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二十九):逃离长安

@ 十一月 18, 2013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书痴老安》】

四十八:逃离长安

1967年秋天,保小最后的留守者们已经完全丧失了革命方向,随着各自家庭,主要是父母政治名分的纷纷变故,我们这些孩子深爱着的爸妈竟然最新发现是赫鲁晓夫在陕西的代言人;蒋介石撤离大陆前布置潜伏以待反攻大陆的特务;万恶的旧社会里专门欺压贫下中农的大地主…

我们的革命斗志遭受极大打击。有时候一整天里,我们就聚集在市委某个同学的家里,扯上窗幔,让屋子里一片漆黑。我们保小同班的男女生数人就此在黑暗里讲鬼故事来打发时光。而话题往往归结到无休无止的街头政治,谁的爸爸又打倒啦,谁的妈妈们又自杀啦。就在大家好像迷失了革命方向而不知所措的时候,我和常力平(当时莲湖区区长的孩子)的一个秘密计划也正紧锣密鼓地酝酿。

我们的第一步,便是想法子拥有自己的公章。

我和力平两人用在校的搭灶费凑了不到十块钱。去到西大街城隍庙买刻公章的坯料。哪知钱不够,买不起。这个计划一开始就被夭折。我们俩垂头丧气地往回走。我们没敢回家,也不能回家,父母已经被关牛棚多日。虽父亲每日尚许回家,但二天一早又得及时返回机关,站机关门口,胸前挂一木牌,上书“1号牛鬼蛇神——XXX”。爸爸左手拎锣,右手持锤,边敲边嘴里念叨“我是牛鬼蛇神,我对不起伟大领袖毛主席…”。在上班人流的匆匆脚步丛中驻足,我心如刀割却不敢抬头四顾,害怕有人从身后飞来一脚,那时候的狗崽子是可以任人殴打的,除非你不被人识别…

保小里已经无课课上,所有的人都在造反。我们只好整日在学校里浪荡。

那枚公章已成心病。没有合适的坯料,拿什么去刻呢?我分别试用过传说中的肥皂、萝卜、橡皮等材料,全部失败。计划几近破灭。却有了一次灵感触发,后来我竟然是用克朗棋子(康乐棋)开始了公章的刻制。在克朗棋子上刻公章现在听起来简直笑话。那时,我真的着了迷地在那棋子上刻来刻去。那几天,保小的体育器械室成了我们时常光顾的地方,为了进出方便,我们干脆把体育器械室的北窗虚掩起来,从此不再出入大门,而是从窗户上秘密地翻进爬出。这样就始终没有被体育老师发现。

文革开始后,社会上流行给学校起花名,就好象现在的房地产,每起一座小区,总要叫什么“维尼斯水城”啦,“罗马花园”啦等等。这显然是出自“概念营销”的思路。在人们市场意识尚嫌稚嫩的时代,如此花名足以吸引那些房奴们为一个空洞概念而一掷千金。你敢说,我就敢买!或许是革命的理想主义作祟吧,1967年的中国学校名称也盛行起个理想色彩的花名。各校纷纷效仿,印象中有如西安市第十九中改为“东方十九中学”。依样类推如“风雷七中”、“红卫十一中”等等。我们不太具体清楚西安的各校都叫什么名称,也为了不穿帮被人识破,就商定在外县的学校下手。“兰田向阳六中”就是我后来正式刻制的“公章”。

尽管懂行的人都知道,非核桃、黄杨木材质是无法治印的,但我们已经黔驴技穷。尽管那克朗棋子的木质呈现柴禾状一条条一丝丝的,我竟然坚持着将那枚公章给刻了出来。虽然那字体不可避免的呈现歪歪扭扭状。但我们想了一个挽救的办法,用写大字报的最劣等纸张,也就是我们砸烂对门37中红卫兵广播站抢回来的那种马粪纸做证明信,那马粪纸里含有许多明显的麦草杆子,印章在那纸上就会显得歪歪扭扭,这就造成一个假象:是纸张出了问题,而非印章。

一本大约60张盖满了“兰田向阳六中”的马粪纸空白证明信就此诞生。

接下来,我去了保小总务处,从妈妈给我的18元月伙食费里退回还剩的10元钱。并且退回了20斤陕西省粮票。第二天我去西安火车站站了半天,把那20斤陕西粮票与外地串联来陕的学生兑换成了全国通用粮票。回来前,我又去市场上买了一只用两节大号干电池驱动的古老的单车挂灯,作为外出准备。在一个13岁的大男孩儿眼底,这无疑是充满探险色彩的旅行准备。许多年后,有过记者问我,你沿省乞讨走过大西南,心情怎样?我说很快活。这个没有人能理解。因为我尚不能理解大革命带给我的心灵深处的真正最痛。而这种“痛”,痛得更深的是在六十年后的今天的感触,且感触逐日剧烈。

我就要上路了,但这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保小的同学里只有常力平知道。那时候,我对卫生所住院部的鹰击长空战斗队早就没有了兴趣。那好象只是一个遥远的记忆。自从砸烂37中红卫兵广播站后我们连夜四散逃家,之后,几乎没有人再回保小。若不是我有更雄心勃勃的计划,我也不会有兴趣再回保小。每每看到卫生所那高高的苏式建筑屋顶,想到那屋顶下还有我们永远不能干燥的鹰击长空战斗队袖章,以及学校中心办公室顶棚里藏匿着的油印机、马粪纸还有那只高音喇叭屁股,我就着实心痛不已!

约定出发的日子到了。这一天下午,我带着我的书包和我的车灯,还有别在一只拆开的红卫兵袖章上的18枚“红太阳”像章——那是我的全部收藏,走哪待哪——出发去到城市的那端,莲湖路区委家属院儿去找常力平。

那是一个星期六的下午…

老虎庙口述史(二十九):逃离长安 二维码相关阅读
打砸抢时期的少年
关于西北第一保小
关于西安红卫兵组织的口述记忆
西安麻花兵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