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愿望

@ 十一月 14, 2013

原文首发于《郭华丽的blog》,感谢作者的真情分享,曾撰文《陪儿子中考记》。】

人总是在很多时候,心里有非常浓郁的孤独。这种孤独不是寻求消遣的无聊,不是想要有人陪伴的寂寞,是那种满满的温暖却犹如深海幽蓝的岑寂。这样的感觉,任何最丰富的语言都难以达意,最古老的词语都会失声,在这里落败。

我曾把这权且逃遁一切世俗,只为陪儿子中考我和儿子两个人的日子,称之为“丰富的安静”。除了非如此不可的早出买菜,做饭,我有着自己整片的时间看书,睡觉,光脚,不说话,不被电视广告所累,脸心安理得的素颜着…说是为着儿子,其实何尝不是休养了自己的身心。

儿子常常挂在嘴上的口头语是“翻篇”,今天翻篇了,这件事翻篇了,这个人我把他从脑海里翻篇了,化学、数学…的复习可以翻篇了。生活里的很多无谓都是可以翻篇的,我们自己为是的执着和固守很大程度上都是对自己所喜、所好虚妄的占有。

今天算是这十天来第一次与人刻意的接触。因为儿子的户口问题,我去找了那个电话里要我找的人。熟人好办事,这是生活真理。如若不是,我不知道我要奔波多少次,又会有怎样的脸色、言语要应承。我一直都怕这样的场面,面对陌生的人,求人办事,我总是词穷。强装起来的无畏、笑脸、迎合,对于我是心智的熬煎。

儿子在跟我谈及自己的理想与抱负时说,他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古生物学家。抱负是有身份、有地位。我问及原因,他说那样就有能力为亲人提供帮助,能有自己的精神追求,不会在生活的底层挣扎。我告诉儿子,我为他的对亲人的爱和担当高兴,但我更为他年少的世俗悲哀。儿子说:“我原来以为只要自己对自己满意,只要自己遵照自己的内心,即使和这个社会脱节也没有什么,应该就从这学期吧,我认为我这种认识错了,我们处在这个社会之中,如大自然的法则一样,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只有有身份,有地位了你才能在这个社会立足,才能被这个社会认可。”十五岁的小男人了,他有了对这个社会浅显的认识和鉴别,我不能简单地说他错了,那些堂而皇之或苦口婆心的话,说与他,或许也就是刮过耳际的风。

罗素说,在现代世界中,爱的最危险的敌人是工作即美德的信念,急于在工作和财产上取得成功的贪欲。过分追求身份、地位终会耗尽人的本性、本心。能在浮躁、匆忙的现代生活里,恬然沉思、岁月静好和温柔爱人的人是渐渐少了,我期望儿子不是那渐渐减少里的一个,无论何年何月,我期望儿子的灵魂能和迈开的步伐同行,性灵犹存,有一个智慧的人生。

两点多,去送儿子办理户口的有关资料。整个人烤在盛夏的骄阳里。站在曾走进又走出的建筑物的外面,汗流满面。看着那一扇扇关闭的窗户,有汗水流进眼眶,眼前朦胧。今天之于明天就是翻篇,这种情景之于将来就是往事,翻过去了那一页仍在,“往”是曾经,不是流失。

“当时事,仔细思,细思量不是当时”,记忆不会因为惘然,自行消失。

在儿子的眼中,我这当妈的总有着不合时宜的感性。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了;我给儿子说哭是一种能力,但我也知道把眼泪逼在眼眶之内也是一种能力。我不想是那个“习惯于惬意麻木的人”,感性也罢。我想我现在看见的不仅仅是一扇扇关闭起来的窗户,站在这儿的不仅仅是一个满脸汗水的女人,我是想要把自己站成人性或感性的身外之物。

原本以为人与人之间的相知是意识的相通,思想的相契,恍然后知,被关注的不是思想的灵性,也不是悲凉,哭泣的表情。

给人本心的祝愿总是好的。孤独,痛哭,是本性的需要,也是生活的继续,我相信我是懂得,不仅仅是愿望。

儿子的愿望 二维码相关阅读
父亲的眼神
生与死
一箱子的爱
我的乡村


1个 群众围观在“儿子的愿望”旁边

  1. ,,, 说:

    nnn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