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陲的小城 海港的大城

@ 十一月 18, 2013

【感谢“雨林漫步”的原創分享,作者曾撰文《祖国同志》】

三年前,路上看见漫山遍野的桉树,光秃秃直冲天际,它是造成区域环境恶化的直接元凶。当地司机告诉我,它的周边只能长蕨类植物。

三年后,沿路这“树界的病毒”如今依旧。只不过,这个只有三十万人口的边锤海港小城,因为“东盟门户”而发生着难以想象的变化。名字上,你便可一睹其二:北部湾大道、扬帆大道、北部湾银行、金海湾大街、蓬莱大道、八大场馆…

驱车向海岸线上走,海,已经越来越远。偶尔窥见在近海林立的朩桩,那是养蚝人的天地,红树林比之前又少了。这几年,规模宏大的高尔夫起来了,房地产开发也雨后春芛般起来;动辄几十平方公里填海,诞生林立的千万吨级油化工厂、电工厂、封闭的保税港区以及跨国合作的产业园,沿着它们,你得跑上半天。

到能看见真正海的地方,景致与三年前并无差异,无垠的大海与天相接,凉凉的海风轻轻地吹着。并不湛蓝的海水,哗哗地冲上岸边,十几人在海滩上拾着贝壳。沙滩上,留下字迹与言语,我耳边,响起了《海角七号》的音乐。

回到不大的城区,灿烂的阳光下,似曾相识的建筑,似曾相识的形式,总以为自己又在哪一座城市。那条静静流淌的钦江,也只有在夜晚,专程漫步在江堤上,才能认真地端祥着它。街两边的榕树,冠广茂盛,在路灯下投下浓重的影子,偶尔看见的海鲜大排挡,总是营业到午夜。

也这几天,有好友开车从深圳到桂林拍摄银杏,有友寳贝满月庆喜,有友家事纷争疲惫不堪…空间和时间在变,人与事也悄然在变。

李宗盛用沧桑的噪子唱着《山丘》,每个年代总有彼时的感悟。忍不住和着歌词,自己写上几句:“起伏的山丘,未曾一眼看透,唯恐白了头,却无人携手;不期望不朽,只想长河静流,徒生哀愁。”

几天马不停蹄的奔波,一如既往地行走与发现。每一座城,每一段旅程,每一段夜里让自己看见的历程。

边陲的小城 海港的大城 二维码相关阅读
偏的方
谒苏武墓
雨中游泰陵
消失的周陵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