神的使命。最后,他又大隐隐于市,脱去特定的服装,一袭西服潜藏在媒体工作,化身为平凡的白领,日夜奔波于普通生活中。有难时,他是英雄;平静时,他是凡人。在不同条件下,身份的转化正是超级英雄应运而生所需的特定时态,没有这固态的场景切换,超级英雄又如何脱颖而出,显示出常人所不能的巨大能量呢?而超人的巨大能量与他博学的亲爹息息相关,更与他睿智的养父谆谆教诲分不开,后者占据了比前者多的戏份,这是创作者的刻意安排,以此表现超人在人世间“多么痛的领悟”。

在超人“钢铁之躯”噼里啪啦的凿炼过程上,创作者们特别用心良苦,抽丝剥茧,让其有合理的成立性。不过,在超人拯救世界的打斗上,过于草草了事,每一场对决宛如坐一次过山车,飞速狂奔,忽上忽下,心跳加速,回到终点回过神,发现过程没有任何留恋。不讲究一招一式,全依仗电脑制作,好似点了火的火箭,飞向月球。超人既是从月球而来,何需强烈地撵他回家?看罢了,超人会的唯一招数就是抻着别人往外飞,撞到哪儿算哪儿。

或许诺兰他们发现了这点,所以,续集加入了蝙蝠侠,传授超人一招半式。在《蝙蝠侠前传》系列中(相关:《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蝙蝠侠可是从近身肉搏开始学习功夫的,这点别忘了。

《《超人:钢铁之躯》:人化的超人》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从《蜀山传》说起
《心战》:最怕是人心
《绝海的侦探》:应该改名“绝望的”
《神都龙王》:曾经的徐克真美好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