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三十):天籁值多少钱

@ 十一月 20, 2013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逃离长安》】

四十九、“天籁”的牌子卖多少钱

1985年,是天籁名声鼎沸的开始。

有一天来了个苏州人,开口就说要买天籁的牌子,而且明码标价,出手八百。我觉得新鲜,但对牌子的出售价格,以及之后的权力划分、分享权限以及有可能引发的名义侵权等等问题不着要领。这事儿就此纠结中被搁置下来。但那位苏州客却并不急于要走。并且煞有介事地在不收酬劳地情况下开始为天籁干起活来。这叫我很是感动,我知道天籁的牌子最终是否能够和他成交在他已经不是重要。因为他真正看中的是天籁的经营动作。后来他走的时候就对我吐露了真言“我就是把牌子买了回去,但不学会你是怎样经营,那还是白花银子。我跟你几天,你又没有嫌弃我,我就非常开心。”

最终我没有出卖牌子,是在西安的众多文友劝说下做的决定。又过了一年多,我开始在各地出版社发行部里时常看到这位苏州客的书店名字,这说明他的书店很快就壮大起来,因为从出版社直接购进图书是要有雄厚的财力和被公众认可的经营业绩的。我默默地祝福你——苏州客!

天籁自始至终没有借助媒体打过任何形象广告,这并非什么智慧商人的行径。不擅广告的商人可以基本认定为是不合格的商人。天籁之所以不做广告却仍被嚷嚷得满天下纷纷扬扬,那实在是记者们的自我努力。

有一个由广西和妻子一块去深圳打工的小伙子在深圳和妻子吵架,一气之下说:“不干了,到天籁书屋去。”第四天这小伙子就赶到了西安,他说原先去深圳就是想和妻子开书店,是因为看了报载天籁的故事,西安太远,深圳很近就去了深圳开天籁,夫妻俩甚至说也要开个和天籁同名的书店;上海来的一个中年男子说他在上海已经乞讨了两天,看到刊物上有介绍天籁的事情就逃票扒火车来了西安。我说这是文化事业,你可以胜任吗?他说所有苦累的事情就交给他。后来知道了他是上海市郊的农民…最著名的是小程,那个跟着我六年直到天籁关张的小孩儿脸,湖北黄冈人。来天籁前在哈尔滨某野战军给团长当通讯员。后来看了天籁的报道,直接闹转业,手续一罢,直接奔西安而来。小程在西安几乎和天籁齐名,结识的西安读者不比我少。因为小程勤快,因为书店从早到晚唯有他坚持始终。多年后我得知这小伙子去了香港,据说是做了房地产商,兴许也算富豪了吧…

有一阶段慕名来天籁的人太多。天籁门前又不繁华,最方便的就是旁边有一家群众旅馆。这样来找我的陌生客就全聚集在了那里。看着那些陌生的,来路不明的天籁客,我隐隐开始有点担心。

有一天早晨,书店还没有开张。就见天籁客里最著名的一位忽然光着脚板来店砸门。我正在做例行早起的订书工作。我去开门。站在门外的他却不愿进来,他说:“你借我十元钱吧,我去买双鞋子穿。”“你鞋呢?”我问。原来那晚上群众旅馆里聚集了七八位慕名天籁而来的陌路人。光脚客说前半夜大家还都在说天籁的事情,说得热火朝天,有说是来打工的,有说是来取经的,也有说只是来看看热闹再说想法的。后半夜熄了灯,就有其中一个小子没收了全部八个人的鞋子,其中至少有三双是皮鞋,连夜逃走了。

我给那人十元钱叫去买鞋。然后转身电话打到了长安路派出所…

老虎庙口述史(三十):一个秘密的计划 二维码相关阅读
1985年的天籁主人
天籁书屋诞生记
天籁招聘如招亲
天籁书屋的营销策略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