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在政治上不一定更明智

@ 十一月 22, 2013

原文首发于《腾讯大家》,原标题《精英情结的危险与局限》,作者为西北政法大学副教授“谌洪果”,曾撰文《对西北政法学术讲座审批办法的质疑》。】

无论人类政体存在多少种形式,根本上还是两种思路的分歧:一种是精英主义的模式,一种是平等主义的模式。平等主义的诉求注重人与人之间的内在平等,注重建立在尊重个体利益之上的民主参与机制;精英主义的诉求则着眼于人与人之间的内在差异,着眼于统治权威的英明决策及其对集体利益和福祉的良善安排。

这样的概括难免是简略的,事实上,它也不涉及政治权力的正当性基础。在皇权专制或贵族政制那里,虽然有更多的精英主义的因素,但其天道或血统的合法性,蕴涵着对精英主义的某种反叛:居于高位的统治者之所以拥有特权和自由,或许仅仅是出于传统、制度和语境的决定,并不表明他们真的更聪明、更有能、更道德。

在民主共和的政体那里,虽然有更多的平等主义的因素,但政治市场的自由竞争机制,以及决策过程的科学化、专业化和复杂化,也往往预示着政治领袖的精英色彩。而民主社会的普遍自利、政治冷漠倾向,也会强化这种精英主义。

让·萨尔科齐
让·萨尔科齐,为法国前任总统尼古拉·萨尔科齐之子。2009年,23岁的让·萨科奇还在攻读法律学位。据小道消息称,他将执掌位于巴黎的欧洲最大商业区拉德芳斯(La Défense)的公共机构。该消息引起了大批民众怒火。

不过在这里,我更关心的是在政治思考时过分注重精英情怀的危险。即便人的禀赋、能力、机遇、判断等方面在事实上是不平等的,也不意味着这种不平等可以作为政治制度的基础。如果把天生的、实然的东西都视为应然的规矩,那政治游戏的规则就只能是能者居之、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人类的政治文明就不可能发展起来。

同时,政治的确不仅具有工具性的价值,它也理当追求某种共同的善与德性,但这种善并不等同于某个或某些精英所代表的善。政治的运作,只能是靠一套透明的、可操作、公正的选择机制,来发现精英、激励精英和约束精英,这也是所谓“权利优先于善”的题中之义。在一个社会的转型时期,精英情结会更加凸显。因为在这样的时期,“社会向何处去”是一个复杂晦暗的进程。这就为各种指点江山、“为万世开太平的”的精英情结提供了土壤和机会。作为历史中人,我们无法验证他们是正确还是错误,也无法估算他们的思想和做法可能带来的收益或代价,但我们还是可以明显看到精英情结的盲点和局限:

  • 他们会认为,这是一个混乱的时代,侏儒的时代,平庸的时代,需要回到他们崇尚的传统、经典或伟人那里。他们会美化其好处,放大其重要性,并不由自主萌生英雄主义和救世情怀。他们因此倾向于魅力和权威的统治,要么将之托付于自己,要么将之托付于明君。
  • 他们容易步入某种集体主义、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的逻辑,因为在他们心目中,历史是宏大的叙事,需要壮美和豪情。从他们看不起的芸芸众生那里,他们找不到生命的归依和成就感,只有通过信靠国家、民族等集体性的存在,才能实现自己的抱负,证明人生的价值。
  • 他们是骄傲的,因为他们不会有“无知之知”,而以为自己找到了解决政治社会问题的答案,从而不由自主生发某种道德正义感。他们认为自己掌握了一部分真理,就掌握了全部真理;认为自己对某一领域认识深刻,就处处认识深刻。他们对时代脉搏缺乏整全的理解。
  • 他们有自诩的“博爱”,却因为爱得太广阔了,而对他人缺乏同情理解,对他人的具体需要缺乏关怀。他们以自我偏好取代他人的尊严。他们不知道,每个人面临的问题不一样,实用理性也就不一样。表面的肤浅或许是智慧的体现,它能使个体在险恶世事中生存下来。
  • 他们喜欢用原则取代处境,不明白道必须成为肉身,正确的原则必须化为可操作的行动。他们的思考因执于一端而过于复杂,但在提倡行动时又因目中无人而简单粗暴。他们自认为有理,所以就认为不用讲什么道理。他们用自封的真理改造现实,而不屑以现实来检验真理。
  • 他们有强烈的恩主心态,却又为不被人理解而怨天尤人。他们相信只要目的正当,就可以不择手段。他们一方面有着超乎自身能力的责任感,另一方面又为了虚幻宏大的抱负而在所不惜,放弃了对人的基本责任。他们认为要推动历史向前,伟人必须跨越、清除一切障碍。
  • 他们秉持的是一种积极扩张的人性姿态,害怕英雄无用武之地。他们用清醒掩盖迷茫,用激情掩盖空虚,用期待掩盖失落,用刚硬掩盖脆弱。他们与时代明明格格不入,却总以为自己在引领时代的潮流。他们的眼光总是向上、向外,却不愿向着内心,向着脚下。

我们许多人,尤其是知识分子,都难免有经世济民的精英情结。这种情结看上去很美,也有其合理有益的一面,但沉迷于其中,就会被自己塑造的各种怪力乱神所牵引,而生发出上面归纳的各种危险。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运和机遇;每个人对幸福的理解各各不同;个体善和集体善之间存在张力与制衡;人间的喜怒哀乐,是我们寻找美好政治永远走不出的背景;常识、边界、健全的良知与判断等等,是我们据以行动的起点和目标。凡此种种,都可能构成对精英情结的清醒剂。但仅仅是可能,因为既然是精英,往往就对这些前提视而不见,直到美梦落空,说不定也毫无悔改。

因此,我这里所言的“他们”,并非针对具体的人;所描绘的那些毛病与问题,与其说是着眼于批判,不如说是为了警醒自省。自由的人,因其自由,所以平等。他们自由地寻找自己的幸福,同时也该自由地尊重别人的幸福。如果精英真的崇尚自由,追求卓越,张扬个性,就应该看到: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并非特权的理由,反倒是平等尊重的政治的根基。

立志行善,适得其反;追求幸福,带来不幸。生活中为何总是充满这样的悖论?问题大概还是出在人自身,出在我们忽视了灵魂和人性的基础。政治终究是考验或暴露人性的舞台,是一群有缺陷的罪人上演的或悲或喜的故事。在罪性的层面,更是不存在所谓的精英,只存在随时败坏的软弱的人。让我们记住那个叫做约翰的先知,在他一呼百应的时候,却清楚知道自己不可能成为救赎者,而是说:“他必兴旺,我必衰微”。他行走正道,却耻于以精英自夸。他知道那日子终会来临,但他所做的,只是和众多受苦受难的兄弟一道,谦卑地,一步一个脚印地披荆斩棘。

精英在政治上不一定更明智 二维码相关阅读
“法律人治国”没那么重要
扔鞋是一次自由的表达
拿什么保证司法的公正与权威
卖淫作为职业的正当性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