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794期]西安骗中骗

@ 十一月 20,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11月20日。1902年的今天,法国体育报纸《队报》为了促进销售量决定举办公路自行车赛,后来演变成为著名的环法自行车赛。

[1]不想排队砍医生

11月20日早9点多,在市结核病医院,事件目击者、同时也是该院医生的“@侯悠悠”投稿说:“因为检验科抽血排队人特别多,一男子非要插队,我同事(医院医师)就说,你要排队。结果那名男子突然就拿了水泥砌刀打到我同事头上…凶手已被抓住。同事已缝针,进行治疗。”几家本地网媒随后的采访报道补充也均表示是男子插队未果,被医生劝阻,双方发生口角,而今发生暴力冲突。据警方调查,打人者王某今年34岁,目前已被治安拘留15日,因案件影响恶劣,还将面临500—1000元的罚款。

这件事已经能够充分看出医患关系的紧张程度了,无论在微博中还是在新闻跟评中,如果你有兴趣浏览一下就会发现,里面有大量猜测医生态度不好而被砍的、认为医生该杀的病患们,以及潜台词透露出“有本事不要去医院”、视病人如恐怖分子的医生们。基本上,医患之间的矛盾几乎可以比拟党和人民的矛盾了,而躲在双方背后造成医患关系真正紧张的根源——贵党和贵政府,此时此刻正事不关己,冷眼旁观。(相关阅读:《医患关系是如何走到对立这一步的)

从新闻的专业性角度而言,所有媒体的报道都忽略了当事人而将新闻演变为一家之词,其实这也不平衡,那个户县男看到到底是什么病?他对砍人一事是如何交代,如何还原当时场景的?均无一点细节透露。媒体时而发布这种偏向院方的报道,时而发布一些如缝肛门这种偏向患者的报道,只为抓住噱头抢眼球,也算是医患紧张的一个煽风点火者吧。

[2]倒数第九

环保部在20日公布了10月74个城市空气质量状况,西安再次进入10月份空气质量较差的十个城市中,列倒数第九,这成绩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1642期之1)。综合分析排名,西安在前十个月曾五次进入后十位,其中2月倒数第四、3月倒数第三、4月倒数第五、8月倒数第八、9月倒数第十。据西安市环保部门统计,10月西安蓝天数为7天,剩下24天的污染天气中,重度污染8天。

雾霾

11月18日,西安南横线周至段

供暖显然催化了本来就已经不堪的空气,11月14日起,西安连续6天均为污染天,即便是6天中不乏天蓝蓝的日子,其中19日为中度污染。20日一大早,陕西省气象台就发布了霾黄色预警,21日又是一个雾霾笼罩能见度颇低的天气,这已经是连续第二天的霾黄色预警。即便是在这样的天气,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大西安(这句话是喷点)每天早上依然能看见坚持晨练的人们,这种以自己的小肺净化城市大环境的心态着实令人感动。

[3]高新五路改名?

作为大西安著名的套系式路名,高新N路系列和凤城N路系列早已深入人心,而作为一个强迫症患者,当你面对高新一二三四六路时,一定会问,五路哪去了?以等差数列命名的街道中平空少了一个,这让路人都觉得违和,更何况附近的居民呢。五路哪去了?高新五路没消失,只不过改名叫做枫林路了。

几个月前,路人“@卡萨布兰卡1210”就发现高新五路上的路牌写着“枫林路”三个字,路上又没有枫林,为啥叫这个名字呢?连附近的居民都很不解。政府部门对改名一说显然很不屑,西安高新区社会管理局表示:这是新建道路命名而不是更名,潜台词是程序上是合理的,但是,居民还是沿用原路名,单位门牌号、收快递地址、户口本上也都是高新五路,后期更名产生的有形及无形的成本算在谁的头上呢?显然没有人为此买单,只能摊到屁民的头上。

【西安e报】的作者曾吐槽高新、凤城套系路名没文化(1200期之3),也有不少人觉得不好听,好,现在给你随便改个什么“枫林路”、“柳叶路”,有文化了?好听了?又能怎样?无论对于城市规划者还是附近的居民,道路名称必须考虑长期性,然后才能衍生历史性和居民接受度,比如颇具历史的纽约第“1—N”大道、第“1—191”街,命名稳定且规律,历经数十年乃至百年,从未朝令夕改,这就是道路命名和城市规划的奥义。反观国内,问题的关键不是名字好听与难听,而是规划部门从来都没有把“道路规划”四个字中的后两个字做起来,所以,就成了现在这个球样子。

[4]找不到骨髓

这是一个需要对比才能体会的新闻。据《西部网》报道,一位西安女孩患白血病后,她与弟弟的骨髓配型未能成功,因此女孩进入二期化疗,而女孩弟弟开始四处奔走为姐姐寻找匹配骨髓,他说:“希望有爱心人士为姐姐捐献骨髓,只要在献血的地方留血样就可以,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打住!孩子,你的希望已经破灭了,因为西安今年捐献骨髓的KPI任务已经完成了,各大采血车已经拒绝接受血样(1792期之2)。有人需要骨髓配型,有人愿捐献却无门可循,这难道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5]女生找工作

长安大学的男女比例众所皆知,这里的妹子们在坊间是稀有物种备受关爱,但在找工作时却往往无法获得用人单位的青睐。11月20日是长安大学本部的毕业生招聘双选会,在里面转过一圈的“@弓长___王木木边走边吃边玩儿着”说:“我一个工科妹子没法签三方,我能理解,现在发现连财会、行政、人事专业的女生也不好签单位,有的用人单位见女生就直接说招满了,既然社会给了女性工作的权利,为何不给女性公平就业的机会?”

对此,同为女生的“@流星般焰火”也感慨道:“之前我也有这个感慨,但现在工作了,自己招人的时候才发现,都是现实的无奈。比如我们一个部门,根本负担不了同时有2位同事怀孕,更别说新员工试用期就怀孕了,弄的现在部门招人也是只要男生。男女生理结构不同,社会定位也注定有区别,现在所谓的男女平等就是一句屁话。”

关于女员工怀孕这件事,与其说男女平等,不如说是劳动者基本权利的问题,在这个工会只为领导舔菊的国度,基本权利都无法保障,更不要说女生公平就业了。

[6]女司机出车祸

无论是政治正确的国度还是在女权主义盛行的欧美,本条e报都很可能会被诟病为歧视女性,我尽量保持客观叙述吧。11月19日早10时30分,“@情义无价XA”在大差市十字南100米看到了一个女司机新手翻了车,而且翻车难度目测极大,请看下图——

车祸

据车主吕女士讲,当时由于刚过大差市十字速度不是很快,行驶中感觉左前轮突然制动,接着车头就撞上路中间护栏,车就翻了,这辆车还是新车,才跑了300多公里,究竟是怎么才能开成这个造型?鬼知道。这是本报记载的第五起女司机(223期之4379期之5894期之21195期之本周逝者51402期之71773之7)

[7]骗子也被骗

西安人老张在网上认识了一个解放军某部的大校军官母某,自称可以为老张的孩子找个好工作,于是老张喜闻乐见地被骗走了120万,警方随后调查发现,骗子母某骗来的120万后认识了个“部队领导”,于是,他的120万中,有80万也被这位领导用同样的方式骗走了…如果这位假领导是老张请来的话,这过程都可以拍一部好莱坞电影了。

[8]被骗的爷爷和自黑的孙女

老干部有时候也会被人骗,20日早,“@刘茹倩Ruk1a”投稿说:“19号早上有个北京座机打给我爷,说我爷涉嫌贪污受贿,然后给了一个北京账号,让给他们汇款,不汇就会连累到子女。我爷当真了,准备出门汇款时让家人给拦住了。打了114查那个座机还真是北京公安局。我爷90岁了,要真被骗想不开怎么办?这种事情没人监管吗?”这件事怎么评价呢?除了要加强老年人防骗意识外,还要谨记这句话: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爷爷,你要是东窗事发了,全是你孙女的错啊。

[9]向谁要球队

国足和沙特的比赛中(1793期之5),现场球迷打出横幅称“习主席你好,家乡球迷需要一支球队”,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撰文说:“西安的失落折射出一种现实:中国的职业足球投资者和经营者,几乎全是琵琶别抱、心有玄虚的功利主义者,他们投资和经营足球,目的根本就不是足球本身。  ”看到上述言论,再联想到——

  • 陕西球迷频繁提及的“不要政绩足球房产足球,只要本土球队”(1072期之2);
  • 很多人看到恒大夺冠后表示:“恒大夺亚冠与中国足球关系并不大,是中国房地产的胜利(1783期之本周体育)。”

你就会知道大多数国人他们对足球的认识还相差甚远,对职业俱乐部还没有一丝一毫的概念,他们甚至还在妄想商人为了陕西足球倾家荡产心无旁骛一点赚钱的目的都不能有,还在妄想政府开恩扶植球队,甚至屡屡打出自以为是的亲情牌向习近平要球队…没错,西安球迷确实是中国最热情最有激情的球迷群体之一,但按他们这个心态、思路发展下去,陕西足球来一个死一个。政府行政力量滚远,让足球回归市场自由发展,我再次重复这句话。

[10]周笔畅的国歌

国足的比赛中,周笔畅领衔献唱了《义勇军进行曲》,请大家顺便再欣赏下球场的氛围吧(视频短地址:http://goo.gl/DuYzlZ)。

[西安e报:1794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333期]地震又来,甲流更猛
[西安e报:698期]用生命换来的房子
[西安e报:1063期]秋天的颜色
[西安e报:1429期]河蟹力量大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