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795期]爆炸案的隐情

@ 十一月 21,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11月21日。2009年的今天,黑龙江省鹤岗市的煤矿矿坑发生爆炸事件,当时共有528名矿工在井下作业,最终造成108名矿工死亡。在当年第三季度,黑龙江煤矿安全监察局已发现该矿存在各类安全隐患,责令停产矿井,而该矿未能执行命令,导致惨剧发生。

[1]另有隐情?

之所以用一个安全事故开头,是因为,11月20日渭南市蒲城县也发生了一起安全事故。当天17时许,蒲城兴镇兴隆村一村民在废弃厂房内涉嫌非法储存的烟花爆竹药剂,结果引发了爆炸。爆炸引起的火灾一直持续到深夜,导致部分房屋倒塌,附近不少民房玻璃被震碎。21日上午,蒲城县委宣传部称,事故造成2人死亡,5人受伤,3人失踪。

21日下午,死者家属“@丹妮Winnie”对死亡人数提出了异议。她告诉【西安e报(微博版)】:“我的家人是去修理水泵的,却遭此横祸。(官方称)死亡2人?可是我们村一共都死了3人了。”不过,由于官方消息是上午发布的,死亡人数增加的原因,不排除有“伤者伤势恶化死亡”及“失踪者证实死亡”的可能。

但是,另一个疑点出现了。“@丹妮Winnie”说:“我们(21日)凌晨2点寻找遗体无果后,乡政府来人,说是要‘说事’,被我家人拒绝。今早我们去现场继续寻找遗体,可是现场却被夷为平地,昨夜被炸出的大坑也被填平。我们只想给家人找个全尸,他们却如此残忍地毁了现场。”

地方政府主动破坏现场,这也就难免让大家不相信政府了。我朝是根据死亡人数和直经损,来确定安全事故等级的。死亡2人属于一般事故,上报市级,县级处理即可;而死亡人数达到3人至9人,就成了较大事故了,要上报省级,市级处理。所以,乡政府很可能为了压下事故,而第一时间想跟家属谈判,谈判不成,便一夜之间破坏现场,让遇难者死无全尸。

还有讽刺的是,蒲城县政府网站在事故发生的前一天的11月19日,还登出了「县委副书记、代县长李军政带着安监、花炮局、公安、质监、工商等部门,针对烟花爆竹进行“打非治违”行动」的消息,爆炸发生地“兴镇”,也在其“深入”检查的地点之中。

[2]单双号限行

10月中旬时,雾霾正盛,《西安市空气重污染日应急方案(暂行)》(征求意见稿)曾向市民征求意见,其中提到,极重污染日全市除公交车、出租车及其他特殊车辆外的机动车都实行单双号限行(1761期之2)。因为兰州11月17日启动了单双号限行华商网又把这件事拿出来讨论了,并且得出了一个结论:“西安81%网友认为不靠谱”。根据《工人日报》的报道称,实事表明:试图通过机动车限行来改善城市空气质量的方案,未见预期效果。反而,限行被指“只增罚单不治污”。

政府制定方案有点太随便了。华商网10月份曾引用“@豆子她叔”给“@在西安”的投稿,说:“政府太懒了,又想让国家看到作为。西安政府能否给出大量数据,证明西安的空气污染是由哪些因素引起?然后用数据说话,照搬其他城市的政策,会显得很没有头脑。”说来挺搞笑的,治污减霾说了这么久,市民却连有数据支撑的污染根源都看不到…如此,市民们该咋给那应急方案提意见啊。

另外不能忽视的是,限行后公共交通的压力会随之增加。现在不限行,打车都难死(1534期之7),公交都挤死(1781期之6),地铁覆盖又很有限(1726期之1),黑车、黑摩的也不让跑(1767期之5)…真限行了,耽误谁?

[3]官民都有反扒队

20号下午,西安的“反扒阵线”在官方和民间,都有了新的动态:

  • 20日18:35,西安民间反扒队员在兴正元广场负一层,抓获小偷一名,并追回大量现金以及iPhone5一部。歹徒企图掏刀刺反扒队员,当场被制服,后被移交警方。(via.@_Chandler_)
  • 20号下午,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任军号揭牌祝贺“市局反扒站钟楼站”的成立。8月以来,任军号专门批示,要严打扒窃犯罪!随后市局以钟楼附近为重点,仅半个月就破案50余起,追回手机122部。目前,市局已在西安成立7个反扒站,反扒成绩将纳入派出所年底考核。(via.《华商报)

按理说,反扒是警察的事儿,非正规军带着“合法性”的问题而崛起,不是什么正能量,而是正规军脸上的啪啪声。

[4]残疾人站起来了

21日,“@阅微草堂”投稿说:“8点左右,在大学南路看见照片中这个双腿‘残疾’的乞讨者,爬在地上可怜巴巴地要钱。不料想,被一市民当场揭穿!两人前后僵持10分钟左右,这个双腿‘残疾’的人,居然站起来了! 在两人僵持的过程中,还有一些不明白情况的市民给他钱。”

在【西安e报(1773期)】中,曾以“假驴友”为切入,来讨论此类乞讨者的问题只属于道德范畴,不必逞一时口舌之快,站在道德高点来批判他们。欢迎去回顾。需要补充的个人意见是,他们在乞讨中如果使用欺骗手段,仍是需要曝光,需要广而告之的,有同情心去施舍的人,不该总被欺骗。

[5]一错再错


女子、城管、身份不明的黑衣男子,正在对峙中

跟乞讨者相比,执法者更该被舆论监督。21日,“@easy丶Tom”投稿说:“12点30分左右,小寨飞炫广场门口一女子因拍到城管不文明执法(辱骂老人“老瓜P”),半路被(图中的)黑衣男子拦住,强行要求查看女子手机,并要求女子出示记者证。斥责姑娘无权拍照。”此处,是雁塔区城管执法局小寨中队的辖区。小寨中队的城管骂老人是“老瓜批”,已经有错在先了,也许是担心被曝光,便想让女子删掉照片,结果惹来更大的麻烦。这过程,简直是某些政府部门拙劣公关技巧的缩影,比如花钱删帖不成被曝光、威胁当事人噤声被曝光…还有这个黑衣男子,大概也是小寨中队的“便衣城管”(1641期之1)。

[6]奇葩老师

上条中说的拙劣公关案例有很多,前两天,长安区一个老师让家长批改作业,还不解答难题,被曝光后,教育局和区政府找到了曝光人,并让她删除微博,结果又被曝光一次(1789期之6)。

最近,学校里的乱象被曝光了不少。11月20日,“@想歇不能歇”举报安东街小学三年级一班主任,说她从一年级起,上课期间固定请假一个月,并要求学生去她的补习班补课。家长联合找学校,领导说,公办学校就是这,他们也没办法。这次,教育口的同志们处理得就聪明多了:第二天,学校给几个家长诚恳地表态,承诺更换班主任。其实这也不能算聪明,这才是解决问题正常的态度啊。

[7]舐犊情深

11月14日,9岁的东东在托管班玩捉迷藏时,跟一名8岁的男孩发生不愉快,东东便跟高年级学生一起跟他干了一架。18日早上,心里过意不去的东东妈给了男孩家长500元,作为补偿。没想到放学后,那名男孩的父母和爷爷去托管班围殴了东东,老师拉不住三个成年人,都快急哭了。东东妈选择了报警,目前,辖区小寨路派出所正在调查此事。三个家长打一小学生,真是有出息。

[8]支付宝劫案

近日,西安警方破获了一起支付宝盗窃案,5名犯罪嫌疑人在短时间内,盗取了西安59位市民的支付宝,涉案金额23.3万元。嫌疑人的手段不难,获取用户手机号,伪装成绑定了手机的支付宝用户登录,再篡改密码,进入帐号,再将钱转到黑市上买来的银行卡内,最终取现。21日中午,这5个嫌疑犯已被警方从海口押回西安。

[9]火腿要冷藏


@二洋壳儿”11月21日拍摄于凤城二路

当各位看到这期e报的时候,已经进入二十四节气中的“小雪”(22日)了,这意味着冬季降雪的大幕即将拉开。就在这种天气下,“@二洋壳儿”仍在西安的大街上,看到了光腿的妹子,是光腿,不是肉色丝袜什么的。对表示惊诧的网友,“@任翰秋”表示,火腿要冷藏的道理,还要说多少遍?另外,陕西省气象台预计,从22日起,陕北和关中北部可能会迎来小学或雨夹雪。

[10]长板速降

最后来看个刺激的。西安一个长板(滑板的一种变体,更长、更粗)俱乐部,周末组织滑手去陕西武将穆桂英的家乡,沿着蜿蜒的山道,踩着滑板,玩了一个“山道速降”。(提示:安全第一,请勿模仿。via.@NEILFLY-GM,视频地址:http://goo.gl/q8BMpj)

[西安e报:1795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334期]除了工资,啥都涨了
[西安e报:699期]冬日来临
[西安e报:1064期]我们好五倍
[西安e报:1430期]世界末日倒数30天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